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响之后,古震取过放了冰灵晶的玉瓶,把九颗小小的清灵丹放入其中,交给了叶星,叶星倒出了三粒,拿出一个玉瓶放好,又把装有六粒清灵丹的玉瓶给了古震。

    叶星道,“你收好备用吧!我们用了六颗雪莲子,还有三颗,还可以再炼一炉的,只是辅药没有了”

    古震把最新丹方和三个雪莲子交到叶星的手上,道,“师傅,你收起来,以后集齐了辅药,再来炼制,你肯定有方法保存三颗雪莲子的!”

    叶星点了点头,手上又出现多出了一个玉瓶,里面也有一小粒的冰灵晶在瓶内,把雪莲子放入其中,然后两个玉瓶从叶星的手上消失了。

    两人看到东西在叶星的手上出现和消失,并没有太惊讶,因为两人听说过一些特别的空间袋也有此功能,不过两人的手上空间袋需要解开绳子,有点点麻烦,而且容量也不是很大。

    叶星道,“两位是萱月宗的太上长老,回去可以写封信给圣教,把大唐大元的阴谋说一下,至于那些内奸吗,没有实证,你们就不要过问了,他们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两人点头答应,把各自己的东西收拾放入空间袋中。

    古震问道,“师傅,你现在不回去吗?”

    叶星摇头道,“我刚刚出来三个月,准备去一下极西之地采购一些*资源,只是顺便来冰原看一下而已,萱月宗离这并不太远,你们先回吧,我已和祁明打了招呼了”

    紫玫从自己的空间袋中取出一本书来,道,“叶长老在冰原上安全是没问题的,就是还是要小心一些,北极有些特别强大的灵兽,我这有一本详细介绍的古书,是紫月宗的前辈所著,对你应该有用”

    叶星接过古书,略一翻看,果然书中对北极冰原有较详细的介绍,远比自己在天京城李家看到的要详细的多,连地形图都有,怪不得两人这么快就找到雪莲子的生长地。

    古震也取出了一本书,倒是新抄写的,道,“师傅,这是数千年前,灵药门前辈在北极冰原,得到万年冰髓的地形图,有详细的介绍,你如果呆的时间长,就去找一下,那东西不是冰灵晶,但是也绝对是好东西”

    叶星倒不会气,也接过来,略略看了一下,收入空间戒中,道,“两位长老就先回去吧,我再向北探索几天,如果没有收获就去大元的西都,应该没那么快回宗门的”

    两人点头,紫玫道,“那叶长老小心,保重!”,两人把空间袋挂在腰间,然后跃起就消失的雪地之上,两道人影向南面而去。

    叶星向两人的方向挥了挥手,拿起了指南针,也轻轻的舒展了身体,整个人就漂浮起来,向更北的方向掠去。

    以两人的修为,大约二十天就可以返回大草原的萱月宗,一切都安排好了,祁明是个人精,一切都会安排好好的。

    两人金丹境二层的修为,又有灵器枪,还有萱月宗的枪炮,萱月宗更是稳如磐石,叶星就更安心外出了。

    天还无比耀眼的亮,地还是一律的白茫茫,走着走着,就累了,慢了。

    叶星取出紫玫道长给的古书,一边走一边看,这是一本手书的笔记。

    书上记载的是紫月宗的先辈在北极冰原的见闻记述,讲到了这位两千年多年前的紫月宗前辈,因为*资源的匮乏,曾去北极冰原寻找资源的经历。

    此紫月宗前辈,是一位元婴境一层的高手,他自认为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威胁他的存在了,所以只身前往北极冰原的北部的无尽冰洋去游历,也是历经了极大的艰辛,曾到过了北极冰原的北部边缘。

