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推衍筑基丹方,他们不会盲从前人的说法,从单个灵药的化学成份分析开始,然后是炼丹的温度,次序,每一个细节都得全面的进行分析和试验。

    叶星现在神识能力极强,前生的超级智能,也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在大脑中运算了许久许久,头痛之极后恢复,再出现疲倦,这样反复了数十遍,数千亿次的各种模拟和推衍。

    最后,叶星的大脑得到了,二百一十五个筑基丹方可能的灵药份量、放入次序、炼制过程的推理细节方案,有些炼制过程只有极细微的区别,但是一丁点的差别就会造成结果的完全的不同。

    叶星和秦静萱一起化费多时来验证这些推衍,每一个验证都是要浪费灵药的,幸好,他们拥有的灵药极多,但他们在试验到第17个方案就成功了,其余的可能还有合理合适方案,也不必再去验证了。

    当然,如果主药或辅药的品阶不同,就要用不同的方案,现在他们用了全是极品级的灵药,用了178度药温,以十二种辅药各自先炼出药液,加入最后变成药液的主药,混合,保温四个时辰,挥光水份,用木灵气分隔成丹,一次成丹三枚。

    拿起一枚丹药,秦静萱说道,“闻起来,丹香和《太虚御灵经》的描述是一样的,就是颜色有些差异,好象更加晶莹通透一点,叶星,你认为如何?”

    叶星点头道,“我们用的是极品级的灵药,效果应是有区别的,我觉得这是八品的,而书上所描述的,因为药材达不到这个程度,所得的筑基丹是没有我们的好的。”

    秦静萱道,“我们是先试药,还是说不试了,连续性的炼制出来?”

    叶星说道,“先炼几炉吧,然后我来试药,其实,我是有完全的信心的,根本不担心有问题的。”

    秦静萱笑道,“我一看成品丹,就肯定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了。”

    叶星也笑了,“那,我们还是一股作气吧,还有43枚的冰灵果,3枚一炉,可以炼制10炉,正好五行的冰果各2炉,应该就够我们四人用的了。”

    秦静萱点头,道,“书上说,一般修真者一枚筑基丹就够了,我们准备了多一点也是好的。”

    两人再接再砺,不停的炼制,制出五种属性的筑基丹各2炉6粒,对应五种不同的体质,而且全都是八品的丹药,全部用玉瓶放好,放入空间戒中。

    休息了许久,叶星完全恢复了身体和精神的最佳状态,和三人商议了之后,进入了小石山里的炼丹房,打开了隐藏阵,隔绝阵,闭关突破筑基。

    筑基被认为是修真的真正的基础,就是说,炼气期还是修士,只有到了筑基期,才是修仙的开始。

    修仙是一定要有极高的资质的,这里面有身体和灵魂,两个方面的资质,都是必不可少的,就是身体的灵根,和灵魂的仙根。

    灵根还可以用灵气的亲和度来测定的话,仙根就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方法来评判的,但是仙根优异的人,肯定是智力和神识都是超人一等的。

    修真的真正资质是仙根,表现出来的却是灵根的差异,其实真正起作用的是人的神识和理解能力的区别。

    叶星先把自己的真气增强到炼气期大*,然后开始用《太虚经》中的筑基口诀来导引全身的真气。

    先是要寂灭情缘,扫除杂念。打坐,打坐之中,最重要的是凝神调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

    然后是要正念,就让身心都安定了,气息都平和了,将双目微闭,垂帘观照心下肾上一寸三分之间,不即不离,勿忘勿助,万念俱泯,一灵独存,谓之正念。

    再是胎息,让神识与真气在丹田结合,融为一体,上行不过心,下行不过肾,一上一下、一阖一开,自然而然,两肾一带如火蒸,下丹田气暖,呼吸不调而自调、不炼而自炼,气息一和,不出不入,无来无去,是为胎息。

    最后是河车搬运,胎息之有,如花结蕊,如胎成胞,神识与真气的融合体,日充月盈,达于四肢,流于百脉,冲出尾闾关,撞开夹脊双关、升上上丹田,再降下鹊桥,经过重楼,到达绛宫,最后落于下丹田。

    进入河车的状态之后,就会自动不停的从外界大量的吸入灵气,灵气在不断的融入神识与真气的融合体,直至变成液化,液化程度的不同就是火候的不同,直至到了九成火候的时候,到了此时,服下筑基丹,就可以加速完成这个液化过程,真气彻底的全部液化。

    叶星五行俱有,各用了一粒五行属性筑基丹,最后成功的进入了筑基期,也因为五行自行完满之法,他实际上完成了五次的筑基过程,让他的*起了个头就会自己进行下,而且神识和真气都是数十倍于一般的筑基者。

    筑基期也就让自身的真气取代所有其他的内力之类,完全以修真的要求来重组身体每一个细节部分,这以后的*更是漫长了。

    炼气期的进阶以十年算的话,筑基期要进一阶,那都得要数十年的,甚至上百年也进不了一阶的。

    筑基就是要把自身的肉体和精神彻底的抛弃原有的运行模式,逐步的融为天地之间的一个灵物,而把人间的一切放弃,甚至可以不必再吃东西,而让身体转让为呼吸天地灵气为食。

    最后人的精血也没有了,全部转化真液,真液自动的来维护生命本身,生命也变成真液的表现形式。

    叶星是参悟了《归藏经》和圣教*的万物同源之原理后,自然而然的进入筑基期,筑基丹只是起来诱导的作用,相当于水到渠成,有没有筑基丹根本不是关键。

    叶星还是花费了很多的时间把太虚经中筑基的*真正的*了千百万遍,才真的巩固了。

    叶星感应了一下自己的修为,神识扩大了十倍以上,现在他的神识可以扩展到八十里之外,而且十里范围内的一切事情有如眼前。真气却是强大了百多倍,筑基前的法术、法力和现在相比,根本是不值一提。

    叶星发了一个火球术,火焰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而原来只有大拇指大小的,强大了一千倍,火焰的温度也足有二千度的高温,关键还是现在是随心而瞬发的,根本就是心念所至就到,根本不用任何的准备。

    叶星还发现,筑基期完成,凤凰空间戒扩大了10倍,原来一百丈空间,变成了一千丈的空间,存放东西更是多了数千倍,这是最明显的收获,其他的好象也没体现出来。

    不知过去了多少的时间,直到叶星筑基期的修为彻底巩固了,才从小石山的炼丹室中出来。

    两女和祁明一下子冲上来,三人几乎都是哭出来了,也兴奋的跳起来,因为叶星的闭关实在太久了。

    秦馨月呜咽的道,“你知道你闭关了多久吗?”

    没等叶星说话,祁明大声道,“师傅,我们用你制作的时钟日历记录,你整整闭关了十四个月,一年多啊,实在太长了,不吃不喝的,我们都怕你是不是出了问题了!”

    秦静萱也是脸上有泪花,更多是幸福的微笑,“我是有信心的,只是你没有任何食物和水,真的不知你是如何过来的?”

    叶星歉意的对三人说,“我也没想到,筑基花不了太多时间,但巩固花了太长的时间了,是突破筑基所费时间的十倍,本来早就可以出来的,只是想一次性修为巩固了再出来,没想到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啊!”

    三人仔细的盯着叶星,瘦成一个人干皮包骨了,根本就是一个骷髅,却明显的极其强大的样子,根本不能站在他的身边了。

    叶星把九成九的真气和神识全部凝聚一团,存入空间戒中,还是明显的比三人的修为高出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