接下来的几天,就在这一片区域,四人就跟着李老怪学习阵法知识,主要是如何选择合适的地方布置阵法。

    李老怪传授的方法很是特殊,直接就是走到了哪里就在哪里进行实操教学,根本不讲原理。

    如,走到一个某个地方,马上就说,“这里适合布置一个防御阵,是那种小型的个人防御阵。你看那边最好是设置聚灵阵,聚灵阵用来个人*就很好啊。”

    至于防御阵、聚灵阵是如何设计布置的,就根本不讲,叶星提出要其布出来看一下,这个老怪物根本不愿,说太浪费时间了。

    秦馨月就不耐烦了,耻笑着揶揄道,“李前辈该不是只会说,不会做,全是夸夸其谈,根本是没水平的瞎说,就是欺我们不懂吧。”

    祁明也大摇其头,一副不信任的样子,还抬头望天,不时还长叹息。

    李老怪见四人都是一样的不信任的表情,气得胡子竖起来,接下来只得开始进行阵法的实操布置,但是为了留一手,就依然根本不讲原理,只是快速布置,然后让四人来测试。

    以四人的聪慧,当然把他的布置看得一清二楚,手法之类也看得明白。

    而且这个老头有一个储物袋,不时从里面取出灵石,阵图之法来显摆,看得四人很眼热。

    老怪物看到四人那种羡慕眼热的目光,终于有了一点得意,尤其对秦馨月本是极为不满的,现在总算可以让她折服了,不禁得意的说,“年轻人要谦虚,多学点,少点嚣张!”。

    祁明故作不懂的,夸张的说道,“李前辈,那个那是什么东西作的袋子,这么小,竟可以可以存放这么多东西。哗,外观还没什么变化,在那里买的?要不卖给我,我出大价钱!”

    秦馨月也大声的说道,“老头,你这个袋子卖给我吧!多少钱,尽管开价!”

    李老怪不屑的摇头,看向四人有点可怜地道,“无知小儿!这是储物空间袋,根本是无价之宝,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告诉你,就这么个大容量空间袋,足有1立方丈空间,在我大唐都不超过百个,都是历代流传下来的宝贝,即使是小的空间袋也是在大宗门手上才有。你等小国之人,怎可能知道其价值啊。”

    殊不知,四人心里笑痛了,都痛苦忍着,脸皮都不时的抽动起来,而在李老怪看来,是四人实在太可怜了,竟然储物袋都不知道。

    他可不知道,叶星四人其实是修真者,对于神识的应用早就在他这个武王之上很多,武王的神识也是很强大的,但习武更多是体质的进步,而根本不是修真者所专修神识之人可比的。

    叶星四人不停的让李老怪讲解布阵、识阵,破阵的方法,真的套出不少的知识,但老怪也不是笨蛋,当然也看出了四人的用意。

    但一则是有赖于四人的灵宠在高空观察;二则是出于根本不担心,因为法阵,灵阵都是需要中高级灵石,有些是传说中的灵晶才可以的,这几个没见识的人根本没可能有的;三则是出于炫耀的本能,这类知识足以让四人折服。

    李老怪一直随手布阵,随即立马用特殊的手法破阵,根本不打算让四人看明白,可他永远不知叶星的大脑有过目不忘,还能细致推衍出更多。

    叶星根本就是触一知百的,加上他本来就有基础,加上旁敲侧击之下,他的水平可谓进步神速。

    终于李老怪在讲解了数百个不同类型的阵法之后,其实其中的大部分,他也是不懂的,也没有能力布置出来,但是他听了很多,学了很多,有些学识倒是真的。

    最后终于讲到了传送阵,也是李老怪最重要的阵法知识,他花费二十年才学会点皮毛的最难的阵法,可以说是耗尽心血之作。

    传送阵比较特殊,需要传送的阵盘,需要目标地的空间坐标,需要极纯的灵石,需要完整的的传送设计,这其中缺一不可,稍有差异就会缪以千里,更可怕的是直接失去目标,去到不知所在,那就可怕了。

