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帝国的领土极其的广阔,漠北就是其控制的,叶星所去的漠北极寒之地,却并不是漠北的最北处,相对而言,是漠北的南面。

    其实漠北的北部反倒没有那么的极端的寒冷,还是半草半冰的冰原地带,而漠北的东部大草原,也是大元帝国所控制的,一片万里的大草原。

    只是这片大草原,远离西北方的大元帝都有五万里之遥,中间又隔着没有人烟的漠北冰原,所以这边其实也是大元的大小数百个部族的放牧之地而已。

    大元帝国有强大的武力,却是由一个个部族组成的,每个部族其实也是半独立状态,各个部族之间的利益也并不是一致的,但都对南面的富裕宋国极是垂涎,不断的骚扰宋国的东北边境。

    这些部族全是蓄牧业为生,与宋国的贸易是以牲畜交换农产品和各种资源的相互交易,这个集市离宋国东北部的宁远郡很近,其实青云宗宗门所在青云郡就在隔了一个宁远郡而已,其实是相当近的地方。

    宁远郡因为长期受大元蛮人的骚扰,宋国的大军也大量驻集的此地,以及青云宗与宋家关系密切,这里其实也属青云郡的辖地,真正的边疆重地,但也牵住了青云宗的势力发展。

    宋家为了报答青云宗当年之功,就把南方的东海郡分给了青云宗所辖,但青云宗的95%的宗门力量并不敢远离青云郡,大元的恐怖战力,以及无常的骚扰,大大的牵绊青云宗。

    相对于宋人的文弱,大元之人全部都高大异常,孔武有力,也颓顶纹身极为凶悍。

    一般的宋国之人都是要比大元之人,矮上一个头的,即使是习武之人,同层次的高手也因为体质的不如,交手也十有*落于下风。

    在集市,商贸说是交易,但绝不是公平的,因为大元之人根本不会和你讨价还价,他说了多少就得是多少,大元没有多少商业文化,还基于半原始的状态的,物物交换。

    大元有大量确是有许多宋国所缺的资源,尤其是各种各样的草原特有的物资,虽然灵兽门的漠南也有出产,但是还是远远不够的。

    大元之人,则十分需要宋国出产的布料,日用品,食品之类的,叶星还欣喜的看到了东海郡出产的物品,因为东海西江城出产的商品上面都有专有的标识。

    在小集市,这里虽是大元的地界,但远离大元的中心,却极近了宋国的东北边境,所以宋语是主要的交流语言。

    找了一间上等的栈住下,四人直接在叶星的大房之中,叫来最好的美食和烈酒,就学着牧民的方式,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两鹰也站在桌边,一起享受大餐。

    送菜的伙计,一看便是宋人,祁明用宋语问道,“伙计,不知现在是大元的什么年?”

    伙计答道,“现在是宋国的3452年,对应的应该是大元的15687年,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祁明奇怪的说道,“哦,大元的历史这么长久的啊,还真的没有了解过呢?”

    伙计说道,“是啊,宋国才建国三千多年,大元就不同了,已经有一万五千多年了,只是他们是游牧民族,没什么进步的,一直就是放牧,然后灾年就南下抢劫,我就是十多岁的时候被掳掠过来的!”,说着,眼睛红红的。

    祁明说道,“这栈的老板都是大元的?”

    伙计说道,“是的,老板是大元的,但是掌柜和伙计,基本都是宋人。”

    四人都愕然了,秦馨月问道,“为什么呀?”

    伙计道,“大元之人根本不懂的如何经营一个栈和酒楼,都是从宋国那边请来或掠来的掌柜和伙计,如果不是他们开办的,根本不可能在此经营下来的”

    祁明说道,“你为什么不回宋国去呢?这里离宁远郡也是很近的”

    伙计苦笑道,“我早已没有亲人了,在此间也生活了二十年了,不想回去了。”

    叶星问道,“听说,大元把掳去的宋人都当作奴隶的,你为什么不是奴隶呢?”

