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奇很是满意的看着叶星,对于自己幸运的招到一个天才弟子,也是引以为傲的,只要叶星成为了高级符师,那么天符门也算是中兴了。

    霍奇道:“你白天跟肖宗学制符,晚上好好研习*《天符*》。有什么需要,宗门会尽量给予协助的。对了,如果有时间,你就到祖师堂去参悟一下,那里有一些当年祖师留下的壁画,你的悟性高一些,希望或者能有得益”

    叶星点头,把这本《天符*》放入怀中,然后告辞出去,然后来到炼制室,和李云一起跟着肖宗研习低阶符文。

    低阶符文是基本符文的叠加和组合,变化就多了,但是也有很基本的规则,并不是随意组合的,也不是任意两个基本符文可以组合,必须是符文内部不影响真气流动,而且刚刚好能合在一起才行。

    所以,基本符文的叠加组合之下,实际上真正可行的低阶符文也不过是1024个组合,这是前人早就验证过的了。

    不是说其他的组合肯定不行,只是说那些组合和叠加是不太可靠的,也是有瑕疵的,但如果条件合适,还是可以炼制的,这需要符纸、符墨、符笔,制符人的真气属性配合。

    理论上万个可能的组合,其实是只有一千多个是合理的,其他组合必须是有条件才是成立的,即使是成立的,稳定的,也得有能力绘制出来才行,那都是极为精细的工作,稍有差错,符就废了,根本不能使用。

    其实,天符门现在彻底掌握精确的低阶符,也不过是60个而已,其他的排列组合,都是没有去验证的,主要是用法及功效其实是不明的。

    整个白天,叶星也不过学习了三个低阶符文,是由两个基础符文上下并接而成的,核心是符文之间的过度联系的技法,努力了一天,手都累了,却依然没临摹熟练。

    晚上,叶星在油灯下,把《天符*》抄录下来,因为他画了一个多月的符文,现在对于临摹图画,现在也不再有什么不适了。

    大唐的文字不同于天星国的文字,但是这个上古文字,明显就是叶星会的那一种,可见两国文化在很久以前是同一发源的,或者讲其实就是同源的民族。

    确实,大唐帝国之人,和天星国之人,几乎是一样,就是现在民风、语言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但细究之下,很是一致的。

    叶星不能说已经精通上古文字,但也是晓畅大意的,这本灵兽皮制作的《天符*》上的文字,叶星全部能看懂,上面的插图也简明扼要,略略能明白。

    叶星边抄录边思索,发现这个《天符*》还真的很有意思的,上面的图画,说的是训练人体的灵活性的,一个个图其实就是一个个符文,说是要把自身的躯体训练成一个个的符文,包括了36个人体摆放的方式。

    兽皮上的文字则是说明,躯体训练过程中要涉及的口诀和技巧,以及可以达到的效果,说符文根本就是一种炼体之术。

    《太虚御灵经》对*人是有特定要求的,一定要灵根属性相符的,本质上是要求木灵根的,秦馨月和祁明的**,完全是叶星根据其中的道理,自行推理出来的,虽然没有任何的差错,却肯定不是最佳的*。

    而《天符*》不一样,其是无属性的*,就是任何属性之人都可以*,但其中最佳的是五行俱全的修真者,那样的人就会进展极快,而且威力也极为强大,对于突破各种障碍有极大的帮助。

    因为要把身体*成摆出一个个基本的符文,这要求身体的柔韧性要达到何等的高度,当身体修成为符文之后,真气的运用就极大的灵活,修为的进展就会加快。

    炼体到了高级时,人体在各种情形之下,会自动的摆成合适的符文,这样就会让躯体*无时无刻,而真气运行也会极为流畅。

    当然*有成之后,对于高阶符文就更易掌握了,也就可以在功力法力高深时炼制出高阶的符箓,甚至是天符。

    所谓天符,就是天地间自主产生的符文,非人所为,那种天然阵法,本质上就是一种天符,《天符*》中所说的,就是要把人体*成一个个天符,而且这个*过程并不需要什么太好的仙根。

    现在叶星已经明白了,符道其实和阵法是共通的,本质上就是真气,灵气的应用,只是表现形式的不同,应该说阵法其实就是符文的一种。

    叶星边抄边想,十分的惊奇于《天符*》的神妙,就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天符门会落寞至此,不是说《天符*》有什么高深的绝学,而是此中的道理,极为深刻。

    《天符*》一定是一门极为了不起的*,如果能参悟学会,对叶星的修行绝对有极大的帮助。

    叶星花了两个晚上才把《天符*》全部抄录下来,连同上面的图画,一丝一毫的临摹,为了查一下有没有别的隐藏,还用神识对兽皮书的反复检测了半天,牢记了所有的细节。

    抄的过程中,叶星对符文了解得更多,原来,符文是一种对自然的认识体系,其实所有事物的外观和内在都可以看作是一种符文。

    《天符*》其本质上就是将自身当作一种符文体系,进行更深入一步,就是把世间的一切当作符文,只要你理解掌握了其中的真髓,一切都有可能。

    阵法是一种符文,人体是符文,人体的经脉也是符文,那棵树是符文,那片草地也是符文。

    《天符*》之所以难炼,固然是真的很难,但也是因为不能真正的理解其精髓,又加上需要五行俱全的灵根属性。

    叶星的灵魂不是这个世界的,他却很容易接受这种概念:万物同源,万事同理,万物相关,规则统一。

    叶星把《天符*》抄完,然后是仔细的校对数遍,没有丝毫的分别,又拿起原本研究了半天,确认里面真的没有暗慝任何东西,才交回给霍奇。

    叶星故作不理解的样子,请教了霍奇半天,听了霍奇的讲解,叶星才更加确认,天符门是真的没落于没有人才,原来,这些人包括新加入的李云,都不能真正的理解这门*,*了一两个图之后就停下来了。

    对上古文字不认识,又不能去请教别人,图画上的人体图形就是符文,他们都没有真正的搞懂,难怪这些人空有宝物而无用。

    但是这只是叶星的想法,事实上,里面的36幅*图,如果没有口诀配合,真的很难成功的,那不是靠看图就可以想象的。

    天符门力弱无能,后人也没有见识,历代所有人都是看图来*,因为没有口诀的配合,自然不再明白《天符*》的厉害,一代一代就放弃了。

    天符门也怕外人抢夺《天符*》,于是不敢去咨询真正的高手,本来就难以*,又不认识旁批的文字说明,就这样丢弃了传承的核心。

    天符门的真正宝物不是传承各种制符技艺,而是这门*,在祖师堂的壁画上,就是祖师的练功图,那些高难的动作全部有所展示,只是这门*摆在面前,也不太为人重视。

    叶星白天学习符文的画法,有时也配合李云一直制作低阶的符箓,有空了就在祖师堂里观摩壁画,晚上则全力的修行《天符*》。

    虽然关上了门,叶星并没有故意的隐藏自己的修行过程,所有人都可以神识去探看,但是叶星的*也没有什么特别,就没有人关心的,每个人的房间都设有隔绝阵的。

    为了不被打扰了*,叶星设置了自己改良版的隔绝阵,效果是任何人都没法窥视他的*过程,其实天符门的人没有任何的想法,每个人晚上修行都是这么做的,隔绝阵可以防止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