    对于传送阵,李老怪当然是不会的,但其原理和布置条件却是相当了解的,如必须有灵脉,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灵气保证法阵的天长日久的消耗,而且是必须设置有聚灵法阵来向传送法阵提供启动能量。当然最后还要有足够纯净的灵石才能激发传送。

    他要叶星把空间传送阵设置的地点地形和痕迹,告诉灵宠,让其在高空中来搜索。

    经过20天跟在李老怪的后面,只能吃干粮,搭布帘,艰苦之极,现在把传送阵也了解清楚之后,李老怪已经没什么可以教导四人了,四人早就想离开这老头了。

    当然最好是趁李老怪没有防备之下,突袭制住,然后远远的遁走,这家伙老是不安好心。

    叶星用神识把相关的知识告诉两鹰,让它们空中来观察,并且飞得更远一些。

    叶星告知两鸟,在方圆一千里内找,找到了就在附近最高的山峰附近等,不必回来。

    两鸟现在极为聪慧,明白他们就是找机会撇开这个老怪物,就飞到高空去寻找去来。

    叶星不担心它们的食物,因为这里很多动物,以它们灵兽的强大,绝不可能饿着的。

    开始两鸟还在附近的高空转悠,过了一两天,就不见了,老头开始不以为意。

    后来就不停的问,鸟那里去了,四人则扮作万分担心的样子,一直焦急的找两鸟。

    三天之后,还是不见两鸟,李老怪再也忍不住了,“你的灵宠是不是出了问题了?难道被哪些个强大的东西给打伤了,还是说困在某个地方了?”

    四人忙问,“什么强大的东西?在哪里?前辈快点告诉我们。”

    李老怪心有余悸道,“数个月前,我远远的看到一只荒原蛮兽,极为可怕,绝对是灵王境的,一出手一片荒原的野兽全部死了,却只吃了野兽的脑子,极为可怕。”

    四人刹时变得担心之极,心疼之极,都伤心不已,十分的难过。

    四人时时盯着高空,根本不想理李老怪,李老怪最后也忍不住了,不停的咒骂。

    看到四人极为伤心的样子,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只好不问,自顾自在手画的地图上看来看去。

    第五天晚上,李老怪自觉四人没有利用价值了,干脆不辞而别了。

    李老怪但见到叶星四人一副极为戒备的样子,知道也不可能对四人做什么过分的事,也就没有出手。

    叶星的神识时时刻刻的盯紧他,所以对于他的动作行为了如指掌。

    四人见老怪自行走了,都笑了起来,第二天,沿着两鸟最后出现的方向一路走去,叶星展开神识,再加上望远镜,都没有发现老怪。

    叶星取出了热汽球,然后升上极高高空,然后控制着方向,向着两鸟的最后传来的方向进发。

    在高空中,热汽球很高也很快,只是一天就飞出了数百之外,当然也就避开了老怪,他绝然不可以一天几百里的。

    四人搜索了两天,然后就找到在附近的最高峰,两鸟也就出现了。

    两鸟把这十几天观察的几个可疑地点告诉叶星,叶星就开始在高空中寻找适合的地形和地貌,还有可能的遗迹。

    直接下到地面,进行仔细的挖掘,很快的就排除了二十几个地点后,叶星来到了一个群山之中的谷地上空,这里所有传送阵要的条件都有,最关键的是这里有比较浓的灵气在散发,在空中是可以看到的那一丝丝灵气在空气特有的一闪而逝的辉光现象。

    叶星可以判定,这里确实是一个合适布置法阵的地方,决定下去进行搜寻。

    果然在四人在谷中挖掘之后,被山石掩盖之下发现了一个古代的灵石采矿矿道,在矿洞的深处,真的找到了传送阵。

    检查之后,叶星发现传送阵基本完好,没有任何的破坏和损伤,但四人却不敢贸然去尝试,总得研究清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