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进阶到筑基九层,极大的消耗了他的灵药和空间戒中的五行灵气,他一个人的消耗就是数十个人的总量,而且还得是五行同时进行,这种消耗真的太可怕了,一般的超大宗门估计也受不了的。

    现在,叶星变得很穷了,剩下资源的不多了,背后还十数个修真的人,还有数百学员,更有数千数万相关的人员,可都是需要很多很多的*资源的,他觉得也很头痛了。

    要知道,天星国是一个*资源极度缺乏之地,灵石和灵药都很少出产,出产的都是品质低下的,从小空间带出来的大量高品阶灵药,在他们没有节制的使用下,已经所剩无几了。

    叶星陪着秦静萱一起住了十天,每天指导夫人和弟子们的*,然后又离开了,叶星开动飞机,花了半天的时间回到了萱月宗。

    叶星准备在萱月宗再呆上一个月,对于各人的*再次进行了一些纠正,然后再次远游,需要外出寻找资源了,而且一直呆坐*,已经难以让他有丝毫的进步了。

    那些低品、中品甚至高级灵石,现在对叶星来说都是无什么作用了,事实上,他设置的高级聚灵阵都可以达到低品灵石的浓度了,但对叶星没有价值。

    这些年,“夜鹰”在一直在帮着萱月宗搜集各种合用的资源,但是实在是经费大部分用于“夜鹰”本身的建设之中,而且修真所需的灵石,灵药都是极其昂贵的,也真不是他们能够收集的。

    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叶星空间戒中满满的各种灵药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小部分,已经不能让学员和以前的老兄弟随时都可以得到高级灵丹了,秦静萱只能用便宜的药来配制,效果是差很多的,那怕用上提炼的技术,效果也是不太好。

    叶星返回大草原,没有半分的休息,马上就去观察考究各人的*过程,果然也发现了许多人的修行,是有点偏差的,没办法,各人资质不同,细节都是要自己摸索的。

    每一天,叶星都要指导数十位学员的修行,幸好他的大脑是真的好用,而且这些学员的问题,他都曾经历过,他的眼光是极其到位的。

    叶星五行同修,同时远高于众人的神识修为,所以一眼就看穿所有人的问题,并能马上根据各人的体质状况,推衍出一套完全的解决方案,因而萱月宗的众人进步都极大。

    对于叶星又要长时间外出,秦馨月是极度的不满了,连带叶母,一双儿女也极力反对。

    秦馨月不满道,“我都多少年没有回家了,早就想找时间回去看一下,家中的人都大变样了,老人们还能活几年?你一走就几年,我们回家探亲都没有机会。”

    叶星脱口而出,道,“你们随时可以回去的呀!”

    秦馨月恼怒道,“你说的轻巧,我们现在修为敢带两小孩离开这里吗?萱月宗的安全,我们自身的安全都没法保证!”

    叶星挠了挠头发,说道,“嗯,你们出外,我也不放心,你们的实战能力真的不行,所有的法术也就半桶水”

    秦馨月道,“我们一直苦修,又没有机会实践,当然法术生疏。三十年了,我们没有回过一次家,这次你一定要陪我们回家去一趟。”

    叶星点点头,确实,修真无日月,但是三十多年,人间早已换了天了,于是打通了秦静萱的电话,要她明天过来,一起去越国省亲。

    从电话中,也传来了秦静萱惊喜万分的声音,接着又有些呜咽,她想到了已经年迈的父母,虽然也知道,他们还是身体健康的,但分离真的太长久了。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秦馨月对叶星说,“我的资质,比之姐姐和祁明都有很大的差距,很难追上的。小紫和晓明都进展很快,日后肯定超过我。”

    叶星无奈的点了点头,说实话,秦馨月的资质确是四人中最差的,灵丹吃了不少,但是进步最慢,叶星思索了无数的办法,都是不太见效。

    秦馨月抱紧了叶星,羞红着脸说,“我想过了,我要再生一个孩子,以后可以多陪我几年。”

    两人结婚多年,作为修士,夫妻生活却是很少的,不能说是冷落,只是真的夫妻单独的时间太少了。

    叶星想了想,紧紧的拥抱着秦馨月,极力的闻着她的体香,说,“那我们努力吧!”

