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想了想,道,“想来那些大宗门,因为有元婴修士,所以没有受到袭击。”

    肖靖尘道,“是的!其实宋国宗门也会暗中出手的,只是力弱,也无法对大唐的势力有太大的损伤。千百年来,俱是如此,修士之间的争斗更加的无情,修真门派的存亡,也是常事。”

    叶星点了点头,心中想的却是,要尽快回去一趟,要再次升级天星军的各分部的阵法保护,更要升级萱月宗的宗门防护。

    肖靖尘把古书还给叶星,道,“叶明,把后五层的*悟透,进入筑基后,找机会混入内城,如果寻到机会,夺回我们的传承。我们缥缈宗还是有金丹期的*的,只是被抢了。我入不了内城,除数十年前的一次,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李朝宗”

    叶星点头道,“我现在才不到60岁,只要有好的资源,突破筑基就有200岁,还是有时间的,我们先把仇恨记下来,找机会吧”

    肖靖尘取出了一个小袋子,应该是一个空间袋,道,“这里面有一些*的资源,你尽快离开天京城,找一个无人地方,尽快突破筑基,然后设法进入内城,只要寻到机会,一定可以的,我不相信百年也没有一次机会!”

    叶星摇了摇头,并不接,道,“师叔放心,其实现在我有足够的资源”

    肖靖尘道,“我改了习武,修真数十年不再接触了,现在已经无法进行了,你师傅没有再出现过,说不定也已经没了,你是缥缈宗的唯一弟子了。”

    叶星点头道,“知道了,我会记住李朝宗的,必定会为缥缈宗报仇的”

    肖靖尘道,“不用急!这些资源给你吧,这空间袋也是宗门的传承之物,金丹境的*被抢了,里面是我们的一些其他的典籍,主要是炼药、制符、炼器的杂学,当年我师傅交到我手上,就这些了。你一定要拿着,你是唯一传人了”

    叶星推辞不过,只得接过,道,“师叔,我现在还是个阵法师,要获得资源并不太难。”

    肖靖尘笑道,“我知道,我看了一下就知道了,你的阵法水平极高,一个简单防护阵都可以经住我的全力一击,说明你阵法修为真的不错。我也有信心,你会进阶更高的境界”

    叶星道,“我这次来天京城,就是想找到一些高级的阵法的书,或者购买一些防身的符箓,法器之类的”

    肖靖尘道,“你等会儿,从我这里离开,出了天京城,几天之后,易容再从其他的城门进来,不必再来见我,你进入筑基之后,有机会再来见我。”

    叶星道,“知道了,师叔有没有别的吩咐?”

    肖靖尘摇头道,“记得如非必要,不要来见我,我还在设法打听另外两个仇敌,只是一直没有线索。”

    叶星把古书放入了空间袋,然后把空间袋系在内衣里面腰间,又拿过自己的布包,把放在地上的衣服收拾了一下,依然是一个常见的小包。

    叶星把防护阵的阵盘,阵旗,令牌及阵图交给了肖靖尘,道,“师叔,这是我炼制的最强的防护阵,你设置在自己的寓所,金丹境的高手,也无法短时间的攻破,还有*之力。只须加入中级的灵石就可以了,对了这个阵盘可以激发一个无定向传送,最远可以达二百里。”

    肖靖尘眼睛一亮,点点头,不气的收下了,对叶星道,“我不去送你了,你跟卫兵出去吧”

    肖靖尘打开禁制,对着外面的士兵高喊道,“带出去,不必为难此人,赶出城门即可!”

    一个士兵弯腰打开叶星的脚镣,然后,两人过来押着叶星出去了,一直到了东四门,到了城门口,其中一个士兵对着守门的卫兵道,“将军说了,不许此人再来城中!”