    此前辈是一个有心之人,记述了沿途的很地形地貌,及各种所见,书上记述了很多重要的发现。

    据这位前辈的记述,无尽冰洋应该离此处还有数千里之遥,那里有一片没有冰的蓝色海洋,同样的也是一望无际,只是海水的温度极冷极冷,比现在冰原上的温度还要低上一倍。

    那边蓝色的海洋是没有生物的,水由于过冷,反倒不会结冰了,当年那个前辈在那海洋边呆了一刻就马上离开了,以他元婴境的修为,也不敢在极致寒冷的地方呆上太久。

    所谓的极端寒冷而不会结冰的海洋,叶星有相当好的知识,倒是明白那是过冷水,就是由于瞬间极度的寒冷,令水都来不及结冰。

    这就是说,在北极冰原之北的海洋,其实是因为曾经遭遇了瞬间的极端寒冷,整个大洋都变成了冰冷海水,而不再结冰,应该是一种很特殊的物理现象。

    叶星从笔记上也了解到,万年冰髓则是一种因为极端寒冷造成灵气凝结而成的土属性的灵液,固然是极为珍贵,但实质上就是变异土属性灵,叶星土灵晶都有,倒不太在意。

    那前辈还记述道,去的时候,一路也是没有什么发现,却在极致寒冷的冰洋的岸边,发现了两种透明的灵性小虫,都是大概只有小拇指大小,样子象是一只只六足的虫子,极度的奇怪。

    其中的一种雪色的小虫,会吐丝,他命名为冰蚕虫,因为此虫会分泌出一种丝,水火不侵,刀砍不断,他收集了一些透明无色的冰蚕丝,后用制作了灵器无形套绳,极为有用。

    他带回了几只冰蚕虫,却在离开冰洋之后不久,还在北极冰原之上,就死了,应该是只在冰洋的边上生存。

    另一种小虫,极象是一只小小的熊兽,也是一般的水火不侵,刀砍不断,而且极奇怪的是根本不吃不喝,他命名为冰熊虫,因为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用,曾带回了两只,放在了紫月宗的库中,但是数十年都是在睡觉,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叶星有极强的,广泛的知识,知道,在广袤的宇宙空间,生命的有无数种类和形式,这两种的耐极寒耐高温的生命,其实地球上也有,海底火山,数千度的高温高压下也有生命,那些动物休眠之态,可以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不吃不喝呢。

    叶星看着倒没也太惊讶,事实上,这个世界极端环境还比球上恶劣,极端环境中存在极端的生命是可能的。

    如整个海洋都过冷冰水,他就没有听说过了,至于现在北极冰原上是零下98度,如果冷一倍,大约是在零下200度了。

    而且这个世界的生命比地球上还要极端和顽强,想来有些极端的生命样式,也是不出奇的。

    叶星曾解剖过数千种的生物,也用上光学显微镜和电子显微镜去分析,对于无数种生物的细微结构是相当了解的,他曾猜测,这个世界的生命,不单是碳基的,很可能也有硅基的生命。

    据叶星的知识,硅基的生命,其生存的温度范围就比地球上的碳基生命要广阔得多,如地球上的生命,一般就活在摄氏正负100度之内,现在看来,这个世界生命的普通的生存温度以正负200度之间。

    当然由于气压得不同,实际的上也不能简单的对比,但明显的就是这个世界有大量的高级修士,强大的灵兽,其可生存范围确实是比较宽的。

    虽然这些知识,是极其复杂的,但叶星有大量的知识储备,稍作思考,迅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叶星想了想,有点想退缩,真的有点怕的,他不认为自己可以耐得了那种极端的寒冷,事实上多走了这几天,他极为灵感的灵识,就已经有所觉察,气候温度正缓缓的下降。

    虽气温下降的不明显,但还是有下降的趋势,相信再走过数百里之后,就会很明显了,到了冰原北部海洋边,真的有可能是零下200度了。

    叶星不知道自己可以耐受低温的极限程度在哪,暂时还能抵挡这极致的低温,思索了一会,决定继续向北走上一段,如果实在受不了,就立即返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