    第二天,秦静萱从小山谷中传送回来,叶星带上两位夫人,两个子女,开动自己的坐机,前去桃花岛省亲。

    叶母年事已高,也受不了飞机的那种高空高速,对于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来太难受了,所以没有一齐前去,而且年纪太大了,叶星也不想其劳累。

    叶星驾驶的飞机一路也没如何的休息,只是在旷野无人之处,暂停一晚然后出发,一家人一起出外旅行,这还是第一次,除了叶星,其他人都兴奋异常。

    每个人都是修真者,对于高空缺氧之事,早有准备,而两个小孩从小就被严格的训练敛息的方法,所以一点问题也没有。

    跨越海洋的时候,叶星让飞机飞得很低很低,两小孩就兴奋的不得了,从未见过大海的人,对于蔚蓝大海都是极为迷醉的。

    于是,叶星把飞机停在一个无人的小荒岛停留了三天,让两小孩子玩了个够,直到两小孩对于无边大海,只留下无聊的感慨,再也没有兴趣了,才起飞。

    为了不惊动别人,叶星是深夜才出现在海港城的附近的山上,收拾好飞机,然后一家人慢慢地走向城中,天大亮才进到城里。

    没有惊吓到任何人,一家人先去了秦静萱的家中住下,拜见父母兄弟,虽然多年没见,但由于有叶星给的灵药,家里的老人也健康。

    两女其实是有经常寄信回家的,星月物流已经遍天下有设点了,在越国也有分布设点。

    对于叶星一家的突然出现,还是秦静萱一家上下还是兴奋异常,几乎是全都返家,连带外嫁的女儿,独立门户出去的兄弟,全部回来了。

    天星国多年前就出产有照相机的这款产品,大量的流向世界各国,现在照相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越国其实离东海郡很近,早就普及使用此产品了。

    两小孩对外公外婆的模样是知道的,而秦静萱一家人的大合照,两小孩的照片,相互也早都看过无数遍了,所以一家人并不觉得陌生。

    在秦静萱家的欢笑了一整天,尤其是叶星两个俊美的小孩是同辈中最小的两个,让秦静萱一家的大小宠上了天,叶小紫,叶晓明年纪虽小,却是比同齿的小孩辈份高两辈,又是修仙的人的后代,当然也就太受宠爱了。

    傍晚,叶星一家再去秦馨月的家,两家其实不远,隔了几条街道而已。

    叶星一家之所以傍晚去秦馨月家,主要是不想惊动人,秦氏姐妹在越国也是著名的人物,是仅有的修真者,说是仙子也可以的。

    叶星更不能在静萱家呆着,还必须当天就去另一家,这是基本的礼仪,回家省亲来了,当天不去就太失礼了,也会让秦馨月不爽的。

    结果,叶星一家五口,在秦馨月家一住就是十天,无论如何的就是不让走了。

    那边秦静萱父母兄弟姐妹就不干了,上门来抢人了,一群六七十岁的人,竟然大声的争吵起来。

    叶星一家人只得苦笑,幸好还只是两家,如果....叶星也是一额汗。

    在海港城住了一个月,叶星一家人才悄然离去,没有惊动越国的国主,当然国主是知道的,但不敢来打扰仙人。

    越国现在是天星国的一个海洋附属国,对于天星国的一切都很清楚,但是叶星一家在天星国却是默默无闻的,但国主还是知道一点点叶星的情况的。

    天星军就是从东海崛起的,当年叶星是东海城卫军的统领,这并不是什么秘事,在越国高层也是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