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叶星一副难以处理的神色,两人也对望无语,确实任何宗门都是要生存的,他们作为长老也是要不断的消耗资源的,宗门力弱根本无力再提供足够的资源了。

    半响,紫玫道长也皱眉道,“天星军让平民生活美好了,但是却让八大势力没有了收入的来源,现在连基本*资源都没法获得了。国内本就没有资源,到别国去,又是要交换的,现在各势力根本断绝了收入,如何去获得资源?”

    叶星既是愕然,然后而又了然,确实八大势力数十年没有了世俗政权的供养,已经积蓄了巨大的不满,也就怪不得暗中与大唐大元勾结了,如果没有圣教老祖的威压,估计早就反了。

    当然,也是因为天星军有极强的战力,任何势力对上枪炮也是只有灭亡,但绝不代表他们就甘心自己宗门越来越式微,估计他们现在也忌恨圣教,因为就是圣教老祖当年劝说他们同意放弃世俗权力。

    天星国提供了无数的挣钱机会,但大势力的高层肯定是不会经营的,更没有什么挣钱的能力的,现在他们基本上解散了外门的势力,但是内门还是有不少弟子,这些人的*资源却是断绝了来源了。

    叶星脑筋转得极快,一下子就想透了其中的关窍,看来,对各大势力,天星军也得提供一些资源来供养,否则那些人内心的不满是不断的积蓄了,现在就已经是洪水般了,看来随时要爆发了。

    看来一些人要暗算圣教老祖,要反叛天星军,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计划了,只要没了圣教老祖的制肘,他们有实力马上翻天覆地,推倒重整天星国的政权秩序。

    尽管天星军当然是不怕的,也绝对有能力*任何势力的反扑,只是这样好吗?天星国数十年的建设会不会毁于一旦?况且谁就能保证天星军内部就没有八大势力的人呢?

    叶星刹时万分怒气引爆了,一股极大的威压从身上扩散出来,瞬间就弥漫了数十里方圆的地方,连带寒风也停滞了,两人惊恐看着叶星,没想到叶神医竟然是如此可怕。

    古震和紫玫,满脸震惊看着叶星,同时两人心底暗暗全神戒备,不知叶神医为何突然翻脸了,难道是要对付自己两人吗?

    半响之后,叶星又平静下来,真气神识一收,定睛看着两人道,“两位,我明白了也了解了,各方势力没有了收入来源,忌恨天星军剥夺他们的特权。但是只要他们的人加入了天星军,拥护天星军,那么自然也就得到了天星军的资助!但是,如果与外国势力相勾结,侵害我天星国人民的福祉,那么天星军,只有让其灭亡!”

    两人点了点头,道,“我们相信天星军有能力做任何事!你们也得到圣教老祖的支持,任何势力都不敢正面的反叛的,暗中动作却肯定也少不了”

    事实上,古震手上这样的灵器枪,两人相信金丹顶峰修士也并不能避开,即使是元婴修士也得小心,天星军只要有数十件如此的灵器,可以灭掉天星国的任何势力。

    叶星轻蔑地道,“圣灵宗如此的强大宗门,天星军能灭其所有外门势力,还去大唐把其总部毁于一旦。你说,我天星军能不能对付八大势力?”

    两人再次惊得合不上嘴,原来圣灵宗二十年前彻底封山,当时据传是因为地震,*竟然是天星军的杰作,还是深入大唐境内去作战,还根本无人知道,实在太可怕了。

    两人一阵阵的发寒,立时也想明白,想来,当年,圣教老祖要八大势力归顺天星军,其实是保护他们的数千年的传承,根本不是为了支持天星军,因为天星军根本不怕任何势力。

    经过数十年的建设,现在天星国国力天下第一,天星军更是无比的强大,根本不容八大势力有任何的想法,所谓修真者,在天星军看来也就是稍大点的肥猪兽而已,在高科技武器面前,也是被秒杀。

    叶星明白两人的想法,淡淡地道,“只要查有实证,我天星军,数个时辰之内就可以铲平任何一个势力,所以希望他们真的有自知之明。”

    叶星手一转,两手上又各自出现一支灵器枪,与古震手上一模一样,望着两人,微笑道,“天星军有一支数百人的暗卫军,全是装备如此的灵器枪,专门对付修真者,实话说,只要设计恰当,元婴修士也是死!”

    两人惊到无语了,内心却已经认同了叶星的说法,事实上,没有看到叶星轻易杀了大唐大元两个金丹修士之前,他们两人是绝不会相信的,但现在却完全相信了。

    叶星盯着两人,道,“两位,宗门回不去,圣教也回不去,散修更不是长久之计,我天星军十分欢迎和期待两位的加入!”

    古震和紫玫对望着,没有说话,呆了半天,真的有半天的时间,终于还是点头,紫玫道,“叶神医,我们愿意加入天星军!”

    叶星非常高兴,马上取出两块璞玉,指尖一点灵火冒出,不断璞玉炼烧,很快变成晶莹剔透两块美玉,在两美玉上分别刻画了几个字,还有一个专用的阵法,并在上面写两人的名字,这就是萱月宗的命牌。

    叶星分别交到两人手上,道,“你们分别点上一滴真血,就成为了萱月宗的太上长老了。”

    紫玫愕然道,“萱月宗?不是天星军吗?”

    叶星笑道,“天星军是世俗的军队,萱月宗是修真的宗门,专一为天星军培养*人的宗门,也是圣教支持下创立的,所以你们还是回到圣教了,不过是曲线返回。”

    后面的半截,叶星说的是假话,就是扯一下圣教的大旗,但是两人也无法求证,两人倒也没有丝毫的怀疑,觉得这才符合事实,没有圣教的支持,天星军如何可以长期执政?

    两人不再犹豫,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了玉牌上,精血渗入其中,一阵的莹光闪烁之后,就没有了任何变化,两人感觉了一下,玉牌与自己神识相连。

    叶星取出一份地图,道,“两位太上长老,萱月宗在东北大草原,离这里其实并不远,你们可以照地图找去,只要给出玉牌,自然就有弟子帮你们安排一切。”

    紫玫接过地图,古震也一起看,萱月宗在漠北与草原郡的交界处,离大北极冰原不过数千里,还真的不太远,两人十天半月就可以达到。

    叶星手上变出了一个超长波通话器,按了几个键,很快通话器传出声音,正是祁明的声音,“师傅,你现在在哪里?”

    叶星对着通话器,大声的道,“祁明,我们萱月宗有两位新加入的太上长老,过段时间就会返萱月宗,你们要以师礼待之,把最好的*资源拿出来,让两位太上长老挑选!”

    祁明兴奋的声音传来,“太好了,我们宗门实力太涨啊!师傅放心,我知道的。”

    叶星道,“两位太上长老的名讳,分别是紫玫道长和古震道长,其他的你不用理,要安排得妥当!”

    祁明道,“知道了!师傅路上小心!”

    叶星当着两人和祁明联系的,都听得清清楚楚,两人吃惊的是数千里之外能语音通话,还相当的清晰,实在太厉害了。

    两人知道天星国科技极为厉害,但是如此的联系工具,还是远远超出了两人思维,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世上真的有神器吗?

    叶星手上又变出了两个通话器,一人一个交到两人的手上,带有神秘的口气道,“这是超远距离通话器,十万里之内,可以随时联系,是天星军最秘密的灵器!”

    两人珍重的接了过来,又看向了叶星,不知如何的使用,实话说,他们还是太震惊了,根本没想到如此的神器,叶星就送给了两人。

    神器啊,自己竟然得到了传说才有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