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修士的手还在那火枪上摸索,盯着物主,决然说,“道兄,我没有增益丹,换其他吧!多一些也可以!”

    那青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说,“不行!我在八层顶峰五年了,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这次就是求换高品阶的增益丹。这东西如果给炼器高手,可是有大用的!”

    另一个年青人,脸色灰白的修士,对着怪样修士说,“木兄,你是炼器之士,只要破解制造之法,日后可是大挣啊!别小气巴拉的!”

    怪样修士怒道,“我哪小气了?!我只是没有高阶的增益丹。谁有六品增益丹,我拿东西换!”

    增益丹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六品丹那是炼丹大师才能炼出的高品阶丹药,那是极少的,炼丹大师一般是不屑于炼制此等炼气期丹药的。

    怪样修士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所有人都摇头,表示没有高品阶增益丹,脸色极是不甘,只得放弃,返回自已座位不语。

    叶星暗暗盯着这个怪样修士,心里想的却是这人所说的,用灵石来制作枪的弹药的可能性。

    现在枪支开枪还是有很响的声音,狙击枪加了消声器也还有声音,如果用灵气包裹子弹,会不会声音就消失了呢,本质上就是传送阵一样的办法,产生一个灵气包,让子弹没有阻力在空间中运行,是不是就是没有了声音,而且速度更快了?

    而且还不用理坐标的问题,只是如何实现同步就可以了,而且本身还可以用灵气来作子弹,如水属性的修士,被火灵气的灵气弹击中,那么立即引起水火不相容,可能立即真气崩溃,或者走火入魔。即使同样属性的灵气,击入体内,因为没有立即同化也可能出现问题。

    这是个好主意,叶星在脑海中马上特意记下来,等离开这里后,一定要设计出新的灵器枪来。

    这个怪样修士的是炼器高手,一定不能让其制造出这种东西来,叶星暗暗记下其样貌,以及门派,这是大唐一个炼器门派,极器宗的内门弟子,名叫木铁。

    叶星已经决定,这个木铁是必杀之人,不能让此人安全返回大唐,这种人,想法太天才了,他的存在就是对天星军、萱月宗最大的威胁。

    接着下来,又有几个修士拿出东西来交换,有成功交换成的,也有没有交换成功的。

    等所有人都不再交换后,那庄园主人才让人上茶,说,“交易会就此结束了!现在大家聊聊天,交流一下*心得,也不枉我们聚会一场!”

    然后一群人在七嘴八舌讲一下自己的*心得,这样的机会是叶星最喜欢的,因为一直以来,全是自己摸索着的*,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当然要多听多问。

    一位大元修士,以大唐的语言说道,“我们大元*讲得是以动而静,极少是靠打坐来完成的,更多是以动入微而达至心静,大唐修士一般是静身而动心,这其中有什么技巧的不同?”

    一位大唐修士说道,“我可以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有什么不同,以站桩为例,大唐*方式是站着身体完全不动,调心调息直至心静如水,然后心随气动,气沿脉动。而大元的站桩,则是身体在摆动调整,不断的调息调气,直至身体极度舒适,然后是心静而静入更致,心不外属。”

    众人拍手叫好,一个修士大声道,“这位兄台,说得精彩到位,确实这样,想来真是如此,说不上谁的方式方法更好,还得看人,看人的性情和状态,不得一概而论。”

    叶星问道,“各位,就站桩这事,我也有一事不明呐,*上言:上虚下实,外实内虚,其实是如何做到的,我经常有疑问。”

    果然,他的问题和他的修为都是菜鸟级别的,倒也不是他真的水平低下,而是他的很多想法,并不同于这里的所有人,全是他根据前人的书和一些经验自己推衍出来的。

    虽然有效不易出错,但也是极为基础的,却说不上是高效的,前人已经无数次验证过的,叶星的方法,并没有超出前人多少的。

    众人骤一听,觉得叶星的问题很无聊,常识之事罢了,但深思了一下,发觉其实最日常的*,并不是个简单问题,不同的人果然有不同的理解。

    一位来自南蛮的修士,说着极不标准的大唐语,道,“我的理解是,上虚下实,是指你的神识意念,是否用之过度的问题,是你的身体状态,达不达到那空灵的状态。空灵了,你的身体是虚的,大地是实的,外部是灵气充盈的,你体内是放空的,空则能纳。”

    一位大元修士,道,“我认为,是血液和真气的有序流通,就是调整身体的姿态和呼吸,让真气在体内各脏器间有序流动,使得体内膈肌伸缩、上下有序运动,不松不紧,不懈不僵,就能有效促进各脏腑气血循环,从而达至心境:上虚下实,外实内虚。”

    那位来自大唐极器宗的怪异修士,则道,“我的认识可能有些细节是不同,我认为上虚下实,外实内虚,更多是意识心态和躯体外在,要求同步表现的一种状态。就是神识与躯体,或实或虚,开始不同步,最后同步,不同步造成真气意识的流转,同步则心身至极静,静极而真生。”

    果然,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见解,不断的有人提出各样的问题,也不断有人讲解自己的经验,并没有太多的敝帚自珍。

    因为根本不涉及具体的*细节口诀之类的,这种交流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反倒听别人介绍,能扩大思路,增长见闻,引导深思。

    听着众人的经验介绍,叶星发现真的是处处皆学问,都是散修,却是有师承的人知道了解就越多,可见有师傅指导,对修真是极为重要,可以少花很多时间和精力。

    修真就是修命,原理都一样,方法却各异,交流是极为重要的,别人一个不经意的经验之谈,可能就会改变一个的修为。

    叶星所学也是高深之极的古老法门,但是全是自己推理的,并没有任何人的指导,而时易事变,古老法门并不一定就是对的,极有可能人类自身就变化了,也有人的知识的进化,以前的很多认识并不正确。

    叶星接受的教育不同这里人,绝不会厚古薄今,并不会认为古人就厉害,反倒认为事物是发展,现在的人肯定优于前人的。

    修真也一样,修真的技能,肯定是发展的,不会越古老越好的,所以叶星对于什么秘笈之类的东西,根本提不兴趣,当然,多看一些*经验,还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的。

    幸好,叶星并没有照书修行,而是真的全面推衍之后,寻到正确无误的方法,才进行的,只是这种无误的方法,却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稳妥却是低效的。

    最后,所有人都讲了一些各自在某一方面的经验,但也不会把真正的好经验拿出来说的,各人也是老鸟了,也不会拿出一些假的,或者大路货来糊弄别人,那就太低级了。

    对叶星来说,这些真实的修真经验,还是让他有了些新的想法,那就是,真的不能再呆着死修了,真的需要行走天下,才是出路。

    数个时辰之后,当所有人离开后,叶星返回庄园,和庄园主人交换成了那本上古的抄本,说是要送给师傅,其实是他觉得这些经验应比*重要。

    叶星的*源自《太虚御灵经》,虽不知道等级,肯定也不差,至少可以修到元婴期,所以他没有更换*的想法,但每个人的经验就很有意思了。

    半天后,叶星根据气息找到那个白头老修士,把他的火灵果交换了,本来去强抢也可以,但没必要,而且让上林城里的大元修士知道,肯定是有麻烦的。

    这次小型交易会,叶星收获不错,得到所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