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看过地图的,知道前面的一片荒原极大,说不上属于哪个国家,因为里面有极多极多的强大的荒兽,根本没有任何人居住在其中。

    荒兽其实就是强大兽类的一种说法,虽有一定的灵智,却算不上是灵兽,因为此高等级的野兽并不会修行,而是凭着其天生的天赋不断的自动的强大肉身,其肉身可以强大到无比可怕的境地。

    荒兽的种类有无数种,其只要不死就会不断的强大自身的肉体,据说高级的荒兽甚至可以与金丹境的高手相斗,实在是因为其肉体太坚固了,还根本不怕什么修士的法术。

    从书上的介绍,荒兽会以荒原中特有的一种蛮荒之气作为吸收修行的能量,就像修士以灵气为能量一样,只是没有人可以说明什么是蛮荒之气,是如何让荒兽变得强大的。

    据历代的高人深入其中探索,估计蛮荒之气其实大概是一种强大的异种能量,不属于五行灵气的任何一种,人类修士并不能直接的吸收,但相当多的野兽吸收之后就变成了荒兽,其肉身会不断的自我增强。

    荒兽一般不会离开荒原,就是因为只有荒原之中才有蛮荒之气的存在,普通人长时间深入其中,就会精神错乱,发疯变异,但是强大的修士并不会如此,只是也会因为不能吸收灵气而呆不住。

    灵兽与荒兽的相互对比,大约相当于人类中的,武修中的锻体者与修真者的关系,事实上,强大的最强大武修可以与修真者可以相媲美的,只是武者的寿命要短得多了。

    修真是修命,习武是强身,当然了武者的寿命也是较长的,但不会象修真者一样,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就会是生命力的重回,可以在还原的寿命延长一倍。

    荒原里存在各种极端险恶的情况,如毒气弥漫的区域,雷电永不停止的地方,随时喷发的火山,熔岩四溢之温泉,高山、断崖、峡谷无数,异常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这里的成长起来的荒兽都极为强大。

    据说荒原也是有灵兽的,只是荒兽才是这片地域的主导者,听说有修士曾进入其中,见到一只强大的荒兽,一脚就把一座小山给踏平了。

    其实荒原也是冒险者的乐园,里面无数的宝贝等着有缘者去寻找,但多数人只敢在边缘的区域,并不敢深入其中,据说强大的兽王会直接杀死任何的外来入侵者。

    五人之所以要从荒原经过,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要寻找突破到金丹境的各种资源,二是要借此机会,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筑基的顶峰,四人都在筑基九层了,闭关已经无法再有进展了,只有艰苦的环境才有可能更进一步。

    荒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边界,只是进入其中的高级修士都可以大约的知道,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把荒原笼罩,这股独特的气息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

    都知道就要进入荒原,五人就各自展开的神识去探索,数十里范围之内除了凋零的草木,并没有什么发现,茫茫无际的寂寥。

    叶星的神识和五感都极为精细的,一边施展轻功,一边仔细的对比着那空气中的各种气息,忽的,他感觉到了一股极淡极淡的气息,心底之中有一丝不适的。

    叶星停下了脚步,道,“应是荒原的气息,我略微有一丝的感觉了,不知是不是蛮荒之气,你们也仔细感应一下”

    四人也停下脚步了,全神去感应,然后都摇头,金七狼道,“叶兄的修为比我等高深,应该没有错了的,此处就是荒原的边缘了”

    叶星道,“从现在开始,大家要听我指挥了,据说只有金丹境修士,才可以安全的随意进出其中,我们不要大意了。”

    四人连忙点头同意,紫璎道,“一切由叶队长安排好了”

    叶星抬头望了望天色,道,“我们现在还有一点点时间,前行五十里,应该就是进入荒原了,再找合适的地方休息”