    伙计取下帽子,指着额头上的狼狗刺青,脸色难过的说道,“我还是奴隶,只是被安排到了此处作伙计,没有工钱的,回不去宋国的,偷回去了也被人耻笑的。”

    四人盯着那不是很大,却深入肌理的狼狗刺青,心中难受,原来,宋人被掳掠之后是如此的待遇,实在可恶。

    秦馨月心中难过,轻声问道,“我们把你赎回宋国去,你愿意吗?”

    伙计眼睛先一亮,接着还是摇头,道,“谢谢四位贵了,我不回去了,回去了,宋人也当我是叛徒,也会被排斥歧视,活不下去的。在这里,虽然是奴隶,却是不缺衣食,至少还象个人”

    祁明取出十两银子,交到伙计手上,说道,“你留着用吧”

    伙计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转身出去,关上了房门。

    听到伙计走远了,叶星才说道,“我们四人在小空间中只呆了五年多啊,好象过了好久好久一样。”

    秦静萱说道,“计时器粗略的记录的,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闭关了,没有记录,就是不准确而已,我原来估计是七、八年的了。”

    四人在那个专一、资源充足而且清静的小空间中,修为增长很快,原来只过了五年,果然是极佳的*之地,实在是天幸。

    叶星不断的研习各种技能和知识花费了大量的时光,修为也到了筑基一层,而三人*更加努力、也更加的全神投入,不过各进阶了二层而已。

    可见修真还真的不全是靠努力的,实在是天资和运气才最重要的,叶星的超强的神识和超凡的思维能力,正是仙根优异的缘故。

    第二天,四人还在栈中休息,就听到了一个重大的消息,宋国的南部早已经大乱了,缘由不是太清楚,但是宋国真的风起云涌了。

    经过打听,很多细节也就知道了,事情就是三年前开始的,圣灵宗也就是魔宗,不知因为何事,和宋家闹将起来,魔宗所辖的十个郡宣布完全独立,南方的灵宝郡,西北九郡不再认宋家为主,把朝庭派去的各种人员,全都驱逐,有的还被杀害了。

    魔宗出兵紫月郡和云川郡,意图打通和南方的圣宝郡相连,这样就爆发了紫月宗,灵药门和宋家联手阻击魔宗的事,这一打就是三年了。

    而在南方的灵宝郡的魔宗分部,也悍然出兵去占领了莽云郡和桂山郡,并意在攻占整个南部地区。

    东海郡的一股新势力,天星军却突然出兵协助宋家守莽云郡,其战斗力极厉害,一下反把莽云郡和桂山郡控制下来了,接着又把东海郡的青云宗势力也全部赶走了,把东海郡也牢牢控制在手。

    听到天星军,四人都兴奋起来,想到兄弟们真的起事了,而且真的占据了三郡,一付以观天下之态。

    四人想来,以他们新科技装备的军队,真的是无向披靡的,但竟然三年也没有再次出动,当然是在经营后方,等待机会。

    据说,正是盯着宋国西北、东南的大乱,大元东北大草原部族正在集结大军,随时南下,小集这个方向正是大元帝国最佳的出兵之处,意图从这个方向攻占宁远、青云两郡。

    灵兽门向来和大元帝国亲近,所以在漠南和云湖两郡也正在厉兵秣马,而且已经早就明宣不听宋主的调令了。

    叶星道,“宋国已经大乱了,我们也赶紧回去东海吧,应该想办法协助一下他们”

    祁明笑道,“师傅,你多年前就已经布局了,应该有应对之策给到了李依山,以他们的才智,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秦馨月大声道,“我们明天就南下吧,和他们并肩作战,应该是很好玩的”

    三人都看着她无语了,是战争,不是玩,要死伤很多很多人命的,好不好。

    四人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买了四匹好马,全力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