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大唐深山中的萱月宗特战队,通过无线电报,终于从“夜鹰”传来了最准确的情报,知道了昊天门的行进时间和路线。

    昊天门的一行十一人,已经在离开此地五百多里的西南方向,必定在明天的中午的前后,到达一个大唐无人荒漠的边缘,而且全是骑马。

    真阳宗则在另一个方向上,还有千里之遥,也会在二天之后,进入祁明设想的另一个开阔之地的,大唐的一片草原之地。

    这天晚上,叶星带着15个弟子,开动一架启动了隐匿法阵的飞机,全力飞行,天亮之前来到昊天门去必经之路的荒漠之中,在确认没有人迹之后,就停在了荒漠深处。

    中午时分,叶星把飞机升到高空之中,然后15个人各拿出了灵器狙击枪,叶星则是驾驶员,不但叶星神识全开,加上了望远镜,务求袭击一次成功。

    果然,“夜鹰”的情报消息还是很准的,大约就在午后不久,一队人骑马走来,叶星在数十里之外的高空之中,用望远镜数了一下,正是十一人,其中带头的一人正是金丹期一层之人,其他的人全在筑基期八层,九层的高手。

    叶星本人现在才筑基期一层顶峰,任何一个那样的高手,足可以秒杀叶星,叶星长吁了一口大气,想不到仅仅是大唐的一个宗门,就可以派出一个金丹,十个筑基八、九层的修士。

    叶星盯着前方,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准备!一个人一个目标,务必一次成功!”,说完操纵飞机,在高空中极速飞向目标。

    由于*飞机的速度极快,又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还在千丈之上的高空之上,来到了昊天门一行的上空,对方也根本没有反应。

    众人立即选好目标,瞄准,屏住呼吸,叶星轻轻说了声,“射击!”

    很快,地面上传来一阵惊叫,7个人倒在地上,四个则一阵愕然后,迅速飞入了路旁的沙地之中。

    叶星轻轻道,“补枪!”

    15支枪再次射出了无声的灵石弹,又有三人倒地,而那个金丹期修士已经不见踪影了,也就是一个刹那间就远在数十里之外了。

    叶星说,“走!”,然后开动飞机立即在高空中侧飞全速离开。

    因为灵石弹除了灵气的痕迹不会有其他的残留物,里面的毒药也是叶星的全新配方,就是修真高手也难以对付的,而且叶星相信这个世上根本是没有解药的,所以叶星不怕留下证据。

    叶星与祁明的约定是不管袭击结果如何,立即全速离开回到东北大草原的萱月宗基地,而且绕行路线,以及中间停留之地都全部按计划执行。

    三天之后,叶星返回到了萱月宗,第二天祁明也回到了。

    祁明汇报了袭击真阳宗弟子的经过,那边运气不错,全歼了,连带队的金丹期高手也中弹了,即使不死,但肯定也中毒了,其他人全都倒地,就是不清楚那些倒地之人是不是死了。

    叶星传信唐小山,希望“夜鹰”马上全力打听大唐的情报,三天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夜鹰”没有任何关于这次袭击的消息传来。

    直到五天之后,“夜鹰”传来了大唐的消息,就是大唐国内风气很紧,不知发生什么事,所有势力都在打听消息,“夜鹰”也在全力搜集之中,暂时没有结论。

    一个月之后,关于大唐三大宗门挑战天星国宗门的消息已经传到全天下都知道了,天星国的八大宗门也开始了积极的准备,只是大唐那边却说要推迟六个月再来。

    《天星日报》很快就把大唐那边推迟挑战的事公布出来,还发表评论说,天星国的所有宗门会全力准备,一定要把大唐的修士打败!战场上天星军是胜利者,擂台上天星国的修士也是不畏任何强手的!

    一时间,天星国的民众都议论纷纷,人人热烈讨论,但是各个宗门却无任何说法,有人去求证时,所有宗门的外事人员都是同一句,“无可奉告!”。

    同一时间,大唐国内民众却因为挑战又推迟了三六个月,同样的不理解,纷纷要三大宗门给出解释,三大宗门也没有给出解析,同样的,“无可奉告!”。

    “夜鹰”的全力搜索信息,还是有了一些收获,叶星得到的消息是,真阳宗和昊天门派动宗门长老去圣灵宗的总部,要求联合调查某件事,但是具体是什么事,却是没法打听到!

    而且“夜鹰”也收到了多国势力要求打听情报的订单,都是想知道,大唐三大宗门为何要推迟了修士团的出访,包括来自大元的一个商会的情报要求。

    叶星抛开一切,让李可、林立带领300弟子在东北大草原上进行实战训练,所谓实战训练,其实就是打击整个东北大草原之内的马贼强盗,务求以实战代替日常的训练。

    有作战飞机,有两鹰的帮助,分兵两队的萱月宗弟子,从情报收集,到分析、计划、作战,收集战获,也就短短的一个月,就横扫东北大草原的所有强盗马贼,而且是全歼的。

    而东北大草原的势力为之一空的情况,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其实大元帝国的管治力量远在数万里之外,这里已经事实上是萱月宗的辖地了,只是还在大元帝国的名义之下。

    叶星、两女和祁明则都进入了闭关的潜修,务求再次作出突破,事实上,叶星越来越发现,世上的高手无数,自己这点修为还真的不算什么。

    那个逃跑了昊天门的金丹期高手,就让叶星大吃一惊,当时那种机警和迅捷的反应,实在是太厉害了,仅凭身体就抵住了灵石弹的多达7、8枪的袭击,身体毫发无损!

    而且那个昊天门金丹高手的逃跑法门也让叶星极为疑惑,那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抛出一个东西,然后人就在数十里之外了。

    叶星思前想后,那人抛出的那个东西,应该是一个小型的传送阵,不,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一个传送符,就是刻画在灵纸上的一种瞬发式的符箓。

    叶星在《太虚御灵经》中有看到这类符箓的介绍,只是没有相关的知识和制作方法,《御灵经》更多的是对灵物的御使的*和技能。

    叶星现在更加的确定,原来自己的修为是远远不足,金丹期高手的动作表明其是已经发现了来自空中的袭击,其神识是极为强大的,虽然不能目视*飞机,但还是从袭击的方式,马上就断定袭击来自空中。

    那个金丹期高手应该是认为由极厉害的高手在高空中做出袭击,当然他不会也不可能想过*飞机,这种绝密的灵器,也只有叶星、祁明、梁志宏三人知道,就是李依山都不知道。

    如果昊天门、真阳宗认定是天星军出的手,那么接下来就会是无情无尽的报复,天星国肯定抵不住,那怕圣教的高手出手,估计也是没用的。

    万年的大唐帝国,修士高手无数,那绝不是吃素的!只要找到了确切的证据,相信昊天门、真阳宗的元婴修士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的。

    十个筑基期高手,一个金丹期高手,都死在莫名其妙的袭击之下,对于任何宗门来说,都不堪忍受的巨大损失。

    这次的万里之外一次袭击是成功了,但是让叶星的压力更大了,他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是有点太鲁莽了,再来一次,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决策的。

    也幸好,灵气弹是入体之后没有任何的痕迹的,灵器狙击枪也没有任何声音,弹壳之类的,全部都留在了飞机上,不会让人查到是枪支射出的。

    叶星还想到了那个大唐极器宗的木铁,那是个极有智慧的天才炼器高手,一定不能让其活着,不能被自己所用的这类人才,要及早的铲除。

    是有一点点的狠毒,但为了自保,叶星并不介意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