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叶星结伴而行的九个大唐修士,还是大唐帝国里面比较厉害的散修了,作为一个散修,其实还是有各自的传承的,一般是宗门没落,或者资质低下的人,没法加入小宗门,而自己又沉迷于修真,就成为散修。

    在大唐,修士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根本不用纳税的,只是证明自己是修士,那么其直属的家人都不用纳税,*有成的人,还能获得官方极大的荣誉,也会有实质的财务上的好处,这也是造成无数的大唐人想成为修士的原因。

    修士之间也不会谈太多各自修行的细节,谈的都是天下大事,只是结伴同路,不会太过于无聊,找些话题而已,对于叶星来说,很多倒是以前不知道的。

    同行九人中,有两个是兄妹,一个修真小家族的后人,大约历代是修士家族,见识就比较多点,只是姓名比较的怪,叫阿不伦勇、阿不伦霞,阿不伦这个姓,一听就不象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唐、宋国的姓氏。

    叶星骑马走快了一步,和前面的兄妹并排,问道,“兄台,你的姓氏很怪呀我好象从未听说过的,有什么来源吗?”

    阿不伦勇侧头,看了一下叶星,说道,“是的,我的家族来源于极西之地,据说4000年前就移居到大唐了,由于我们家族人口极少,也没有旁系,所以听说过的人就很少很少。其实,大唐象我们这类外来的家族极多极多的,很多改为了大唐的姓氏,少数就没有改,保留了原来的读音。”

    蒙脸的阿不伦霞,本来一直安静骑马在她哥的身边,也转头望向叶星,并没有说话。

    叶星道,“你了解过你祖上为何不返回极西之地吗?”

    阿不伦勇道,“问过的,我祖上是极西之地的皇族,被奸臣夺去了皇位,只好一路向东逃亡,最后来到了大唐,人单力薄,也就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阿不伦勇顿了一下,才又道,“极西之地的修行方式方法,与大唐的完全迥异,所需要的资源也大不相同,后来就越发没落了。我们去上林城的交易会,去看一下有没有从西方来的*物品,希望不要太贵。但数十万里之外极西之地来的物品,肯定也便宜不了的”

    叶星想了一下,才问道,“兄台,可否问一下,极西之地的修行,与我们东方的修行,有什么不同?能问吗?”

    阿不伦勇淡然一笑,道,“也没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其实你多问一下,也大约是可以了解的。在东方,修行是由内而外的,修为高了,再去习得法术,就可以表现修为的高低;极西之地先法术修行,以法术的不断使用来增强修为,由术而内。南蛮之地,又有所不同,就是法气同修,还盛行各种巫术、蛊术,极其可怖。”

    两人的聊天,没有刻意收小声音,所以同行九个都是修真之人,都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

    同行的一个韩姓中年修士,在后面,插嘴道,“极西之地的修行,是由易而难,进展开始还快,到了高层次后则也没有不同了,就是炼气打坐的,不过他们更讲究精神的修行。我们讲的更多的,真气的运行线路,外界灵气的吸纳,其实是修行的效率方面研究较多。南蛮,则是修行方法,千奇百怪,多到实在是让人无法分辨,许多许多是黑暗的巫术,原理就不了解了”

    叶星道,“不知大元的修行方式方法,和大唐有什么不同?”

    韩姓修士,名叫韩奇,明显是个万事通,“大元之人,是先炼体而后炼心,一般都是习武高手才修真的,这个和宋国,哦,现在叫天星国,是大体一样的;细节不同的,就是大元资源太多了,所以对于修真者,都是极力不惜资源的培养的,所以同等修为之人,大元的修士修为要稍高,更富有,装备更好。”

    阿不伦勇,道,“可能是大元族的修行*有点特殊吧,同样的年龄,他们的修为比我们要高点,对战我们都处下风,只是大元族人口真不多,否则全天下都被他们征服了。”

    同行的一个九层顶峰修士,名为令狐森,道,“修行方式方法各有不同,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但是*是有高低不同的;所谓的密法,就是其修行用到的奇经怪脉的不同,次序不同,现在我倒真的不认为密法有什么用了,正道才是直道!”

    另一个九层顶峰的修士,是这次小团体的头目,叫岳林,来自一个在大唐稍为有点名气的修士家族,只是他自己说了,是一个不被重视的边缘子弟,这次去上林城,也是自己独个去的。

    岳林道,“我倒是觉得大元的修行方式,更加高效,你看大元的无敌骑兵,已经千百年来,一直在四处征战,越来越强大,这就说明他的人才更多,修行也更高效呀。在大元,军中的习武高手,都是用灵石来*的,所以才能万年以来,名将辈出,而且他们征服一个地方,就掠夺对方的所有物资,*,这样兼收并蓄,万年以来,不断的融合,大元才是更加开放,更加强大的国度”

    韩奇道,“大元族人口太少,征服别人就把对方的高手杀光,只留下奴隶,这样下去,得到再多,也无法消化,所以,说起来,还是包容的大唐更强大。”

    阿不伦勇道,“听说,大元的征西大军已经打到了西域了,应该获得极多的资源,所以我们才到上林城去找一下,有没有更多的极西之地的修行物品。”

    令狐森的马,在岳林右手边,对岳林道,“岳兄,你说得不对的,修士的高手固然大元更多,但是顶级高手肯定是大唐要多得多了,人口就是十多倍呢。要说军队战力而言,大元未必就天下第一,现在,我认为天下第一的军队,是天星军!”

    众人都刹时不言了,没人敢否认令狐森说的,现在,全天下,军队战力肯定是天星军第一,他们的装备太先进了,根本不是大刀长枪、习武高手,修真高手就可以对付的。

    叶星道,“令狐兄,天星军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大元的主力是远在西域,大唐近在眼前的,为什么不对天星国进攻?”

    岳林道,“十年前,大唐10万大军在天星国的北四郡,全军覆灭,一个人都未能逃脱!虽然不是大唐最精锐的军队,但是能把武王境的将军,都在阵前被杀而无丝毫还手之力。你以为大唐不想报仇吗?是真的怕了!”

    令狐森道,“据说,现在大唐也得到了天星军的一些装备,好象也没有他们说得那么的可怕,以大唐人民的智慧,应该很快就可以仿造出来,日后肯定可以追上的。”

    韩奇则摇头道,“天星国现在国力一日千里,他们所说的科技立国,已经把术发挥到了极致了,却还在不断创新,大唐完全没有成型的专门的研究人才,现在不是,以后更不可能是天星国的对手。”

    叶星道,“大唐有顶级修真高手,为什么不出手呢?高手一出,天星国又能如何!”

    岳林道,“那些元婴级别的高手,是不可能出手的,记住,天星国也有传承数万年的宗派,元婴高手也是有的,不可能让大唐的元婴高手出现在天星国的。”

    令狐森道,“元婴高手,一出手就毁天灭地,根本不可能出手的,而且是修真界的硬性约定,筑基期以上人,就不得参与民间之争。”

    叶星,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早听说,宋国各大势力是有修真高手的,宋家也有高手,为什么最后天星军打到宋城,宋家高手根本没有露面,只是坚持了五天,就放弃了3000年的家天下。

    叶星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宋家肯让出政权,难道还有不明的势力,逼迫宋家,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