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森林,一片石地板,一片石头的建筑,全是低矮的小房子,粗略估计应该是有十数间,看上去极为简朴,象是农家小院的一样,但没有一丝的人气,门窗都是关上的。

    叶星等了等,鼓起勇气,大声地喊道,“有人吗?”,这里一片寂静,没一丁点的回响。

    四人走了过去,打开最靠近的一间房,里面空的,没什么家具杂物,但门窗都还是完好的。

    房间一间一间打开,进去,然后出来,内里大部分是空的,也有几间房里摆了一些杂物,都是采药用的工具。

    全部走完一无所获,不但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可以说明情况的半点文字。

    四人走到这一片建筑的后面,发现是一片药园,里面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灵药,年份都是极高的了,药园的旁边还有一口水井,水都满溢出来了,滋润着这一片的药园,但看灵园的痕迹,应当很久很久没人来过了。

    穿过药园,有一条石板的小路,悠悠长长的,四人对望一眼,沿着小石板路慢慢的往前走了。

    一路之上全是树木和灵草,没有杂草,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人和动物。

    走了数里路,小石板路戛然而止,面前是一座小石山,四人四周寻找了一遍,一无所获。

    叶星用神识探测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山灵气极浓,相对于本来就很浓的灵气之地,笼罩小山的灵气更要浓十倍,全神进行搜查,半响之后果然有了一些收获。

    叶星的神识分明感应到了这里有灵气波动的情况,也就是说这里肯定存在某种有灵性的物品,或者这里存在一个阵法,应该是被隐藏起来的阵法。

    叶星四人跟随李老怪一个月,基本上所有知道的阵法都了解了一遍,说不上是精通,可以说谈不上是皮毛略懂,但绝对是见识过常规的阵法的多种破解方法。

    经过长时间的反复测试,难度虽然很高,但是原理还是一样的,叶星最擅长的就是推理了,花费了很多心思,和做数学难题一样,终于解开了这个隐藏阵。

    其实凭叶星极灵敏的神识,可以轻易就感觉到灵气能量的流动的细节不同,从而可以着手暴力破解,为了锻炼自己的水平,叶星决定凭手法来破阵,而且是解开,不是破解。

    十几个时辰之后,叶星真的解开了这个极为繁杂的隐藏阵,阵法并没有被破坏。

    进到隐藏阵里面,原来有条长长的向下的石道,尽头是一个大大的石室深藏在地下。

    四人进到里,发现其实是一个炼丹室,里面的器械一应俱全,也很整洁。但有一个人在那端坐一个鼎炉边,应该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端坐在那,一付闭目沉思的样子。应该是隐藏阵有极好隔绝作用,所以这人的躯体并没有损坏,只是变成了干尸。

    叶星注意的是四周的情况,神识不停的四周扫描。

    秦静萱则走前去看那个坐化的人,她啊的一声大叫,三人也包括两鹰都看向她,不知她为何大叫。

    秦静萱指着那个坐化的人,说道,“这人是圣师!样子和平原城外的圣师庙里雕像有八份象!至少应该是和圣师有关系的人!”

    三人也走过去细看,果然很象是平原城外的那个圣师雕像,叶星细致的观察了一下,肯定的说道,“确是圣师本人!”

    三人奇怪的看着叶星,不明他为什么如此的肯定!

    叶星说,“我是推理的!我们从圣师庙中得到《太虚御灵经》,又在这里见到极象的人,而圣师又是和太虚宗灭亡相近的时期,这一切都说明了,这就是圣师本人!”

    叶星从坐化的人的旁边拾起一个袋子,应当是储物袋了,打开,把全部东西倒出来,物品并不多,只有几本书,几十块五行极品灵石!

    打开其中的一本书,应该是坐化人的笔记,叶星粗略的翻开了一下,发现上面所记载的几件事,也就完全确认了这个坐化的就是圣师本人。

    圣师的笔记也终于完全解开太虚宗事情的缘由经过,上面详细记载了三千年前的前因后果。

    原来太虚山是一个和大陆相分离的一个小空间,被不知多少代以前的高人开辟出来做药园的。太虚山算不得是一个大宗门,只有很少的十数人,历代也只是种药,采药和炼药为主的隐世门派。

    太虚宗由于在一个独立的小空间之中,所以得以保存了大量上古的灵药和药方,也有上古的**,这当然是被要抢夺的目标,但是别人也没办法,不得其门而入。

    但是在三千多年前,太虚宗出了一个叛徒,一个弟子不甘心于在一个封闭的小空间中等死,所以就偷出去了,结果被人抓住,审问之下就被迫说出了太虚宗的秘密。

    如此一来,许多势力探知了这个消息,就派出顶尖的高手,从漠北这个传送阵进入太虚山。

    太虚宗是以种药炼丹为主的一个小宗门,尽管有不错的传承*,但是宗主只有元婴期二层的水平,其他人却是修为不高,在武圣、武帝这个级别的数百个高手围攻之下,也是打不过的,就做出了宁为玉碎的决定,把向外的传送阵彻底的破坏了。

    当然为了太虚宗不会真正的灭亡,宗主让最小的弟子,当时只有七岁的小孩,那就是后来的圣师在之前就传送出去了。

    因为没有向外的传送阵,所有进入了太虚宗的外人在灭掉太虚宗所有人之后,先是相互残杀,最后残存的人则是老死在此了。

    那个小孩子在外面长大,*有成之后就协助宋家推翻了太商帝国,也算是为了太虚宗报仇了,并成为了宋国的国师。

    宋国建立之后,圣师搜集所有的资源和学识,以期可以重入太虚山,当然圣师在生命末期,真的成功的再次来到了太虚山。

    圣师是已经年老将死之际才再次进来了,就自己把损坏的建筑之类的全部自己修复好,那些死人的尸骨就成为花泥。

    圣师虽然学究天人,对传送阵也了解极深,但是并没有返回地面的空间节点位置坐标,也没有足够相应的极品级灵石,并不能重新架设传送阵,经不住岁月侵袭,他的资质让他也没有办法突破更高境界,最后就在此坐化了。

    圣师的笔记中记载了自己研习各种阵法的知识,传送阵也是其中的重点,但是,看完之后,让四人也明白了这里所有的一切,却更加的绝望,似乎真的没有办法出去了。

    书上最后明白的写着,圣师自己并没有成功的把传送阵构建起来,而且也没有把原来的传送阵修复,而且圣师也没有成功的推算出大陆空间的相对这个小空间的相对位置坐标。

    另外的两本书是圣教的典籍,都是前朝文字写成的,叶星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并没有细看就收入了空间戒中了。

    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要说什么,心底却不断的在问,一辈了就在这里了,真的要困死在这里了吗?

    前辈数百的绝代高手,也未能成功的从这里出去,自己四人又凭什么可以出去?

    叶星抱歉地对着三人苦笑,颓然抱头坐下,内心失望之极,自己还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就可以从这个死地出去,根本不可能的,他的修为离那些绝顶高手差得远了,别人不能成功,自己也不会例外的。

    三人也是失神的呆了,如此看来,也只能是困守此地一生了。

    思索半天,叶星突然道,“四周寻找一下,是不是还有原来的残阵,说不定可以修复呢?”

    半天之后,四人把丹室内外,以及小石山四周全都翻找了个遍,果真找到了法阵痕迹,但是没用了!

    明显的,原本小石山顶上架设的传送阵,已经被拆除了,连带其中的破碎阵盘,也被扔掉了。

    果真是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绝地!怪不得,当年如此多的绝顶高手,也未能成功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