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被四人共推为队长,叶星倒也没有什么抗拒的,只是个行动的小指挥罢了,其实也没什么约束力的。

    叶星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我们此次极西之行,有危险是肯定的,那些极西的修士也未必会欢迎我们去,很可能就少不了那些的争斗,如果我们能精诚合作,肯定胜于我们各自为政的单独行动。”

    众人点头,确实五人虽然彼此不太了解,但是总算是都来自东方,如果没有实质的利益冲突,肯定也比别人要可靠很多呀。

    停了一会,叶星又说道,“我们相互关照,相互协作,得到什么资源就按各人出力的大小分配。毕竟在外的时间,多个朋友总是好的。”

    紫璎蒙着脸,看不出表情,说道,“叶兄作为队长,你吩咐就是了。只要不是生死之事,我都听你的。”

    金七狼细声细语的尖嗓音,说道,“对!除非涉及生死,都听叶兄的安排。极度危险的事,各人自己临时决定要不要参加!”

    波塞大声说道,“完全同意!叶兄多担当一下,以后由叶队长决定行止。”

    叶星看向审实,审实只是点了点头却无言,叶星道,“那好吧!此次极西之行,希望顺利,精诚合作吧。”

    叶星转头看向波塞、紫璎,道,“你们在施展轻功的时候,可以先把部分真气存在两踝和两膝之间,其余部分存于丹田,然后要运内力来闭口呼吸,不要费心说话。”

    两人先是愕然,但立即就明白了,是叶星要传他们一些呼吸技巧,其实五人中,他们两人的修为并不差,但确实真气和内力的运用不太精妙。

    叶星让两人尝试一下,两人点头,站了起来,尝试了一下叶星的方法,在附近施展轻功,果然,按叶星的方法来做好像并不费多少真气,又让内力发挥作用,轻功展开来真的不太费劲了。

    两人反复试了几回,非常高兴,两人虽然筑基九层,但很少去习武,对于内力的应用很陌生,很缺少技巧,而且两人的内力修为真的不高,可能是因为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战斗的缘故。

    叶星还把内力训练的法门传授给两人,内力不同于真气,真气是各人不同的修真*,都是不传之秘,但内力,只是更多的训练就可以的,内力的增长其实也是可以转化为真气的,只是那需要灵气,精血,神识的融合才行。

    审实、金七狼也很感兴趣听着,两人是修真者也曾习武多年,只是现在也有点生疏了,而且自从修真之后,对于习武其实真的没有太多用心,听了叶星的说法,也才知道其实,武功对于修士其实帮助很大的。

    审实和金七狼两人之所以刚才表现的很厉害,其实完全是因为体质极好,也肯花费真气来辅助,其实他的内力真的也不是太强大的,修真之人很少关注武艺的。

    听了叶星的话,四人才知道,叶星这么轻松并不完全是他的真气修为高,而是他真的有很多技巧。

    叶星最后总结,道,“我们不可能总是用法术来解决问题吧,很多时候,其实武技就可以解决了,根本不必动用真气的”

    四人俱是点头,确实对上修士,其实也不全是用法术,几个火球,电击之类来对战,也是可以用手上的长刀,法器,还可以凭武技的。

    四人见叶星大方,也就不气了,不停请教叶星关于武技应用方面的一些方法,叶星也没有任何隐藏,把一切的细节讲解的清清楚楚,并把口诀也拿出来传授给四人。

    金七狼道,“叶兄,你习武之境到了哪个境界了?”

    叶星笑了笑,道,“应该是武王境后期了,武王九阶吧,因为没有和人对战过,不太知道自己的真实能力。但是因为我本身是修真者,神识肯定是比武王要高得多,对方的任何招式,理论上我都可以先行判断出来!”

    四人都点头,众人是修真者,神识是专修的长处,自然是比武修要强得多的,只是真正的生死比斗,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因为你的法术还未发出,武修高手已经可能攻击近身了。

    叶星是武王境后期高手,武技也研习有成,对于指导众人武技,真的足够了,当然也是胜任之极的。

    四人这才知道,叶队长不但修真修为极高,还是一个高明的武者,修为还是武王境后期的高手,他们实在想不通,何以叶霸有时间和精力进行真武同修,还两方面俱是高手。

    要知道,对修真者而言,根本不愿意浪费时间和资源去习武的,一个法术就可以致对方于死地,根本没有必要去习武的,要知道习武本身也是极耗费资源的。

    在原地休息了一个时辰,五人继续前行,此次速度没有那么快,叶星走在后面,不停的开口指导各人轻功的技艺,连审实和金七狼也得到了叶星的详细指点。

    叶星之所以这样用心指导他们武技的*,其实是因为大多数修士真的不重视肉体的锻炼,也对武技没有太上心,对于习武的高手,修士竟然也没有绝对的胜算。

    据了解世上武功高手有无数,修真高手却极少的,修真者之间的争斗其实是罕见的,毕竟那种争斗是要立即分生死的,而习武就略有不同,没有术法,更多的内力和对战的技巧。

    当然了,也因为不同的*体系,人的精力有限,真的没法兼顾,像叶星这样的两样俱修,两样还都不错的人,实在太少了。

    不过,修真之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会比习武之人更厉害,但那是得到了金丹期,才有超越武皇之能耐,金丹修士的神识可以辗压武皇的神识,从而立于不败之境。

    如果到了元婴期,除非武圣的神识也极为强大,否则武圣根本就不是元婴修士的对手了,这就是因为神识真气的强大已经超越了肉体的所能的极限了。

    当然了,真正的武圣高手,与元婴期的人对战,可能也只输于生命力和神识的差距,真正的比斗也不一定落下风。

    天星国的剑神山庄为什么如此令人恐惧,就是因为据传有剑圣的存在,但是修真体系上,剑神山庄还是让大唐三大宗门,压得死死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但如果剑圣出手,大唐帝国的三大宗门,可能也是死伤无数的,本质上来说,剑圣与元婴是同级的,只是修行体系的不同罢了。

    不同*体系的缘故,说不上谁就是一定对或错,但是习武之人天下极多,修真之人少之又少,这是真实的,修真所要求的资质太高太少了。

    此后的十多天,五人以每天数百里的速度向西行,经叶星的指导,几人的轻功真的有了明显的改进,行进间也不再那么的累了,而且内力有了增长。

    此等能行进中练功让内力增长的办法,确实让人兴奋,四人都觉得叶霸真的厉害,关键是很大方,选其为行动队长实在太可靠了。

    叶星这样做,让四人的习武技能提高,至少对上灵兽,武士高手都能有些作用,要知道筑基期修士的法力有限,对上凭肉体和力量的争斗还真的没有什么优势,神识是强,是可以先敌发现,但相对的战斗,未必就是占上风的。

    当然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花哨技巧也是笑话罢了。

    五人之所以要结伴同行,不就是想在外出时,可以相互合作嘛。

    四人对于叶星的指导也悉心尽力去学,很快就有了进步,都是极为开心的。

    沿途也很多时候会去一些集市去休息,但更多的时间,五人就在野外过夜了,条件固然艰苦一些,也因为相互的协作关照,彼此也逐渐放开戒备,比较的随心相处了。

    现在已经远离了西都,虽还是在大元帝国名义的管辖范围之内,前面就是一片的缈无人烟的荒原,五人固然不怕,但也得非常的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