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还是在“夜鹰”总部基地又多呆了三个月,除了陪着五个小组对业务系统进行开发指导外,他的主要工作,还是陪着章大师等二十个主管,持续改进各种生产设备。

    在此期间,叶星把“夜鹰”总部的各个关键之处设置了最高等级的阵法,没有叶星亲自炼制的令牌,根本不可以进入五里的范围。

    五百多人,全部是智力极高的天才人物,在掌握了相关的知识之后,所有人都沉迷其中,开发的进度非常快,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软件基本框架,很快就完成了,现在就需要要去现场去了解业务细则了。

    联系好天星国总统木子朗,叶星分批次带上五个小组人员和设备,返回了宋城,让各小组直接进入各自办公大楼,开始组装和应用计算机,并开发业务细则。

    叶星没有再理会程序开发事务,而是先对十二栋的政府办公大楼,进行了阵法升级,阵法的核心能源,用上灵晶,即使是地下也设置防偷袭的防护阵。

    叶星在建筑物的顶上架设了太阳能发电储能装置,可以让十二栋办公楼,不必接入宋城的供电系统,是完全独立的供电。

    又在地下数十丈的一个严密阵法保护的小室里,叶星安装了他最新设计的极小型的核能发电装置,可以确保阵法能源充足,也可以保证办公大楼的各种设备长久不缺电能。

    叶星离开大草原已经差不多有一年了,新年之际,在宋城郊外的萱月庄园,叶星和返回京城的众多老兄弟见了面,一起开怀畅饮,怀念当年的峥嵘岁月。

    看着永远容颜不老的叶星,已是中老年的兄弟们都十分的感慨,大多数人只是羡慕叶星不老的容颜,感叹自己年华老去。

    其实叶星之所以样子不老,和他修真*无关,主要还是在小空间中以无数的灵药和灵髓为食的五年,让他的体质有实质的改变,但身体机能还是会老的。

    只有几个核心的领导人,知道叶星为他们,为这个天星国做了无数的幕后工作,可谓呕心沥血,他付出的劳动,远远高于所有人的努力,但是根本没有享受任何的富贵,而是藏在边远之处,为天星国培养*人。

    对于所有兄弟,叶星再次给出了调理身体的灵丹,希望众人继续把自己每年10%的收入,交给萱月庄园,用来支持萱月宗的运作。

    众兄弟都点头承诺,这个条款永久有效,事实上,他们的资质较好的子女基本上都出自萱月宗培训,现在不是在军队和政府,就是在自家族企业中担当重任。

    其实这些海量的经费主要用在了“夜鹰”,但是这个只有唐杜两人知道,当然了萱月宗也是大量消耗经费和资源的。

    当所有兄弟都离开之后,萱月庄园只剩下叶星、唐小山、杜尚三人,在花园的凉亭,三人对坐着饮茶。

    两人这一整年的时间,一直陪在叶星的身边,他们不懂也学不会那些极度复杂的技术,但是一直知道,叶星真的付出了所有心血,根本没有任何的休息,是真正的为众兄弟,为天星国的前途在担当,在竭尽全力。

    叶星看着两人的白发,道,“夜鹰的非核心事务,尽可能的交给新人接手,要开始培养*人了!”

    两人一齐点头,都觉得自己现在精力,能力,知识都有限,跟不上时代了,尤其是一年来,看着自己根本学不会的新事物,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叶星又道,“总部基地的科研人员,要当宝贝供着,一定要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只要不是危害组织安全的事,全部支持,让他们舒心,让他们安心。”

    唐小山道,“明白的!我们现在已经把相关的技术,慢慢的让他们成立独立的企业去运作,让他们也获得极大的利益,当然了技术还需要保密一段时间,不是最先进的,可以开发为民用的产品了”

    叶星点头,“收取一些费用和股份,不太先进,就开始民用化吧,这样也为开发新技术积累更多的资金”

    停顿了一会,叶星又道,“你们要学会放手,十年之内必须寻到可靠的*人,记得一定是忠诚于我们的自己人,以后要的是精干强大的夜鹰,慢慢的精减,安排好各地的人员,退出了也要给予最好的待遇”

    两人都道,“明白了,我们现在就着手,开始进行精减的操作,一定会安排好的”

    第二天,叶星去了京城最秘密的军事基地,和参谋部的老将,梁志宏、李依山交待了一些事情,给两架*飞机重新布置了法阵,并且在京城的总统办公室和基地之间重新设置了传送阵。

    叶星还去了政府办公大楼,和现任总统木子朗,参谋部的所有人员见了面,并给参谋部安装了一台最新的电子计算机,而里面的辅助决策系统,是叶星花费了十几天开发的,让参谋部人员,不断的录入各种资料,以后会在资料丰富之后,就会自行得到相应的决策指导。

    现在的天星国,科技一日千里,无数的产品涌现,民众现在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人人平等,人人享有教育,各种法律也能得到切实的执行。

    叶星不是很满意,虽然天星国的发展很快,也没有偏离众人的初心,但是奢靡之风已经开始了,昔日的艰苦奋斗的心没有了,叶星也是没有特好办法,承平已久,肯定会这样的,只能靠法律来制约。

    其实,这数十年中,当年的数百个兄弟中,已经有多人因为不法的行为,受到了法律的严厉的制裁,叶星觉得很是伤感。

    叶星建议,为了法律的得以公开公平公正的执行,还得开放*的监督,全民参与的法律才得以正确的执行,而且这还是最高效的工具。

    叶星还反复强调,“军权一定要在自己人手上!每隔10年,萱月宗就会送出一批子弟兵,这些人必须在用在最核心的部位,成为天星国的骨架。但是也得从其他的势力吸收其优秀的人才,为我们所用,不要要门户之见。”

    对于科技发展,叶星道,“还要加强新技术研究,技术永远走在别人的前面!建立以专利权为核心的发明创造的激励制度,要永久的保持天星国的技术领先优势”

    众人深以为然,天星国是他们艰苦奋斗才建立起来的,绝对不能让别人染指的,必须有一套制度和方法来保证日后的传承。

    参谋部的各人都有儿女是萱月宗受训出来的,很多已经在天星军或政府机构中接任重要的职位,正是未来的*人。

    军中的众兄弟也散在各地,能返回京城的人本就不多,叶星也不可能等所有兄弟都前来相见,给唐杜两人留下了大量的保健灵药,以后分发给他们。

    其实,军中最早的几百个兄弟,都是先天高阶的高手,一般的丹药对他们也没什么效果,只是一些保健类的丹药而已。

    而且,叶星也明白,现在越来越难于见到当年的老兄弟了,天南地北的,要聚集一起,已经不可能了,有些人可能是再了无法相见了。

    这一年来,叶星废寝忘食,*几乎没法进行,还好有大量的灵丹,一直服用,没有一丝的进步,却也没有退步。

    在萱月庄园里静修了十天,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又服下了几个高阶的筑基丹药,让自己的身心都恢复过来,叶星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

    叶星带着两鹰,离开了宋城,向大西北的方向进发,这次目标就是去大唐帝国游历,然后再向更西方出发。

    叶星依然装扮成剑的样子,而且是旧式的那种,和天星国的短发男子完全不同,但这种装扮也没有太突兀,事实上还有不少的人还是这样的装束。

    抛开一切的心思,叶星潇洒的行走于人间,山间,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