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在自己的房间,很快就入静了,并自然而然的摆出了身体符文的姿态,这样的姿态其实就是一种高效的吸收炼化灵气的方式方法。

    栈的上空,很快就有一个灵气小旋涡,象是小型龙卷风一样,根部却是在房间的叶星头部,灵气旋涡经过叶星头顶的百会穴,如长虹吸水一样,直接旋入了叶星的体内,沿任脉进入了丹田。

    灵气到了丹田,很快就被丹田的白色光团吸收,神识浸入其中,过滤纯化压缩成极小极小的一滴灵液,最后汇入真气液流之中,沿着经脉的流动起来,叶星的真气也在这种流动中壮大起来。

    灵气化为真液过程虽然极慢极慢,积累的过程也以年计算,但只要一直过样努力*,总有一天会达到阶段的顶峰,只是时间会是很久很久,现在有了身体符文的高交往率,至少可以加快五倍的速度。

    当然,修士如果没有突破境界的灵丹,就可能卡在某一阶段的顶峰,不能够下一阶段,但无论叶星如何的努力,现在看来,至少也得数年的的努力,才有可能达到筑基八层的顶峰。

    叶星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方式方法的特殊,搅动了附近的灵气的运行方式,在这个栈周围引起来灵气的流动和旋转,虽然不是肉眼可见,但只要修为达到筑基的修士,立即就可以感觉到这种灵气的旋转变化。

    其实在长风古镇,叶星的*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外界的灵气的变化了,只是那里是没有修为太高的人,所以对于这种的特异的灵气旋涡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叶星自己也不曾知道。

    在天京城就完全不一样了,炼气期修士随地走,筑基修士也很常见,就是这个“仙来”栈中就有两位的筑基修士居住在此,一男一女两位筑基修士,立即就感觉到了灵气的变化,中断自己的*,打开房门,跃上了屋顶。

    两人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个有数丈方圆的灵气旋涡在快速的把附近的灵气,全部旋转吸入一个房间之内,然后就消失了,就是说有一个修士正霸道的把附近的灵气全部自己独吞了。

    一男一女两个修士都有筑基一层初阶的修为,相互并不认识,但是对望一看,都对那个房里的那个修士极为不满,同时也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会引起如此的灵气变化。

    灵气旋涡却是越来越大,吸引力也越发强大,很快邻近的一里的灵气也被搅动起来了,不但是筑基修士可以感觉到,连炼气修士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所有人都出来望向灵气搅动的方向。

    灵气的极大的波动,马上引了外城管理者注意,作为“东四门”的主管,肖靖尘是一名武王境四层的将军,神识方面也是一名高手,并不用任何人汇报通知,立即就运起轻功之术,转眼间就从自己的官署消失,出现在了“仙来”栈的屋顶。

    肖靖尘对着那一男一女的修士,脸色难看,沉声道,“你们知道是什么在此胡来吗?”,要知道修士虽是可以在天京城*的,但是决不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的,这是严重的违规,必须要严惩的行为。

    两人不敢隐瞒,忙摇头,指着那个灵气旋入的房间,道,“回禀大人,应该是一个不知规矩的修士在此*,如此大的动静,大约是特殊的*所致”

    肖靖尘脸色阴沉,伸出手来,运起内力对着那个房间就是一掌拍出,“啪”的一声,打在了防护结界之上,只见一阵的电光闪烁,那个房子没有任何的变化,“波”的一阵灵力反击,邻近的数个房间却是全部摧毁了,几个赤身男女的大喊着冲了出来。

    叶星也被这一拍惊得中断的修行,他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透过防护阵,还是见到了一个习武的高手,正对着自己设置的小型防护阵再次出手。

    又是“啪”的一掌,接着又是电光扭曲,灵力反击冲向那个出手者,那人反应很快,端立不动,伸出左手,凭内力拍散出来的灵力攻击,而拍散的灵力却攻向身旁的那两个筑基修士。

    两名修士也伸出手掌,迎向攻来的灵力,只是灵力反击还是很强,两人只是感到一般极大的力量汹涌而来,根本顶不住,两人把真气护身,然后侧身让过,两人也被打迫跃下了屋顶。

    叶星知道麻烦了,马上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让自己皮肤脸色显老,变是一个中年的炼气九层的修士,撤去了防护阵,隔绝阵,一脸无辜的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附近的所有修士都包围过来,一看房间出来之人才是炼气期九层的修为,马上就愤怒了,全部恨恨的盯着叶星,尤其是一男一女的两个筑基修士,对于自己刚才的狼狈极为恼火,如果不是有一个将军在此,他们可能就上去教训这个该死的小辈了。

    肖靖尘脸色也是难看,冷冷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搞什么?你不知道在天京城搞出事了,就是修士也是死罪!”

    叶星眼扫了一下四周,已经大概的就了解了,立即对着肖靖尘躬身一拜,一无所知地道,“回这位将军,我在房间内静修,根本不知发生何事?”

    旁边的人,一个个象是在看戏,都是脸露讥讽,那个男筑基修士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搞出如此大的麻烦,一句不知就完事了?”

    肖靖尘对着赶来的几个士兵,道,“进去搜查,把东西全部取出来”,眼睛却盯着叶星,如果有任何的反抗,肯定就是雷霆出手,一击杀之了。

    叶星没有任何的反抗,把进出房间的令牌抛给一个城卫军的士兵,两个士兵进去,很快的取出一个阵盘,几个阵旗,还有一不大的却是鼓鼓的布包。

    肖靖尘看了一下阵旗,阵盘,脸色忽然有一些的变色,一把取过,仔细端详起来,半响,斜眼望向叶星,喃喃的道,“有点意思,如此品质的防护阵,确是高明!”

    肖靖尘虽然不是修真者,但是也是见识多广之人,对于修真法阵之类的也是见多了,在他的寓所,就有高级阵法师布置的防护阵。

    肖靖尘指着布包,道,“打开包袱”,一个士兵立即解开包袱,里面是一大叠的银票,应该是数万两,全是大唐著名的大唐商号的银票,还有几件换洗的衣服,抖开衣服,掉出来一本古书。

    另一个士兵弯腰捡起那古书,交到肖靖尘的手上,肖靖尘随手翻看,古书封面无字,里面的内部却是宋文字写成,肖靖尘脸色立时一变,把书合上,对着士兵道,“把人带回去!”

    几个士兵,立即抽出兵器,指着叶星,其中一人取出脚镣,直接就锁在了叶星的双脚上,叶星根本不敢反抗,只是口中小声的喊,“大人,所谓何事呀?本人并没有犯什么事呀”

    所有人都笑了,城卫军将军要拿人,还须要给你讲理由,真是无知,这个中年修士就是一个在深山里不出门数十年的呆子,在天京城,只要有怀疑,根本无需理由,杀了也没有人过问的。

    武王境三层的将军,叶星是不在意的,他之所以不反抗,主要是他没有什么把握可以极短的时间,离开天京城,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元婴修士的,一个神识就可以覆盖方圆百里的,他是不敢冒险的。

    叶星一直注意着肖靖尘,对方的所有变化全部看在眼里,他不明白,这个将军翻看到那本古书后,为什么会如此的表现。

    那本古书得来很多年了,就是当年从东海郡的那个黑煞的书房中得到的修真密笈,也就是缥缈宗的传承密法,叶星当年就是靠着这本书入了修真的门径的,只是一本初级的修真法门,后来一不再看了。

    放在布包中,是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而做的,其他的物品全部在空间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