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引起栈的损坏,只须赔偿损失即可以了,但是,这个炼气期修士却被带去城卫军的官署,那就很是奇怪了,说明,城卫军的将军认定此修士是有问题的。

    栈的老板根本不敢向城卫军要求什么的赔偿,只是弯腰目送六个士兵拉着那个修士就走,头都不敢抬起,半响之后,却吩咐伙计,给受影响的住重新安排房间。

    叶星被带回了东四门城卫军的官署,还是半夜的时分,天京城却是有些许光亮的,只有几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叶星当然是不怕的,这里很靠近城门,他要跑,只须十几个呼吸间就可以冲出城外,这个武王境四层的高手,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且有狙击枪灵器在手,除了元婴修士亲来,否则根本不可拦住他的。

    叶星被带到官署的审讯室,肖靖尘挥手让士兵出去,然后拿出一个令牌,激发了隔绝阵,然后坐在大桌的后的椅子上,右手拿着那本古书,盯着叶星,严肃之极。

    肖靖尘冷冷的问道,“姓名,来历,到天京城的目的,说一下”

    叶星老老实实的说道,“我叫叶明,安信郡的散修,到京城是想购买一些*的物资”

    肖靖尘冷冷的道,“你说谎!你来自天星国,是一个间细,混入天京城有什么目的?”

    叶星不以为然道,“大人,我不可能是间谍,你可以派人去查证,安信郡很多人认识我的”

    肖靖尘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可以遮掩过去?你看一下”,说完,翻开手上的古书,“这是宋文写的,你以为别人是傻子?”

    叶星淡然道,“我们安信郡与天星国相近,多年前,我从一个宋国来的修士手上得到此书,有宋文之书籍,不代表就是天星国之人吧。京城中有无数天星国来的各式物品,难道有这些物品之人都是间细?”

    肖靖尘双目微眯,盯着叶星,冷道,“我说你是间细,那么你就是间细!那怕我现在杀了你,你就是一个死人,根本无人过问!”

    叶星脸色不变,也是盯着肖靖尘,不再言语,心中却是冷笑,只要你动手,你马上就是一具死尸。

    见叶星一声不吭,肖靖尘停了半响,又道,“你说一下,你如何得到这本古书的,那个修士的样貌如何的?”

    叶星想了想,才道,“那还是我小时候的事了,已经有五十多年了,在安信郡的一个小山村,来了一个受伤的修士,我家接济了他几顿饭,他就以此书相送”

    肖靖尘脸色沉沉,轻快的又问道,“那人的样子是如何的?”,声音里有一丝的紧张。

    叶星想了好一会儿,道,“那人头发很长,口阔目大,象只蛮兽的,身材很矮”,接着把那个死鬼黑煞的样子描述了一遍。

    肖靖尘没有说话,半响,脸色缓和了,才又道,“你*的*是那人所传?”

    叶星点头道,“是的!那修士在我家住了十天,伤势稍好之后就离开。他看我资质还行,虽然没有收我为徒,但是把他**的口诀传给了我”

    肖靖尘哦了一声,冷冷道,“我看你的资质也不行,五十多年,才到如此的境界!”

    叶星讪讪道,“我没有*资源,因为*了那人的*,也不敢加入其他的门派,当年他就说了不能再加入别的宗派,数十年散修,有现在的炼气期九层的境界,我已经很努力了”

    肖靖尘不再说话,盯着叶星半天,忽然道,“天之道,缥缈不可知,然则静心以达,无为而索求之.....”,说的竟然是宋语。

    叶星吃惊的看着肖靖尘,张大了口,半天无语,肖靖尘背诵竟然是《缥缈灵诀》开头的中的一段,指了指古书,怔怔的盯着肖靖尘。

    肖靖尘点了点头,道,“我也是缥缈宗的弟子,传你*之人,是我的师兄!”

    叶星无语了,世上还有这么凑巧的事?自己只是随意说一下,竟然与这人有关?!

