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主要话题是讲了一些工商业防垄断,以及农业科技化的设想,木子朗听了半天,并没有任何的决断,只是同意三天之后召开一个内政部的专题会议。

    三天后的内政部会议上,叶星提供了三个长篇的提案,第一个是关于垄断问题,第二个关于农业问题,第三个关于文化管理问题。

    内政部十位主要官员,拿起了摆在自己位置上的提议案复印件,仔细地读起来,木子朗对叶星的想法三天前就交流过了,但也是第一次阅读此三份提议案。

    半个时辰之后,所有人都读完了三份提议案,都没有说话,眼睛都望向了总统木子朗,等着他的讲话。

    木子朗在各人的脸上都看了一下,半响之后,才道,“在座各位是各主要行业的管理人,叶先生的提案也看完了,现在大家先审阅第一个议案,各抒已见,不要有任何的顾忌”

    关于垄断,叶星提议,天星国的所有企业,对外可以去经济战,但内部决不允许垄断,阻碍新技术创新,必须扶持所有的中小企业的发展,必须充分市场化竞争,不能让企业成长得过大,大了要强行分拆。

    大型企业必须予以分业拆分,不得有专营之利,建立以股权为核心的股市交易制度,让全民参与的股权分配利益,以及以收入所得进行合理调节。

    本以为自己的提案很是高明,一定会得到众人的支持,结果,结果完全出乎叶星的意外,所有人的发言,没有任何一个人同意此议案。

    内政部的众多官员都不以为意,认为现在国内状况良好,所有制度运行良好,个别企业强大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不接受也不认可叶星的提案。

    哪怕总统木子朗也不支持叶星的意见,认为国家现在发展良好,各行各业高速发展,人民得到实利,不能也不要轻易的改变现有行之有效的制度。

    听说各人的发言,听着听着,叶星脸色就沉下来了,宋国原有的保守本性又返回来了,天星国再次从高层开始保守了,不由得心里冷冷的。

    其中一位内政部官员并不认识叶星,即使曾听说过叶星,但对叶星是没有什么尊敬的,很不耐烦的道,“我天星国的制度已经有效运作了四十多年,为什么要更改,又要如何改?要出了问题怎么办?”

    叶星内心十分的恼火,从来没有人如此的质疑自己的,但还是强压下来,心平气和的道,“你们想过宋国数千年来,为什么一直是个弱国?国小,人少,还是人笨?”

    那位官员不气的道,“宋国如何能与天星国比,我们天星国人民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如此有效的,完美的制度,也只有聪明的天星国人民才能制定的”

    另一位官员也道,“宋国之所以弱,就是因为制度不好,人民穷困,宋家没有进取心,我们天星国立国数十年,全力开拓进取,岂是原来宋国可比?”

    又一位官员站了起来,大声的道,“天星国一切完美,根本没有任何国家可比,也根本不必做任何的改变,那些大企业也是从小发展到大的,难道养大了,养肥了就要宰了,这是违法的,我们一切提议,本身必须合法吧?!”

    一个一脸正义模样的人,也站了起来,有点不屑的道,“这种看起来为民众着想的议案,其实根本就是乱国之议,当然也根本不可能得到国会议员们同意的,通不过的”

    除了木子朗一言不发之外,十位官员,全都发言反对,而且讨论根本停不下来,顺便把叶星的提案贬得一文不值。

    叶星已经没有听下去的兴趣了,看来天星国数十年的奋斗,又要走回宋国老路了,只不过是上层换了一批人而已,如果不下定决心进行改变,天星国肯定会彻底偏离自己的初衷。

    叶星想了想,今天不会有好的结果了,轻声的对木子朗道,“此议案先搁置,讨论一下另两个议案吧”,木子朗点点头。

    木子朗大声的咳了一声,双手向下压了压,让众人的议论声停息下来,道,“现在讨论叶先生的第二个议案!”

    第二个议案是有关农业和农民的,所谓,无粮不稳,一定要把农业稳住,可以大量的出口粮食,农产品,提高相应的价格,让农民得利,事实上近年来天星国的农业效率是提高了,但农民本身的收入却是没提高的。

    结果,明显的,内政部的官员们,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出身农民,本身就是自己有大量产业的人,对于提高农产品价格的提议,直接就不予同意。

    有人直接就说,“我们天星国的以工业立国,农业就由其他国家来做嘛,市场可以交换得来的,为何要自己生产?还要提高农产价格,那最低层的平民如何生存?”

    叶星的心已经冰冷了,关闭了自己的听觉,不再听了,接下来,第三个关于文化导向管理的议案也就胎死腹中,根本没有任何人支持。

    内政部会议散会了,叶星和木子朗单独又聊了半天,当着木子朗的面,叶星把议案的细节再次的整理了一下,又加了自己一些新的设想。

    叶星快速把设想写成了新的四个相关的方案书,一是关于加强农业地位相关政策,二是关于防垄断的立法和执法设想,三是关于股市的设想,四是关于文化*的导向细节规范。

    方案书交到木子朗手上,叶星严肃的说,“以上四个方案书,你们内政部经过细化讨论之后,必须形成相关的法律后,缓慢的推进执行,不得有误!”

    木子朗点头,他多年在内政部工作,对国内的形势一清二楚,对叶星预见性的制度安排,其实是很明白的,但现实是极难推进的,如今是要考验他决心和魄力了。

    木子朗不太自信的道,“星哥,有极大的困难呐,你的第一、二个方案是要动我们老兄弟的利益了,现在他们是真正的经济大佬,不是轻易能动的,且在众议院,他们也有最大的话语权”

    叶星严厉的盯着木子朗,说道,“不要忘记当年为民执政的理想,你是现任总统,要用霹雳手段,如有不顺,通知唐小山,杜尚两人,他们会代表我来处理。”

    事实上,木子朗没有李依山和梁志宏的强势,对于叶星要求五年之内推行这些政策,他是没有信心的,更没有底气的。

    现在最大的既得利益者,都是当年的老兄弟呀,看来最后只有那两个叶星的代言人才能推动。

    叶星的担心现在慢慢变成了事实,兄弟们一手努力创造的新国家,新制度,很快就陷入固有的利益框架中,演变成新的一群统治者,那就完全违背了自己原先的意愿了。

    只是他的方案书还有效吗?还有人愿意听自己的话吗?

    第二天,叶星去了天星军的总部,与参谋部的核心人员见了面,对天星军的军事科技发展,也作了一些部署,希望在现有基础上更进一步。

    叶星给出了喷气发动机的设计图,还有超长波通信,雷达技术,导弹技术,激光武器等等的相关的概念原理和设计方案,指定要秘密研究,先行制造,缓慢改进。

    叶星检查修改了各处的防御阵法,灵石还是主要的激发的能量,但防护阵的能量罩,已经可以用强力电能代替了灵气了。

    对于天星军,叶星其实还是满意的,但还是坚决的要求参谋部,详细研究现实情况,把一切阻碍发展的条条框框,固有的利益,思想,法律,制度要进行自我的改革,一定要解放所有人的创造力,永恒保持天星军的强大。

    对于天星军的军权,叶星特别强调了军令统一,永远把军权拿在自己人手上,还要马上在各个方面,培养*人。

    四十年的高速发展,天星国真正的国富民强了,不是面貌一新,而是翻转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