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在小山谷的这些年,一直在用神识探测小空间的所在,但根本就感觉不到灵药小空间的位置,他不敢尝试直接再次去传送,因为他真的没有把握能安全返回。

    其实很正常的,因为小空间与大陆的相对位置是时刻变化的,而且大多时候是相差很远,这个结论,在三十年前,叶星还在小空间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灵药小空间只有与大陆相距不远才可以有返回的可能,但是小空间靠近大陆的时间可能是很久才有一次的机会。

    叶星推理能安全返回的时机应该是千年一遇的,就是说,三十多年前,当时正是灵药小空间离大陆极近的时间点。

    三千年前那些绝代高手为什么不能安全返回大陆?就是因为上千年的时间里,小空间都是没有特别靠近大陆,所以他们只能老死在小空间中,或者就是强闯空间节点而失败。

    如果没有猜错,圣师虽然提供了计算空间节点的方法,但是当年他也是没有办法强闯空间节点返回来,大约当时并不是合适的时间点,况且圣师也没有大量极品灵石来重新布置跨空间的传送阵。

    正是因为现在去了小空间是没有办法返回来,叶星并不敢再次传送到小空间去,去了真的就得老死在那里了。

    如此这般的想来,上次叶星四人能去到小空间,还能安全的返回来,运气实在太好了,可以肯定,以后绝不会再有如此的机会了。

    叶星现在并不担心,也没有实质的必要一定要去小空间,这里安静偏僻,小谷之外绝大多的时间又是冰寒之极,风雪满天,正是远离人群的静修之秘境。

    等祁明的孩子出生后,叶星陪同叶母和两个孩子,祁明夫妇就离开了秘境返回大草原的萱月宗,谷中只有秦静萱带着几个弟子修行。

    叶星决定让两个七八岁的儿女送回了萱月宗,接受严格的训练,修真是主业,习武强身也很重要,羸弱的身体会严重影响日后的*。

    叶星决定趁这次机会,也准备单独出行一下,继续完成早年游历天下的设想,目标是尽可能的走远一点,计划是三五年再回来。

    不带两女一起游历,主要秦静萱在筑基二层的顶峰了,正在突破的边缘,但是时间不定,秦馨月是定要照顾两个小孩的。

    秦馨月如今年纪没有当年的跳脱,现在也没有了要出游想法和兴趣,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了,修真完全改变她的性情,尤其是生了儿子之后。

    叶星到达了筑基七层,进境越来越慢了,长久的闭关不利于修行,灵石、灵药资源已经不足于让众人无限的消耗了,心境也比较的沉闷,需要外出放松。

    两女可以借助他的教导和双修而缓慢的进阶,他却必须自己来悟和积累,出行游历很有必要了,只有经历艰苦,才有突破机会,一味的静修,只会让自己陷入迷茫。

    在萱月宗呆了几天,叶星向祁明、李可、林立交待了一些事情,就带着两只老鹰离开了。

    两只小鹰也已经长大了,经过多年的培育,巳是先天三层的灵兽了,成为了萱月宗新的灵宠,两只老鹰样子却也没有任何的变化,雪白的羽毛,依然雄伟。

    两只老鹰一直不能突破到兽王,这次陪同叶星外出就是去寻找突破的机缘。

    叶星骑马向南行,他跨过大草原,经过了宁远郡,向青云郡的青云山出发。

    一路走来,无论是大草原,还是宁远郡,青云郡,对比以前,都是大变样了,天星军建国三十多来,除了政通人和之外,还在基础建设上花费了大心思,已经建成了全国主要大城之间的骨干国道,全是水泥铺就,沿线的也建了无数的跨江大桥。

    宽阔的马路左右隔离分开,路上已经有少量的汽车了,这是富有商家才有的新式的交通运输工具,当然马车和马匹还是主要的,沿线有了很多的大型的驿站,驿站能提供油料补及,住宿,餐饮,通信服务。

    国道上每五十里就有一个驿站,驿站其实就是一个小城镇一样了,只是没有城镇的官方机构,驿站统一设计规划好的,也有一切的简便服务。

    驿站是由私人企业整体经营的,只是都必须得到官方的许可,都有统一的经营方式,也有要统一税收标准。

    天星国的富足,吸引了无数的其他国家的人移民前来,工商业极度发达起来,国道边的驿站成为了新移民最喜欢的工作地点,也吸收了大量的劳动力。

    为了安置不断增多的新移民,驿站附近的山林也开辟了很多新的耕地,耕地是分配给了新移民的,种植一些蔬菜、养殖牲口,新移民耕作之余,就在驿站工作。

    叶星一路行走,多与别人聊天,了解了许多,整个天星国,已经翻天覆地的大改变,所有的城镇,驿站都已经通上电,家用的电灯,电器已经非常的普遍了。

    天星国的所有居民都是居住在以镇为中心的区域的,并没有边远农村,管理起来极为高效,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同样的服务。

    叶星骑马来的,每天晚上都是驿站过夜,比起小镇和大城,驿站是小了很多,服务也种类也比较单一,但是却很方便。

    物流业的充分发展,也带动了更多工业、农业的发展,天星国各地的特产都可以驿站买到,其他国家的商品,也大量的进入了天星国。

    星月物流,天星电信虽然是一个私人企业,却已经把经营点设置到了天星国的每一个城镇,每一个驿站,承担了天星国的所有的信件,物品的运输和发送。

    二十多天后,叶星才来到青云山下的青山镇,比起三十年前就繁荣得多了,镇里的所有道路变成了笔直的水泥路,横街巷道也是开阔平直,有了明显的设计规划,不再是乱七八糟的建筑。

    找了一家高级的栈住下,叶星让两鸟也住在自己的房间,吃过晚餐之后,夜色深层之后,才隐身出了栈,到青云山去。

    自从二十多年前,青云宗被大唐宗门打败之后,青云宗彻底的封闭起来了,外门弟子已经自由了,没有了宗门的管辖,算是解散了,内门弟子留在深山中闭关,不再下山。

    除了青云山附近,天下间几乎没有多少人还知道青云宗的存在了,原来的外门弟子,有相当部分就定居在山下,也获得了分配的土地,成为了附近城镇的居民,或者从事其他的行业。

    现在的天星国,并不允许任何武装势力的存在,但是培训武馆之类的是可以的,现在青云郡的所有武馆,基本上也是青云宗外门弟子开办的。

    叶星依然趁黑夜去见师傅,李玄同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山门内建筑已是一片破败。

    三十多年不见的李玄同已经很老了,年近九十,但精神很好,虽没有突破到武王境,依然中气十足,手脚灵活。

    看着叶星永远不老,依然还是二十的样子,现在李玄同当然也知道叶星是修仙者,而且修为不错。

    叶星师徒两人在院子中畅聊了两天,谈起来数十年来的人和事,都觉得物是人非,时代变化太快,李玄同当然早就明白了,天星国就是叶星的一众兄弟创建的。

    李玄同觉得自己一生唯一的成就,就是认下了一个天才弟子,开创新时代的天才。

    失踪数十年的李奇峰和林长老,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当然青云宗本身就已经没落了,外门解散了,内门在深山里隐居不出。

    叶星想带师傅去宋城的萱月庄园,李玄同拒绝了,这里是他生活一辈的地方,年老的他不会再离开了。

    青云山一片颓败,夕阳下满目的苍凉,师徒两人清楚知道,最后一面了,最终不得不面对生离死别的境况。

    叶星给师傅调理好身体,给了一些保健的药品,才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