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源宗应试本是习武的宗门,但是历代也吸纳修真者,组成一个利益的共同体,才能在此小镇里独霸一方。

    如果这就是他们的所有高手,那么可以肯定这个小宗门,在叶星手中可以随手覆灭,强抢其锻体*也是可以的,只是没有必要吧。

    倒不是叶星有多么的道德高尚,他只是想了以最小的代价去达成自己的目标,还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用了最轻微的神识来扫描,把整个小镇都全部的仔细的搜查了两遍,竟然没有惊动这个武源宗的任何一个修士,从而叶星也可以肯定这里真的没有象样的修真高手。

    叶星最想了解的武源宗的《混元金刚功》,如他所想的一样,是有人*的,而且有好几个人在*此功,但是应该太难、太苦的缘故,并没有太多弟子修此锻体*。

    经过连续几天的暗中扫描观察,叶星确认了三点:一、这个《混元金刚功》确有其独特炼体效果,非常好;二、武源宗内现在只有少数人在*此功;三、此*应该是极为痛苦的过程,他已经看到了几个修此*的弟子,被人用铁棒反复的抽打身体,还要服下刚猛的药剂。

    经过反复分析,叶星认定了两个修为最高的人,一个是先天九层的中年男子,已经完成肉体表面的锻炼;另一个是炼气七层的小老儿,修为还要高深上一些,叶星决定从这两人中找到突破点。

    在等了几个晚上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叶星在那个中年男子的房里,直接制住了他,先天九层对于叶星来说,来小婴儿没什么区别。

    叶星先是设置了隔绝阵,然后开始审问这个人,此人很怕死,在叶星的威胁之下,就把他会的口诀全部背了出来,叶星用笔记录下来,然后,让他自已写出来,并说,如果有不一样就杀了他。

    中年男子真的很怕死,并不敢乱说乱写,于是叶星就得到了《混元金刚功》的前五层的口诀。

    叶星把自己记录和那人写的口诀,进行了对照,没有什么不同,就把那人打晕,撤去阵法后就离开了,这一切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个宗门连基本的阵法保护也没有。

    几天后,同样的手法,叶星制住那个炼气期的小老头,同样的得到了《混元金刚功》前七层的口诀,据两人交待,《混元金刚功》是九层的,只是后面的两层已经失传了。

    《混元金刚功》效果是非常好的,但是此功*太痛苦,成效也缓慢,还得是意志坚定之人才能坚持,两人已经*数十年了,只算是入门而已。

    叶星把口诀从头到尾,研读了几遍,并问了一些*此功的几个问题,老头并没有隐瞒,解释自己对于修此功的见解。

    叶星也随手用笔记录下来,想了想,还是打晕小老头,撤去阵法离开了,返回到栈。

    第二天,叶星在武源镇上买了很多的食物,习武的器材和药材,并没有离开太远的山林里,神识扫描后确认并没有人,挖了一洞开始*这个《混元金刚功》炼体*。

    叶星不走远,是怕所得的*有问题,为了可以随时回武源宗去查证,说不得只能去公开强抢了,肯定也是可以的。

    叶星先是花了几天的时间来推衍这个*,又和天符*中的以躯体为符的*合在一起来,没有想到的是这两种*竟然天然暗合的,这让叶星大喜过望。

    原来《混元金刚功》除了用各种物理的方法锻炼肉体之外,主要是用药剂来缓解和修补肉体的损伤的,而身体天符的各种姿态,其实也是一种身体自我的保护的一个方式,两者结合,应试是可以减少这种肉体的伤害的。

    叶星就在山上住了下来,花了三个的月的时间把个炼体*重新推衍修订了一遍,也是融合天符功的要诀,让身体在极限中锻炼坚韧,但依然保持极好的柔性,还减轻肉体的伤害。

    全新炼体*,除了自己*外,也是为两女和祁明准备的,所以叶星决定自己炼成后再回去教授给三人,甚至萱月宗的所有弟子,也是可以*,坚强的体魄是极为重要的。

    叶星三个月的时间就呆在武源镇外山上,一边推衍炼体*,一边自行的*,整个过程其实是非常的痛苦和无聊的。

    有了天符功和混元金刚功的组合,自己试完了,根据女子的身体结构的不同,还要修改为女人也适合的方法,过程就更加的不容易了。

    但是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那种痛苦真的太让人不堪忍受了,用铁棒不断的抽要自己的全身,这样的自残行为,真的不想让两女去做,也不符合人性。

    每天大量的时间让肉体的锻炼之中,又要让其放松还要是休息,然后用真气和丹药修复,最后还要从细节中把对女人来说很难很痛苦的对自己的鞭挞的方式改为适合的方式。

    *的每一个细节方式,叶星都是自己先修一遍,然后推衍出新的方式,重新修上数百遍上千遍,这样找出高效有用的核心技巧,以及配制合适的锻体药剂。

    幸而叶星推衍出来的这些动作就是就是符合天符中的人体符文,非常有利于真气和肉体的*,他不敢在此离小镇不太远的地方修真,但是锻体就完全无碍的。

    三个月不停息的尝试和设计,终于把一套全新的炼体*自已创造出来了,这个融合天符功和金刚功的宗旨,又加上了叶星自己利用身体机能知识和实践,算是半路创新的*。

    不同于多少层的*,这是一套分为十二个等级难度的锻体技巧和真气运行、灵药配合的一系列的完全的解决方案。

    此方法在有人指导和训练下,任何人都是可以做到的,更重要的是可以速成的,当然如果没有灵药的配合,你的身体就炼废了。

    叶星把这个炼体*命名为《天体运动》,意思是符合天地自然规律的强身健体运动,此*是没有年龄修为限制的,任何人都可以*,只是须要相应的灵药的配合。

    叶星自己也没有修成《天体运动》,只是自己把所有姿态都尝试了千百遍了,还得要经过岁月时间的积累,也许数年、数十年之后,就会达到那种传说中的钢铁躯体。

    叶星把*创造出来,又整理成书,自己还按照书的要求方法,尝试了无数遍,才最后定稿,他又花费了十几天时间,把最新的数万文字、数百个图画和五个配合丹方,都详细的记录在本子上,才算是成书了。

    前面一年多的画符,让叶星的绘画技巧技能有实质性非凡进展,这本图文并茂的《天体运动》实在是叶星的顶尖水平的创作了。

    三个月的流汗和运功,皮套厚衣服破损了十数件,皮手套、皮靴也坏十几双了,头发和胡子也没修整过,叶星成了野人一样,如果被人看到,绝对就是一个人形的动物。

    在山谷里,叶星找溪流把全身洗干净,幸好空间戒中还有天星国出产的香皂和洗发水,刮净了胡子,把一头长发束起来,唐人的装束穿起来,才离开了这个无人的小山。

    这里其实离天京城也不远,叶星决定扮作一个书生再去天京城玩了几天,上次想要找的灵器,传送符的想法没有实现,还是要再去寻一下,找不到嘛,也可以去大吃大喝了几天的,实在太想念城里的舒适生活了。

    三个月的高强度锻体训练,他的身体是坚韧了许多,绝对比之前有巨大的进步,单单身体机能他就超越那些武王了,只要再更多的时间他的身体可以媲美武帝,而且躯体的进步也是无限的。

    天天丹药和大量的肉干再熬的汤,其实已经难吃死了,叶星决定要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不能让自己野人一样的活着,那样太虐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