    叶星反应很快,脑子一转,立即躬身拜倒,说,“见过师叔!”

    肖靖尘坦然接受叶星的礼拜,道,“你是我缥缈宗的传人,我确是你的师叔!你师傅后来有没有出现过?”

    叶星连忙道,“我当时才5岁,从那时起再也没有见过师傅,那本古书,我是凭师傅留下的解读口诀,三五九七,自己参悟的”

    肖靖尘点了点头,道,“三五九七!没错!你一个散修,能*到此境地,也算是不错了。四层之后的*,没有口诀,你是如何*的”

    叶星睁大了眼睛,道,“师叔,你是说,这本书还包含后面几层的*口诀?四层之后的*,我是自己参悟,不断累积之后才达至的。”

    肖靖尘翻开第一页,道,“没有后面的口诀,你竟然还是修到炼气期八层,你很不错。其实,还是那几个数字,不过是倒过了读,就是“七九五三”从头一页开始解读。”

    叶星看着第一页,从第七个字开始读,然后是隔九个,五个,三个字,果然是可以读通的,想来当年黑煞还是留了一手,没有把后五层的口诀留给他,应该是想他的徒弟钟汉明,或者会放过他,没想到钟汉明,根本没有此想法。

    《缥缈灵诀》确是叶星修真的开始,只是后来,叶星另有奇遇,得到太虚宗的*,但他还是凭自己的超级头脑,对*进行了修改之后才*的,能有今天的成绩,不全是*的缘故。

    叶星问道,“师叔,能否告诉我师傅的名讳,还有缥缈宗之事是如何的?”

    肖靖尘想了想,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才轻声道,“你师傅叫林岳峰,我叫肖岳明,缥缈宗是宋国的淇北郡一个隐世小门派。大约六十年前,大唐帝国的三个金丹境的高手,突袭了我们隐在深山中的门派,只有我们师兄弟两人,得宗门长老的掩护逃脱,其他人都战死了。”

    肖靖尘停了一会,又道,“当时我们还年轻,修为有限,分开才得以逃了,对方可能也没有在意。后来,我加入了大唐的一个小习武门派,改为习武,不敢显露原来的*的*”

    叶星恨恨的道,“偷袭我们宗门的人是什么来历,总归得找机会报仇”

    肖靖尘冷然道,“其实,我们不知对方是什么人,只是对方的口音,让我认定了是大唐帝国之人,直到有一次,在天京城,我再次听到了其中一人的口音,才知道其一个是大唐李家的修士。”

    叶星道,“师叔,你为何能成为天京城的守门将军?”

    肖靖尘道,“我知道了对方是大唐李家的修士,就千方百计地加入李家,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才是守门的将军而已,要报仇是无望了”

    叶星道,“师叔,是那三个人,我先记下来,说不定,有一天,我们就寻到机会呢”

    肖靖尘道,“那三人中的一个叫李朝宗,是李家的长老,住在内城,另两个不知道。”

    叶星道,“没关系,只要知道一个就可以了,说不好,有一天就会落到我们手上呢?”

    肖靖尘点头道,“我现在已经八十多年了,我在武王境四层,理论上还有70年的寿命,我会找到机会的,一定会的”

    叶星道,“师叔,那三人为什么要灭我宗门?”

    肖靖尘道,“各国为了自己的强大,会暗中派出修士去灭了敌对国的小宗门,这样可以减弱对方的势力,也可以收集更多的资源,只是这些行为都是暗中进行的。其实数千年来,宋国已经有无数的宗门没落了,很多就是大唐,大元的动的手脚。”

    叶星暗叫麻烦,萱月宗很可能早已在大唐的目标之内了,上次大元的两个金丹修士前去东部大草原,可能就是这么做的。

    叶星先下手为强,用超级杀器让上林城夷为平地,令大元再无行动,不代表以后不会,更不代表大唐帝国不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