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在招收弟子的小宗门的档口前走过,没有停留,转了一圈,三大宗门没有来人,这个很正常,三大宗门根本不愁招到弟子。

    据说大唐有名的宗门就有数千个,修士家族则有数万个,今天在此招人的也就十几个不起眼的小宗门,可见所谓选人大会,是言过其实了。

    大唐皇族李家来此招人,其实是要维持这里的人气,去了淘汰也是99%以上的,从散修中选出人才,其实就是碰运气,但是李家有十足的必要维持终南山的人气。

    每三个月李家都会在此招人,并且派人维护这里的秩序,可以知道这就是一个什么样子了,肯定每次招去的所谓人才,绝大部分都最后淘汰了。

    但对于无依无靠的小修士而言,这不失也是一个机会,能进入李家也是得到暂时立足之地,且说出来,也是极为荣耀的事。

    一般修士家族其实不招外人的,招也是招一些武士作下人的,有名望的宗门不会在此招人,真的太丢人了,所以来的就是一些小宗门,都是一些极小势力。

    叶星在一个叫天符门的宗门摊位前停下,就一个白发老头,无精打彩的,眼睛无神的看着不断路过的人,实在有些迷茫。

    看到叶星走近来要询问的样子,白发老头也不热心,只是在那张布告上指了指,说,“自己看!”

    叶星没想来招人还这么的不乐意的样子,但还是耐心的看了一下布告,上面写了很简单的两名语话,表明天符门的传承和招收的标准。

    “天符门是万年传承的制符宗门,现招收心灵手巧,*有成之人为学徒。”

    叶星不解看着老头,问,“就这么简单?!”

    白发老头点头说,“就这么简单!”

    叶星说,“没有别的条件?”

    白发老头点头道,“没有!”

    叶星想了想,说道,“那我加入!”

    白发老头说,“五块低阶灵石!姓名,籍贯在这张上写下。”,说完拿出纸笔放在小桌椅上。

    叶星说,“你不是坑人吧?还要报名费!”

    白发老头说,“如果你五块低阶灵石都不愿意出,我也看不出你有诚心学制符。”

    叶星想了想,是啊,五块灵石,根本不是什么事,于是拿出五块低阶灵石,在那纸上用大唐的文字写上,“叶明,安信郡”。

    老头仔细看了一下叶星所写的字,非常的工整,笔画纤细有力,毛笔写出了铁画银勾的感觉。

    老头微笑,“字写的不错,手指细长有力,皮肤细嫩,你在炼气五层,还是散修,应该是一个没落修士家族的子弟,年纪才二十,可以,你合格了。”

    叶星没想到老头还真的观察细致,而且这老头在炼气七层的水平,果然人老成精。

    老头说,“我天符门虽然现在已经没落了,但我们是传承万年的宗门,宗门所在地就在京城的不远的长风镇,我给你的铭牌,明天你去报到。”,说完拿出一个小铜牌子,然后在上面用小刀飞快的刻了一下,然后递到叶星手上。

    叶星拿在手时,正面是一个不认识的文字,应该就是一个符文,反面上是刚刚刻上的文字,叶明两字,字刻得非常好看。

    老头说,“五天之内报到,超过五天,这个铭牌上的符号就会消失,也就是你不能成为我们的弟子。”

    叶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在交易会场又转了一圈,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交换的,他就离开了,很多人也陆续的走了。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叶星就休息了,在洞里面展开自己的帐篷,还是很舒服的。

    半夜,两鹰回来,叶星吩咐它们回去萱月宗,写了一封信让两鸟带回给两位夫人,让家人安心。

    其实他可以用长波电台,最后还是感觉书信比较有点正式,亲笔写了一封长书信,把信绑在一鸟的翼下,然后让它们飞回去,以两鸟现在的速度,也就几天的时间。

    第三天,叶星才离开了终南山,向长安古镇出发,其实距离很近,也就一百多里的路,走路也就一天的时间,作为修士,那就是轻松之极的,也就下午就到了,不想让人瞩目,他都是走山路,没有在大道走。

    在长安古镇,问了一个路人,很快就找到了一条古巷里一座房子,上面有个门匾,写着“天符”。

    叶星敲门,开门正是昨天那个白发老头,老头叫了声,“叶明,你来了!”

    老头把叶星带到里面,说,“我天符门总共七个人,昨天有两人报名,也就是你和另外一个人,那人还未到。”

    叶星点了点头,老头说,“我先把我们的规矩说一下,你想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学。”

    老头说,“四条:1、尊师重道,你成了天符门的弟子,就是终生是我们的弟子。但师门不限定你学习其它任何宗门的东西。2、你在外面的任何行为只是你个人的事,与宗门没关系。3、作为学徒,你的所有费用必须自给自足。4、三个月后没有达到要求就会让你退出。达到要求就可以成为正式学员,也算是正式的天符门弟子。”

    叶星想了一下,点头,说,“我原意!”

    老头说,“好!你给30块低阶灵石,就是你的学徒费用,你的铭牌,拿出来。”

    叶星给了30低阶灵石,又把铭牌交给老头,老头在铭牌上用手拂了一下,说,“三个月后,这个符文就会消失,你能过考核就会换成永久的铭文。”

    老头带叶星把这座府邸转了一圈,其实就是两进院子,数十个小房间,作为学徒,他只能在外进的地方,不能进入内院。

    其实内院也不大,和外院一样的大小,叶星神识一扫就完全的清楚了,连带的所有人的气息都已经清楚的记下了。

    叶星被安排在一间小房间住,吃饭之类的,这里有厨子,一天三餐,会准时供应吃的,住食不用交费,已经在30低阶灵石之内了。

    对于吃住的费用,一块低阶灵石的价值就可以让他住上一年了,所以学费对于散修来说,其实也不便宜了,怪不得没什么人来在学制符。

    叶星把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一桌一椅一床,没有窗,只有木门。

    到了饭点,去了食堂,加叶星才8个人,老头把叶星介绍给众人,说是新来的学徒,也把众人简单介绍给叶星。

    这七人其实已经包括了一个门主、四个正式弟子,二个学徒了。

    门主是一个炼气九层的老头了,很有威严不太说话。

    现在还多了一个老门主,他并不住在这里,家就在附边,也不管事,今天过来是看一下新来的学徒。

    白发老头是老门主的弟子,也是年纪最长的弟子,还有三个正式的弟子全在40以上的中年人,这些正式弟子现在都住在内院,但是其实他们都是有家室的,家也都在镇上,但平时住在门中。

    两学徒则是二十来岁,也就是来了两个月,下个月的考核如果不通过就不能成为正式弟子了。

    老门主和叶星聊了几句,让好好学习,然后就走了,整个过程就是冷冷的,其实人对于叶星的到来,也没有半分的热情。

    想来也正常,作为一个学徒,门主还真的没有必要太在意,三个月之后,基本上还是不能留下来的,有制符资质的人还是太少了。

    叶星没有多打听什么,反正过几天就全部知道了,也就不必急了。

    对于天符门,不了解,但是对于符道,还是有点兴趣的,了解更多一些,成为制符学徒,也就是一个学习接触符道的机会罢了。

    当然,叶星肯定不会长时间呆在这个没落的小宗门,不管三个月学不学得会制符,自己都是要走的。

    对于花三个月时间,叶星觉得就可以了,再多时间就没必要了。

    其实,他唯一感兴趣就是那个传送符,这才是他来此的最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