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然摇头道,“不知道,真的,我也很想知道。那怕是从极西之地来的商队之人,也不知道,只说从极西之地,来到天京城,走走停停的,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太可怕了”

    叶星愕然,眼睛睁老大老大的,根本不相信,“不可能吧,二十多年?!”

    叶星才不相信大地有这么大,普通人走路虽然慢,也不至于要近二十年,太夸张了吧。

    李然也是不解的,怅然道,“从大元传来的,据说,在西域之人的传说之中,在极西之地,才是大地的中心,那里有数个强大的万年帝国,附近有一座延绵无数里的山脉,把大陆分成了两半,山脉的另一边也有同样广阔的大地”

    叶星讶然了,连忙问道,“难道世界真的这么的大吗?那么天地有尽头吗?”

    李然道,“我问了无数人,没有答案!也许我们有机会后出去走走,也许一辈也不会有答案的。叶兄,你有没有想去外面走走?如果可以,我们一起去!”

    叶星道,“我才出来数个月,还得*有成才能出外的,宗门不允许我走远的”

    李然道,“叶兄,你们是什么宗门?可以告诉我吗,以后我们可以相约一起出外”

    叶星摇了摇头,道,“宗门规矩,不可以说!”,又转移了话题,道,“那么,那个南蛮之国,如何?”

    李然道,“据说南蛮,长时间的休生养息,国力也是蒸蒸日上,天性好斗,已经基本上统一了大陆南部了,也幸好,南蛮不断的牵制着天星国的发展,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要打上一仗,天星国的国力也大量消耗于南部。要知道,我计算过,一粒子弹,都要十两银子的”

    叶星微笑不语,他当然不相信一粒子弹要花费十两银子,但这是天星军对外的宣传罢了。

    接着,两人又讨论起诗词文学,还有天下人物,都是李然多说,叶星静听,但也觉兴趣盎然,非常的愉悦。

    两人天天花前月下,都是把酒欢谈到了深夜才休息,第二天又接着聊,象是一对情侣一样。

    直到第五天一早,叶星早早起来,收拾好后来见李然,准备要告辞。

    李然一定要挽留,还带叶星去拜见自己的父母,叶星只好给两位长辈各一瓶丹药,作为拜礼。

    李然的父母早就听下人汇报了,自己的儿子招待了一个年轻人,两人投缘,在院中住了四天了,对访也是很好奇的,但并没有去过问。

    现在睿亲王夫妇一见英俊洒脱的叶星,也就喜欢了,尤其是李然的母亲,一下子就要认叶星为义子,说是要把自己的小女儿介绍给叶星。

    叶星当然不肯,说自己家中已有妻子,从小就在一起的夫妻,绝不可能抛妻另娶的。

    尽管这样,李然的母亲反倒说叶星情怀高洁,更是喜欢的不得了,眼睛都是放光的。

    睿亲王不同,他一眼就看出叶星的卓越不凡,一出手就是价值万金的高品阶灵药,那可是不得了的,衣着虽然平凡,但是那股出尘神气是天生的,绝对是大有来历之人。

    作为皇亲,当然不差钱,但是这样的极品灵药那就不是用银子可以买到的,心想,这个叶长明,英俊洒脱,确实是一个人物,并不比自己儿子差。

    大唐皇族李家,本就是大唐最大的修真家族,在各大势力中都有李家的人,皇族中就有强大的元婴修士,所以叶长明优秀不假,但也不会让睿亲王多么的重视,关键是叶长明的来历不明,灵药虽珍贵,反让睿亲王要暗暗留意的。

    但,他并不以为叶长明有什么企图,对大唐皇族有想法那绝对的是找死,顶多就是攀点交情罢了,当然叶长明如此厉害的年轻人还是让人欣赏的。

    在睿亲王夫妇的极力挽留之下,叶星又住了下来,每天有空就和睿亲王、李然父子两人交流,收获也是巨大。

    叶星和李然住在一个院子中,天天聊天,相互交流各自所学,叶星也把一些不太敏感的*,拿来和李然共讨论,都是武技,这样一些数千年前的失传武技,还加上推衍,叶星也没有什么好珍藏的。

    李然果然是天才,习武修真,一样不差,如现在李然也是一个先天九层的高手,同时也是炼气九层顶峰的修真者。

    据李然讲,大唐皇族中有规定,所有人不论男女都要*,所有有修真资质的人必须同时习武,所以大唐皇族真的是人才辈出的。

    想起三十多年前,叶星曾在漠北遇到的那个老头,也是大唐皇族的人,当时就是武王境的高手,但因为没有修真资质,在李家很是不得意,干脆年老时离家流浪去。

    当时李老怪可能就有百多岁了,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想来可能早就不在了,不过也说不好,武王境一般来说有150岁的寿命。

    皇族李家除了家传技艺厉害外,还把自已的子女都送到三大宗门去*,把三大宗门和李家绑在一起,所以李家可以长达万年的长期统治大唐。

    李然是李家新一代的天才子弟之一,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和训练,学识,技艺都是出色之极,叶星也从中学到了很多,尤其是李然所特有的*,虽然不能传授,但看多了,当然也是有所得的。

    睿亲王追问叶长明的来历时,叶星就说自己来自隐世家族,不便透露,也就遮掩过去了,但是其透露出的高深武艺招式及内力表现,其实还真的是大唐的某一门派所特有的*。

    叶星又把自创剑法使出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定式,却是极为精妙而且威力强大,王府中的高手也根本不是对手,往往几招之间就被叶星制住。

    叶星再使出小空间中得到的,一个三千年前死去高手的拳脚功夫,确是失传已久,没人见过的武技时,睿亲王父子是完全相信了叶长明来自大唐的隐世宗门。

    睿亲王对于叶星还是很放心的,让儿子和叶星交好,并让叶星随时观看自已的藏书。

    叶星能看到了许多的古本,多是古代的文献和文化,和习武不太有关的,但是这也是叶星其实最想了解的,对于什么*,他倒是根本不在意。

    而睿亲王看到叶星全力在研究上古文献,更让他相信,叶明确实出自隐世门派。

    睿亲王认定,叶长明二十岁就达到武王境,那是绝对的天才中天才,他极度希望,通过和叶长明的交流,让李然了尽快的突破武王境。

    在这个方面,叶星完全无比的坦诚,直接指导李然在习武之中的一些细节,以及内力运行积累上的细节问题,完全是超越李家传承*的,也就半个月不到,李然就有明显的进步。

    而叶星指导了李然几个身体符文的动作之后,李然的修为效率更高了几个小层次,让睿亲王更是吃惊异常,也更加的证实了叶长明的来历。

    叶星自己也习武,也是坦然的让人观看,都是些睿亲王父子所看不明的奇怪的姿态,父子两人尝试着摆相同的身姿,极难,极为难过,但是效果很是非凡。

    叶星更多的时间是用来研究参考文献资料的,他无比厉害的脑力,一目十行还能过目不忘,每天都要看十数本书,并且还能记得。

    一些极为重要的东西,叶星也摘录下来,睿亲王对于叶星的好学也无比的高兴,经常拉叶星进行详谈,能听到叶星的天马行空的想法,李家父子也是惊为天人,实在是大厉害了。

    睿亲王这个王爷是名高实无的,虽是大唐皇帝的亲弟,但是皇家是无情的,顶多也是一个闲散无聊的人,根本就是无职无权的。

    睿亲王本人也是修士,但是资质不太行,只到了炼气七层的水平,*不成,后改习武,也成就不高,还是在先天九层卡住了,早就失去了进阶的想法,倒是相当的喜欢舞文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