    叶星被赶出了天京城,一直向东南方向的一条大道走,夜路上基本没人,不知不觉的用上了轻功,几乎是飘浮起来了,行进速度就很快了。

    叶星没有什么思虑,只是一味的走着,主要回想一下那个肖靖尘的话,叶星虽然还是相信他的,但还是习惯性的回忆一下对方的所有的话,看一下有没有漏洞。

    走到了天亮,前面出现了一排延绵的红*山岭,山顶基本上是光光的,只有山脚下才是树木,可以看到山岭下的有个小镇,他曾看过地图,知道,这里是天京城外八十里,一个叫马头的小镇。

    叶星进入了镇里,在一个早开的店家要一份的早点吃了起来,还要来了一壶酒,其实他是不必吃喝的,但昨天的事蛮郁闷的,第一天去天京城,玩没玩,看没看,就被赶出来,实在不顺。

    如果不是那个便宜的师叔,自己也许就得有一身骚了,虽然可以逃出城门后,立即远遁,但如果是高手还是可以追上自己的,如惊动了元婴修士,那就完蛋了。

    叶星现在才知道,自己因为躯体姿态成为天级符文的缘故,*的时侯会引起灵气*动,这是一个大大的麻烦呀,躯体符文是修行的一个极为有用的密法。

    以天地为符纸,躯体为符文,这才是极端高明的*方法,但是会引起很大的灵气震动,只能在远离人境的地方进行,还得极度的小心。

    前面一年多,之所以没有发现,主要是当时还没有入门,二则是天符门所在的长风镇灵气缺乏,并没有显现出如此厉害灵气波动,当时只觉得吸入灵气和体内转换成真气的效率提高了很多,没想到还会如此大的外在影响。

    叶星吃完了早点,打听了一下,来到了一个栈,包下了一个最豪华的房间,先是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叶星现在也不敢*了,一丝神识监视着外面,其余的神识存入了空间戒中温养,神识的使用之后会疲惫,在空间戒中,有浓郁五行之气,可以慢慢的恢复。

    一直到真正的没有*,睡到了下午,叶星才睁开了眼睛,先是在房内布了一个隔绝阵,他才把肖靖尘给的空间袋拿出来。

    这个空间袋的容量很小的,只有一个立方丈,放点日常生活用品是可以了,大型大件的物品,根本放不了,叶星把里面的所有物品倒出来。

    物品真的不多,只有三本不太厚的皮质古书,大约一百块中品灵石,一件手掌形状玉块,几件兵器,多个空玉瓶,还有几封信件。

    叶星拿起了一本古书,又是辞不达意的宋国文字,叶星当然知道这是密文,三五九七,七九五三,解读了几句,果然是*口诀,是筑基期的*。

    叶星取过另一本,上面不是密文的,记载的数个增强修为的丹方,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的各有一个,另两个突破筑基丹和破金丹的丹方。

    叶星没有仔细看,还是看出了筑基丹和自己推衍的丹方,颇不一样的,可以肯定,每一个宗门都有自己的不同的传承的。

    最后一本古书,则一本炼器的手册,上面记载了十三种灵器的修制方法,最高也就是中级的灵器,其实也就是在器械上刻画各种法阵的技术方法,叶星其实早就掌握了。

    掌形玉牌,一面刻的是一座山脉,另一面是“缥缈宗”三个字,应该是缥缈宗的传承的掌门令牌,看来肖靖尘是让叶星成为了缥缈宗的宗主了。

    叶星也是明白的,肖靖尘改修武艺,只有炼气几层的修为就散失了,现年岁已高,无法再修真了,叶星其实还真的就是唯一的传人了,自然也就是宗主了。

    叶星阅读了那几封信,是肖靖尘的师傅与别人的来往信件,从中,了解到了肖靖尘的师傅是缥缈宗主,修为却是不太高,只有筑基七层的修为。

    缥缈宗真正高手,是宗门的三个长老,那金丹境的*,应是在长老们手上,被袭杀了之后,*也被人抢夺了。

    叶星苦笑,无端端的,自己成了一个隐门的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