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天要深夜了,李然就直接邀请叶星去其家中暂住几天,叶星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就去了栈把自己的包裹拿上,跟着李然向内城走去。

    因为有李然的令牌,进入内城,守卫也没有过问叶星的身份,从河面上的长桥进入内城,来到了里面,叶星立即敏锐的觉察到灵气要比外城要浓郁得多。

    两人走了一段路,到了内城中的一座大宅院,叶星才知,李然还是大唐皇族的子弟,而且应该是那种地位比较高的皇亲,李然还是亲王的儿子,现在虽然还没有封爵位,但是作为亲王的唯一儿子,以后至少是一位亲王。

    李然的父亲,睿亲王是当今大唐帝国的皇帝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与皇帝从小关系还不错,本可以住在皇城的,但是睿亲王还是更乐意住在内城,比较自由一些。

    李然从小修行,是皇家的天才,只是极少在天京城的外城出现,外人不知道而已,但是在皇族内部,李然是李家老祖都关注的后辈。

    李然二十一岁就炼气九层顶峰,同时还是先天九层的习武高手,这是天才中的天才,现在只是一时没有突破机缘,最近从皇城的*密地出来,回家来暂住的。

    李然在自己的院子里安排了叶星的住处,根本都不带休息的,因为都是修士,喝着美酒,就着美食,畅谈不已。

    叶星看了一下这里奢华的摆设,精美的设计,也是极为欣赏的,他还看到大副的风光照片挂在了墙上当壁画,这当然出自天星国的东西。

    两人因为话题很多,自然也就更加的欲罢不能,叶星对于天文地理知识极为感兴趣,而关于人与自然的事物的构造,那是李然最热心的。

    叶星也没有藏匿自己的见解,例如,人体内部构成,生命起源,自然选择,生命进化之类,大方的给出了惊天的见识推测,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神创人的说法。

    叶星是坚决不承认有神灵存在的说法,反正那怕是元婴高手,也算不得是什么神灵吧,只是能力强一些罢了,也没听说过,元婴老祖就创造过什么生命和神迹。

    李然问道,“叶兄,你说生物因为生存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去要适应环境,因而创造出自己的新技能,我是认可的,但那只是术的改进,原理上是没有什么创新的。你看刀还是刀,和五万年的刀顶多的样式变了,鸟还是鸟,并没有变成其他生物,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

    叶星道,“刀还是刀,但是制作刀的原料却是变化的,这就是创新了吧,以前用青铜,后来用铁,现在用上不会生锈的铁铜合金,构成原理也变了,你看刀锋双侧开糟,加上了护腕。至于鸟,现在鸟的能力也依然进化之中,鸟也可以用石头砸开果实来进食,这就是进化,不是神创造的吧”

    李然默默不语的思索了好一会,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这难道不是神灵,在指导创造新事物,新技能吗?”

    叶星说,“有机会,你去天星国看看,无数的新生事物创造出来了,听说,天星国有汽车,比马跑还快,那本身就是人能力的进化啊,当然就是新技能吧,不单是术的变化,原理上也全新的吧。难道天星国的神灵会这些,而大唐的神灵不会?”

    不等李然回答,叶星补充道,“你听说天星国的那种创新,是神灵创造出来教给工匠的?还不是无数工匠不断的尝试,反复的试验,持续的改进而来吗”

    叶星指了指壁画,继续道,“这肯定不是神灵所创吧?!”

    李然点了点头,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停了一会,才道,“我还是不明,如果我们的**都是前人创造,后人持续改进的,不是神授予的,那么是谁一下子凭空创造出了*的,为何我们还是比不上前辈呢,至少我创造不出全新的修真*,按理说来,应是后人比前人厉害的呀!但我也从未听说过,有谁创造了新的**?”

    李然的一串长篇疑问,让叶星也蒙了,一时也不知如何的回答,思索了半天,才道,“大约一开始只有一套的简单的*,不断的改进,多方向的进化,一代一代之后,就产生新的*,慢慢的就面目全非了。你大概也发现了,我们*任何*时的各种词汇都是一样的,这也解释了,修行*其实基于同源的”

    李然点头道,“也许吧!对了,叶兄,你如何看天星国?”

    看对方转移话题,却没想到对方要谈天星国,叶星直接道,“我虽没去过天星国,但是听说,也是到天京城才听说的,其凭着术的发挥,已经创新了万物,国力强大,民生富裕,制度优秀,以后肯定是一个强国!”

    李然摇头,道,“叶兄,你出自隐世门派,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天星国。天星国已经是天下第一的强国了,实话说,数十年前,就是超越大唐了,现在国力更是远在大唐之上”

    叶星道,“我从隐门中出来数个月,都是听说的,对于天下大事,也没有太关注,还真的不了解,你来说一下”

    李然道,“大唐当然有大量细作在天星国,我们对于天星国也是相当的了解的,事实上天星国除了无数先进武器外,国力极强,民间也极富,现在人口也快追上了大唐了。除了高级修士的数量,可以说任何方面都超过了大唐了”

    叶星哂然一笑,道,“我们派出几个高阶修士,有什么厉害武器又有什么用?一个高级修士顶他一千个士兵!”

    李然道,“错了!天星军现有的武器,对一般的修士来说,是秒杀,高级修士也根本顶不住,如今他们的枪炮火器也性能更加厉害十倍,他们还有作战飞机,作战机车,根本就无需任何的道路,就可以对我们进行攻击,根本无从抵抗!”

    叶星道,“不会吧,大唐就不能仿造他们的火器?我们万年的帝国,人才无数,就不能仿造出来吗?”

    李然道,“当然,我们现在也仿造了很多火器,只是生产很难之外,性能与对方也相差极大,核心的技术,偷也偷不来,根本无人懂得。”

    叶星不以为然道,“不会去把对方的关键人员掳掠过来吗?”

    李然点头道,“我们当然这么做了,那些被掳来的人,根本无从知道真正的核心机密,只能说说大概,根本无法造出一样的东西来。一个火器就数千个工序,根本不是十个八个就可以了解全貌的,也没有一个知道全貌。单一个高性能火药配方,据说天星国中就根本没有知道,全部人都是只做一道工序的。”

    叶星道,“我们的天才那里去了?分析不出来吗?”

    李然道,“真的分析不出来,我们炼药大宗师老祖亲自出手,也一无所获!根本不是什么灵器,但是威力在我们所知的灵器之上”

    叶星很想结束这个话题,道,“反正天星国也不敢对大唐如何的,还是说一下大元和南蛮吧”

    李然道,“也是,我们大唐至少有十位元婴老祖,天星国再强又如何。大元帝国,现在进击西域,据说这数十年,又灭国无数,国土又增大了一倍。近数十年来,他们也改变的策略,开始收容并纳被征服的部族,文化、国力也都持续增长之中,现在国力人口都追上来了。”

    见叶星听得专注,李然道,“大元比较有开拓精神,大唐太守旧了,只想活在过去的荣耀里,根本无进取之心,这几个月,我天天去外城,了解越多,越不敢相信,原来我们已经不再是世界的中心了”

    叶星哦了一声,盯着李然的脸,严肃地道,“那么,你认为哪里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真的有中心吗”

    此问题已经存在叶星底数十年了,从小就很想知道的,才一直没有相关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