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完全成功后,叶星又用全新的技术改造了三架飞机,全部用上了高级的灵石所设置的隐匿法阵,而且让梁志宏把这三架飞机作为天星军极端机密,只有他一人知道。

    叶星和祁明带走了两架飞机,留下一架给天星军作最重要的高层最后保命手段,当然在宋城总统府的地下,叶星已经设置了最好的定点传送阵,可以随时传送到城外的山腹中的基地。

    叶星和祁明各带上15名弟子,并不是回萱月宗,而是偷偷的出了国境,要去袭击大唐帝国来天星国进行修士挑战的宗门势力,因为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沿着甚少人烟的漠南郡的边境,一路之上,叶星和祁明,让众弟子进行实操训练,当然不能用灵石子弹,但是其他的狙击,袭击,埋伏之类的进行了完全实战进行。

    十天之后,两架作战飞机就来到深入大唐的境内的一个隐密的大山深处,已经布置在隐藏的阵法,只等大唐宗门势力经过,当然一切有“夜鹰”在探听路线。

    对于这次出境作战的秘密,天星军高层不知道外,唐杜两人也是不知的,处于完全的绝密之中,其实也就叶星和祁明两人知道,30名弟子们也是不知的。

    这次运用高技术,又加上叶星所学的法阵知识,可谓最机密的阵法知识,结合超前时代的高技术,创造出来全新的作战飞机,务必做一次惊天的大事。

    叶星是个技术迷,一直相信只要远超越对方的技术手段就能自保,根本不怕对方的所谓顶级高手。

    当然,叶星不能把自己暴露在那些宗门势力的眼中,一定的隐藏自己的一切信息,毕竟只有藏在暗中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也就是“夜鹰”和萱月宗才是天星国最可怕的力量。

    *飞机深入到大唐境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大唐也无法赖给天星国,因为发生在大唐境内,只能自吞,当然不能让对方找到飞机,否则就没法撇清这个事实了。

    两架飞机藏在山谷之中,激发隐匿法阵,只等猎物的出现。

    代号“夜鹰”地下势力,现在已经深入植根到各国的各个层次之中,以金钱开路,在各国的高层到最低下的流浪人群都有眼线,各地的负责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各国除了最核心的秘密外,其他的一切经济、军事、人事、宗门的小道消息,都会第一时间收到,而且因为提供消息,那些人就会得到奖励金,这样消息就如洪水一样从汇集到“夜鹰”各地分部。

    “夜鹰”分部的主管会把整理后的情报上交给总部,总部会再次整理分析才上交到唐小山和杜尚,非核心的情报就出卖给有需要的组织和个人。

    现在“夜鹰”在各国就是情报贩子形式的存在,除了有限几个人,根本无人知道其是属于那个势力的组织,也不知其总部所在地,但是很多都知道了地下势力“夜鹰”的存在。

    极为搞笑的是,“夜鹰”也把极多的天星国的情报,也大量的卖给了大唐、大元、南蛮等国的相关势力,都是极为重要的内部情报。

    同时“夜鹰”还贩卖各种的经济情报,很多的商会都会出钱,由夜鹰”提供对手的情报,据讲夜鹰”是毫无底线的,只要有钱,一切都是可以出卖的。

    “夜鹰”是令所有势力头痛的,又很想利用的,不明身份的势力,没有确切的立场,更没底线的一个情报贩卖组织,收费还极其的昂贵。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夜鹰”的情报是最准确,最有时效的,因此也不得不花费高代价去和“夜鹰”进行秘密交易。

    其实大唐三大宗门对天星国的出访,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夜鹰”只须要送来准确的行进时间和路线,就可以了。

    大唐三大宗门这次就是半公开的计划,各宗门各出十个筑基高阶的高手,加上一名金丹期的长老带队,组成33人的团队,在大唐的安信郡的郡城集合,然后一起进入天星国。

    根据“夜鹰”传来的消息,大唐的三大宗门势力的修士准备在20天之后,就来到大唐帝国东南部安信郡集合,只是由于各宗门到那里的距离各不相等,有些已经出发了。

    安信郡与天星国的西北九郡相邻近,大唐的修士参访团,集合后就会以挑战赛为名,逐一挑战天星国的每一个宗门的修士弟子,而且是公开的挑战,根本不容天星国的八个宗门有任何的推辞。

    叶星知道,大唐和大元的顶级高手早就暗中出发去牵制天星国背后的势力,一定是迫着天星国的幕后势力,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要求。

    天星国背后的势力是谁,现在不能明确知道,但叶星猜想应当就是圣教,圣教一直不显山露水,没有世俗的权势,却影响力巨大。

    天星军夺取了宋国的政权,圣教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发表任何的话,也没有来祝贺,但是宋国的八大宗门,最后全部都没有任何的反抗,就放弃了他们世代的特权,一定是有一个极厉害的人物出面了。

    天星军的高层早就定下了统一宋国的方针,就是尊重前例,保留各势力有一定的特权,却没有任何的地方管治权,对于圣教,也表示依然遵从前例,圣教依旧是国教,但也是没有世俗的权力的。

    对于天星军的要求,圣教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表示过对天星军的认可,天星军、天星国高层的所有信件都没有回复。

    当年至圣道宗的至圣圣师公开支持宋家,夺取了前朝政权,后来圣师就退到了幕后,再没有明面上出现,宋国一直尊崇圣教,圣教的影响依然无比强大。

    以圣师的传闻来看,他是280岁才出山辅助宋家,花费数十年,最后夺取太商帝国的政权,宋国成立多年之后,原来的至圣道宗,成为了圣教,最后转化为以人文教化为主的宗教。

    至圣圣师进阶到元婴期至少活了1000年,他能放心的离开圣教进入小空间,说明有了放心的*人,这样也就说明圣教是有元婴高手的。

    叶星是知道圣师最后的归宿,而且圣师因为最终未能进阶元婴境高阶,最后在灵药小空间坐化的。

    如此推论,圣教有元婴期修士,至少2000年前是有的,后面也应该有,为了传承,肯定得有超级高手在维护,也就是说圣教能屹立不倒,不是因为其是圣教,而是因为其强大的势力。

    十几年前,叶星四人曾去太华山圣地参谒,远远的看过一眼教主,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教主还当真是一个高手,其轻描淡写的神识就可以笼罩数万人。

    当然那个穿黑衣的圣教教主只是台前的,或许幕后的长老,退隐的长老才是真正的大佬,大佬的所有操作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估计原宋国的八大势力之所以肯让天星军统一宋国,就是迫于圣教的强大的压力。

    如果反推算当日的圣教教主,应在金丹期的修为,那么那些退居幕后的长老是元婴期,也就是合理的了。

    由此推断,叶星认定圣教才是宋国真正的背后势力,也是合乎情理的结论,而且是唯一可信的解释了。

    不再思考这些事,叶星制定了在大唐三大宗门集合之前进行分别进行袭击的计划。

    叶星带队袭击离大唐安信郡最远昊天门的修士,祁明则在半路拦截真阳宗的修士,不求全灭,只是尽力杀伤,但不得暴露自己,放过圣灵宗,这样让三派互相猜疑。

    如果这次计划成功,就可以让三派联合挑战天星国的事,稍微推延一段时间,给天星国的宗门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

    如果加上现在的报纸宣传,让大唐宗门的行踪全放在天下普通人的面前,则可以造成更大的轰动,因而也是给天星国的八大宗门更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