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叶星返回大陆去,理论上是有三种方法的:

    第一种,修复原来太虚宗的向外传送阵,但是阵盘完全破碎,虽则从圣师的空间袋中找到了阵盘碎片,但看样子是没法修复了,即使有圣师留下的传送阵的所有细节设计。

    第二种,自己架设新的传送阵,但是现在叶星并不会传送阵的设置,也没有阵盘,也没有大陆的空间位置坐标。

    第三种,从此地的薄弱空间节点之处,强行的突破出去,然后当然也是从大陆的薄弱空间节点之处,强行进入大陆所在空间。

    但想来,其实就只有一种办法,就是穿越空间,返回大陆去。

    四人离开东海一年多才进入了太虚宗所在的小空间,在这个小空间中没有时间,真的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了。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不少时间了,也许是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了。

    想到了母亲,想到了无数的兄弟,自己却避世一样的在这个地方,虽然是修行的最佳地点,却就是觉得不踏实,叶星认为有必要回去一趟,否则安心不了。

    回到了住处,叶星看三人都没有*,就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三人都极为兴奋,终于回家有望了。

    这里固然很好,但他们也没有修到断绝亲情的地步,离家不知多少岁月了,都是极为挂念着家中的亲人。

    叶星说,“你们如果不静坐,就去采集灵药!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相信我!”

    三人是当然相信的,叶星从来不说不做无把握之事,三人其实也早就想回家去了,只是一直不敢说,怕给叶星压力,现在听到叶星的话,已经立即跳跃起来了。

    叶星没有理会三人,他想的是如何强壮身体,以抵抗空间风暴对身体损害,实话说,以他现在的身体是绝对抵抗不了空间风暴的。

    叶星再次解开小石山的隐藏阵,来到丹室,展开神识,终于再次找到圣师的另一个隐藏阵,解开后,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武技,也有修真的*。

    这些东西是圣师收拾那些入侵者尸骨的时候,收集的那些高手的随身之物。

    里面还有很多的空的储物袋,叶星取得了十数个,翻阅了多本的古本武学和修真法门,最后选择了十本,然后恢复了隐藏阵。

    叶星把三个空间袋拿出来,每人一个,里面的东西也就送给三人了,还给了各人一本高深的武技。

    其空间袋也取走了二十个,叶星觉得有必要以后给予其他人的,但是神识不够的人,是不能使用空间袋的。

    修真之人,就对敌作战而言比之武修就差多了,所以叶星想让三人也炼一下武技,而有修真基础的人,对于武技,只要用心肯定是没问题的。

    叶星自己选的是炼体*,这个炼体*不是以内力来炼体,而是以真气来淬体。

    本来筑基期就是让身体的精血彻底的转让为真气真液,而这个真气淬体*,正是适合现在的叶星。

    接下来的时间,叶星全力的淬炼身体,加上了配制的炼体药液,也同时给三人也浸泡,这里最多就是灵药了,所以根本就是不当一回事的。

    四人的体内杂质早就没有了,现在只是让其淬炼到更加强大坚韧。

    叶星在强大的大脑推衍之下,更加完善了这门淬身*,让三人同时也*,至于交给他们前辈高手的武技,则让三人自行选择*了,以作防身之用。

    当*到肉体火烤不痛,刀砍不伤,力大拔树的时候,叶星觉得差不多了。

    叶星用手上最抗高温,最坚韧的合金,给自己打造了一件全身的宝盔,又在上面刻画了数十个小型的防护阵。

    四人把药园中的成熟的灵药采下,又去森林里采了巨量的灵药,全是高阶高年份的,又把四周的东西收拾整洁才离开。

    四人一起来到了叶星选定的一个空间节点附近。

    叶星让三人和两鸟暂时的进入凤凰空间戒中,这样他们不过是休眠之态而已,相当于极深的龟息,不会让他们受伤害的。

    叶星自己穿上宝盔,激发防护阵,闭上双眼,运起全身的真气把自己包裹起来,然后高速的撞向空间节点的位置,同时神识凝聚成一股,全力探测。

    果然,叶星成功的突破小空间的节点,然后向着邻近一个大陆的空间节点撞去。

    这一次的撞击,叶星是吃奶的都使出来了,并且抽调了空间戒中大量的金灵气,才强行撞入了大陆空间。

    在接近大陆空间的时候,有一股力量在拉扯着他,他不由自主的就向着那个空间节点坠落而去。

    叶星感到了宝盔啪啪的撕裂,全身真气的极速消耗,眼前一黑就晕了,只来得及让仅存的一丁点神识,从空间戒中抽取灵气。

    等他醒来时,叶星发现自己全身破损严重,宝盔没有了,身体上的衣裳也是全碎片了,并且正被一群动物包围着,一群草原狼。

    叶星至所以醒来,正是他的仅剩的一点神识,在他遇到可能的危险时的启动了自我保护。

    叶星强行抽取空间戒中的灵气,并且激发了凤凰的气息,这一群数十头的草原狼就四散而逃了,没有半分的犹豫。

    凤凰的气息是让草原狼极度的惊恐,是它们从灵魂的深处感到恐惧的气息。

    累的很想睡,但知道现在不能,叶星马上让三人两鸟出来,然后取出帐篷,说了一声,“我要睡觉!”,就倒下了。

    三人知道叶星是消耗过度,神识和真气都消耗殆尽了,身体全是损伤,极度虚弱了。

    马上就搭好营帐,两女守在叶星的旁边,两鸟去猎食,及飞在空中防卫。

    两鸟已到了先天四重的境界,是比较高级的灵兽了,关键是现在和三人都可以神识互通了。

    祁明则开始做吃的,食物当然是即时从附近的地方捕猎的。

    在小空间的时间里,从没有吃过好吃的,全是各种各样的灵药,早就腻烦了。

    很快,一只鹰返回,猎杀了一只小羊,祁明马上操作起来。

    先让两鸟吃了一些烤肉,它们也多时没有吃肉了,极为开心大口大吃。

    剩下的祁明做成了羊汤,又搞了一主食,三人大快朵颐,觉得终于返回了人间。

    倒下睡了足足三天三夜,叶星醒来时,没有说任何话,端坐起来,静修,从空间戒中吸取大量的灵气来重新*真气,同时服吃了大量的丹药,全是筑基期的灵丹,炼气期的灵丹对于叶星已经完全失效了。

    叶星这一坐就是半个月,三人寸步不敢离开,全神给他*。

    当叶星再次终于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三人担心的目光,笑了笑,说,“我好饿啊!”

    三人笑了,担心之形全散,忙给叶星拿来吃的,叶星风卷残云一样,一下子消灭了,又看向祁明,祁明又是一阵的忙碌,又给叶星拿了一些热食。

    叶星这才有心情问一下情况,三人都摇头,不知这是在何方,估计是已经回到大陆了,千万别去了别的空间。

    四人还是在一片草原上住了几天,才出发,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进发。

    叶星取出了指示方向的罗盘,也让两鸟从高空中观察的来看,应该是一片巨大的草原,他神识所感的范围有五百里,竟然都是草原。

    草原上阳光灿烂,却也不热,走了七天,终于遇到草原上的牧民在放羊。

    四人竟然不能听懂牧民的话,可以肯定这里不是宋国,牧民也不识字,所以没法交流,最后,叶星作出要买马和食物的手势,对方才指手画脚,让他们前去集市。

    沿着牧民所指的方向走了两天,四人来到了一个小集市,终于找到了会听宋语的人,才知道这里是大元帝国的东北部草原,也是在漠北的东南部,与宋国东北部的宁远郡相距不远。

    现在可以确定,真的安全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