    大半个时辰之后,五人来到了一个小山包,四周只有半尺高的草,零散的一些枯萎小灌木,决定在此停留一晚。

    就在草地上,叶星铺开了自己所带的帆布,很宽大的,五人都不气坐了下来,各自从自己的空间袋中取出食物和水来,开始了自己的晚餐。

    五人吃过了东西,就不再交谈,然后都闭目静坐调息,都是筑基九层的修真者,倒是不必有什么值夜,事实上,这段时间虽然五人越来越相熟了,但也不会入静*的,还没有安心到可以在此时此地进行*的。

    叶星当然也不曾入静的,只是调息调心,把一整天的疲倦慢慢的驱散,当然他的修行方式与别人有很大的不同,其实他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的,即使是施展轻功行进时,他可以分出国成的神识去进行*。

    半夜,五人在半夜被地下冒出的几只丑陋小荒兽袭击,当然,叶星的没有出手,只是先天高阶级别的小荒兽,叶星根本不想出手。

    他只是懊悔自己还是有点大意了,没有在地下放置一丝监控神识,不曾想小荒兽可以地下潜行过来袭击,可见荒兽的智力其实很高的,当然也可能这几只小荒兽早就隐匿在地下了。

    四人出手之下,很快击杀了几只小荒兽,只是极为坚韧的帆布,还是给咬破了几个小洞,实在几个狡猾之极的小荒兽,从地下来袭击,让五人都没有预先察觉。

    荒兽的肉体极为强大,骨头也极为坚硬,对上普通刀剑也没什么损伤,而且血液也隐隐有灵气,正是最佳的锻体材料,说起来,荒兽除了那股骚味太浓重之外,倒都是会行走的宝物。

    叶星在方圆十丈设下了防*阵,让众人依然坐在帆布之上,然后取出一个大锅来,叶星有极锋利的小刀,把兽皮剥下,把内脏全部不要,只留下肉放入锅中。

    四人看着叶星的动作,没等叶星的吩咐,金七狼马上轻掠出去,长刀一挥,很快的就抱回了一大把的枯枝。

    叶星把水倒入锅中,点起火,开始熬制荒兽肉,很快一大锅的荒兽肉沸腾起来了,慢慢的有了香味飘起,四人早就对饮食没有了要求,但是这极度浓郁的香气还是让他们有点嗯口水。

    叶星又从空间袋中取出几个餐具,一一抛给四人,然后自己先舀起了一点汤,先极力吸了一香气,然后,啜了一口,竟然味道极为鲜美,实在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美味。

    四人接过叶星给餐具,还是看到叶星试了味道,才走过来吃,结果一吃就停不下来,实在是太好吃了,前面数十天的艰苦简直就是乞丐,现在才有了一点点的人的样子。

    五人一下就把荒兽肉给抢分到了自己的碗里,根本没有半分的礼让,连紫璎也吃了不少,还把掩脸的面纱也卷了一半。

    吃着美味的荒兽肉,审实还取出美酒来,给每人倒上一杯,开心聊天。

    波塞吃得满嘴四溅,道,“叶兄,看你样貌粗犷,没想到还是烹饪高手,随身还带着各种调味品,实在太会享受了,现在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天天枯坐,实在太蠢了”

    审实道,“叶兄还是阵法高手,随手一挥,就布置了一个防护阵,这不算什么,你这么会享受生活,才让我觉得不虚此行了,隔天吃上一点如此的美味,才不枉我等在人间一回”

    金七狼闷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都有点打嗝了,闷声闷气的道,“以后叶兄所指,我无所不从,只是,叶兄,隔上几天,要做顿好吃的,那些干粮,我要扔了!”

    紫璎吃象就很斯文,细品着汤汁,长叹道,“数十年没有吃肉食了,不知咋的就破戒了,我觉得叶兄很有必要补偿一下我的损失,最好天天有点汤水滋润一下,现在也有点向往住家的生活了”

    紫璎还未说完,四人男人就已经哈哈大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