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已经多次进出大唐帝国了,天京城却是第一次来到,早就听说过,天京城是这个世界上规模最大、建筑最宏伟、规划布局最为规范化的一座都城。

    大唐立国数万年,天京城从未受到战火的波及,其核心建筑全都是数万年历史的,不同于其他城市,这是一座由规划开始,所有设施都是缓慢建成的,最好的设计,以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施工,历经千年才全部建成的超级巨城。

    天星国的宋城是大都市,有人口近八十万,整座城是在大平原上建起来的,而天京城是围绕着几座大山头,面积比宋城大上十倍。

    天京城内有江河,有湖泊,有无数沟渠,有高达到10丈的高大城墙,24个城门,人口高达三百万以上,几乎集中了大唐百分之一的人口。

    天京城从其营建开始,就有极为详细的规划布局,城有三层,外城住平民,内城住贵族,最中心是以城内的天子峰为核心的皇城,三城层环、布局对称、街衢宽阔、坊里齐整、形制划一、渠水纵横、绿荫蔽城。

    最重要的是,天京城依据天象星辰位置布局都城中宫城、皇城与郭城众坊里,体现着天人合一与君权神授的神秘色彩,远在数百里之外,都可以看到一股强大无比的紫气环绕。

    叶星曾经看到过天京城的简略布局图,以他现在的水平,当然,立即就明白无误的知道,天京城就是一个超级大的阵法,数万年前,规划设计此城的人,绝对是天才的阵法师。

    跟随着人群走进了天京城,沿途道路全是笔直的大道,人头涌动,无数的人涌向巨城,象叶星这样的修士也比比皆是。

    叶星知道,天京城肯定有无数的修真高手,所以,他把自己的九成以上真气和内力,都藏在了空间戒里,仅显示为炼气期七层的散修,他的这样的隐藏修为的方式,即使是元婴高手估计也是看*的。

    城门有驻守的士兵,最低都是先天境五层的高手,但没有查验任何人的身份,随时都可以进出天京城的外城,而且无论什么国家的人,都一样的没有人在意,叶星就看到了无数奇装异服,形象各异的各种人等,表明大唐帝国是极度的开放和豪迈。

    事实上,天星国的宋城也很不错,但与天京城一比,就不值一提了,就是天地之差距啊,单单方圆数千平方里的聚灵阵法,就是奇迹,更不用说内城,皇城的强大的阵法保护。

    在宋城,其实只有皇宫才有防护阵,天星军取得管治权之后,也就是叶星才把政府机构所在的十二座建筑设置了防护阵。

    进了天京城的城门,到了外城,叶星立即就感到了这里的非凡之处,原来,天京城里面的灵气比城外浓郁十倍,明显的说明,天京城本身还就是一个超级巨大的聚灵阵。

    虽然天京城的外城还不是*的圣地,但一个数百万人的大城,有如此的灵气,说明了这个城的地下肯定有灵脉,而皇城的那三座高峰,肯定就是灵气最浓的地方,那绝对就是*的圣地了。

    天京城并没有入城费,但是据介绍里面的东西是绝贵的,没足够多银子,肯定是不能在里面住下,而且,可以肯定,因为此地的灵气充足,天京城也是修真者之城。

    一般的平民,根本不可能在天京城生活的,一切的东西都昂贵无比,虽然他们可以随时进出天京城,但那些消费绝不是平民能支持的。

    其实平民都是住在城外数十上百里外的小镇上,镇上的物价只有天京城的三分之一,至于房子之类,那就是只有天京城的百分之一了,叶星呆了一年的长风古镇,就是天京城外的数十个小镇之一。

    宋城的繁华,与天京城相比,也是叫花子与天仙美女的差距,唯一让叶星还有点自傲的是,宋城,现在已经用上了电,道路有电灯,许多家庭用上了电器,而且是生气勃勃的。

    天京城虽然保留长久历史的形式,所有建筑俱是很古老并且残旧,可能长时间缺少变动,城里的人也没有活力,路上的行人都是紧绷的脸,连小孩也一个个活得很是压抑,失却应有的童真。

    过于沉重的皇权威严,长过长久辉煌的历史,也使得天京城在威严中透出一股腐朽之意味,没有了生气,实在来说,天京城是权贵的天堂,与平民无关的。

    叶星找到了外城比较贵的栈住下,一天就是二十两银子,叶星一次性给了二百两银子,准备住十天,只是房费,不包括任何的其他服务。

    看这里出入的人等,明显的,能在这里住的,几乎都是修士,或者就是很有钱的主,以叶星的眼光,已经发现有多个筑基期的修士住在这里。

    伙计把叶星带到位于后院的一间石室的房子,并给了叶星一个令牌,原来,这还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隔绝阵,因为住有很多修士,都不想别人打扰,所有房间,都请阵法师布置了简单隔绝神识窥视的阵法。

    对于强行窥视别人的修士,在这里会被认为是严重的挑衅行为,就要面临对方的决斗挑战了,天京城里有明文的法律规定,禁止修士在城中有任何的武力和法术争斗,挑战都是在城外举行的。

    在天京城是有皇室李家的元婴修士存在的,至于皇家卫队的普通士兵至少都是先天境的,卫队的将领全部是武王,可以说,在天京城从来没有任何人敢违反法律的。

    天京城也因为灵气浓郁,阵法的运转并不需要额外的灵石,任何简易阵法随时可用,所以一些高级的栈有隔绝阵并不奇怪,布置阵法是天京城的一些小宗门获取利益的主要业务,宋城由于没有什么灵气,修真之人也不多,自然不可能有此服务了。

    叶星进了房间,用令牌激发了原有的隔绝阵,立即自己在里面设置了一个最高级的隔绝阵,并用上了高级灵石作为运转的能源,其他修士绝对不可能看到他的情形的,就是金丹修士也不行。

    当然元婴级别高人,应该是轻松看穿这一切的,只是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元婴修士会如此做,根本没必要的。

    元婴级别的老怪物,相信皇城里会有,但未必其神识就可以覆盖到外城来,那可是极度消耗神识的,而神识的损耗可是极难恢复的,也没有什么针对性的灵丹可用。

    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些食物,吃喝了一番之后,就躺下休憩,他来天京城其实也目的,主要是来游历一下这座天下闻名的巨城,然后也找一下有没有什么机遇。

    那种丢出一张符箓,立即把自己传送到数十里之外的高级符箓,天符门根本没有,五个高级符的画则,都是没有验证过的,叶星来到天京城就是想搞到高级符纸、符墨、符笔,最好是可以购得那种高级的符箓,至少对于那个传送符,他就很想获得。

    其实,在天京城,叶星还是有多个熟人的,当年一齐去大元上林城去参加修士物品交易会的八个同伴,当时有了解过,住在天京城的就有四个,分别是岳林,阿不伦勇,阿不伦霞兄妹,韩奇,都是没落修真家族的传人。

    只是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当时没有刻意的结交,现在自然也没有必要去联系了,而且在这数百万人口的大城,找一个人岂是容易的事。

    叶星充分休息之后,就开始了每天必需的*,自从他掌握了天符*之后,他的所有动作都依据身躯为天符的原则,进行姿态的调整,那样的*,效率会提高很多倍。

    天京城的外城的灵气就比叶星在漠北小山谷,要浓郁一点了,叶星调整身姿就自然而然的修行起来,也因为这次的*给他带来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