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沉默不语,是啊,死一样的修行,多活几年,又有何用?

    其实除了叶星,其他人自从修真之后,基本上是断绝了亲情,没有了一切人世间最平常的生活,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在父母,兄弟姐妹过世之后,根本就再无牵挂了。

    在宗门之内,除了授业的*,他们其实也根本没有友情,如果宗门不能提供一些*上资源的帮助,甚至对宗门也没有太多的感情,更别说对于一个世俗普通人了。

    修真者高高在上,却也远离人世,失却人世间的一切的生活,一直如死尸般的躲在深山大泽里,何来什么自由自在呢?这就是修真者的悲哀。

    在叶星认识中,这些修真者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群*的怪物,活着的死灵魂,当然他自己也长期长时间的秘修,但他本身是很快乐的。

    他了解的很多,对于长生有自己的理解,他有目标,有想法,所以不*的时候也有自己的事业,不像他们四人,不*的时,就完全的心灵虚空了。

    事实上如果不能突破到金丹境,四人寿命也完了,现在样子年轻,但在最后的数十年就会极速的老化衰败,然后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坐化成一堆枯骨。

    众人喝着酒,闲谈着,都觉得这样与几个同等修为的人之间的畅所欲言的瞎说,有一种心灵释放的感觉,不知不觉之间,五人都放下了戒心。

    酒是叶星的,在空间戒中存放了数十年了,确实是美酒,香醇无比,灵气十足的酒,绝对是四人没有喝过的陈年佳酿。

    四个男人都是一口一大杯酒,紫璎只是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都觉得灵酒太好喝了,叶星自己也是第一次拿出来喝。

    叶星道,“不知道你们如何想的,修行如此多年,真的觉得,也就是比常人多活几年,那也没什么用?我真不相信,我们真能长生不死!”

    四人沉默了,是的,那些前辈高人,即使是元婴高人,哪个最后不是死了?

    审实长叹一声,道,“及时行乐吧,能活多久就顺其自然了。”

    紫璎也黯然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尽力去修行,然后听天命吧!”

    金七狼的唐语很差,说的是大元的语,但大家都能听懂,醉意涌现,口齿不清的道,“美月当空,美酒在前,伤感之事,不要再谈。喝吧!”

    吃喝到了半夜,五人都酒足肉饱了,有了些微的酒意,都想排出体内的酒气,然后去闭关静修。

    叶星制止了四人,沉吟道,“你们等下去闭关,不要把蛮荒之气排出体内,用真液包裹,逼出经络,让其被肌肉和骨骼吸收,应该可以增强体质”

    四人刹时盯向叶星,眼睛全是闪动的星星,脸上本来的醉意全部没有了,已经明白叶队长是在传授他们修行的技巧。

    叶星道,“五天前的荒兽肉吃下后,有几丝的蛮荒之气,我试了,肌肉和骨骼可以吸收!”

    波塞急切的道,“叶兄,真的吗?”

    叶星点了点头,道,“这次骨头汤,我加了灵药,可以把蛮荒之气全部的带出来,应该效果好很多,蛮荒之气对肉体的*有极大帮助,绝不是废气,前人没有研究而已”

    审实长吁了一口气,才道,“叶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早就知道突破金丹的时候,要经受灵气冲体,如果肉体强度不够,肯定是有极大的影响的,想不到我们决定来此冒险,真的来对了!”

    紫璎满脸崇拜看向叶星,略一躬身道,“叶兄也不过吃过几次荒兽肉,却可以找到利用蛮荒之气的方法,实在是天才中天才,还愿意把这个神秘的发现告诉我们,实在无以为报!”

    金七狼也大声的道,“叶兄,以后但有所使,我定能做到!”

    波塞盯着叶星一会儿,又看了看三人,站了起来,向叶星躬身道,“如果我能有突破金丹的一天,那就是拜我们这次极西之行,尤其是叶兄的帮助!”

    叶星躬身回了一礼,道,“各位只需运行自己的*,用真液把蛮荒之气包裹,带入肌肉或骨骼之中,相信数个月之后,必有奇效!你们也发现了,荒兽比一般的野兽的肌肉和骨骼要坚韧百倍,这就是蛮荒之气的原因!”

    四人再次向叶星一躬,道,“感谢叶兄的指导!”

    叶星道,“都去闭关吧,此地蛮荒之气浓郁,用来锻体,锻骨肯定效果很好,最佳方法是配合一下你们原有的武道技艺。营地里防护阵不撤,你们出来,可以自己搞吃的,我也会闭关!”

    四人都点头答应,简单收拾了自己的物品,然后各自去旁边小山上的临时洞穴去闭关去了。

    叶星快速的把餐具、炉子等抛入湖水之中,清洗了一遍,然后放在此处,也来到自己的洞穴里,简单的设置了防护阵,隔绝阵,然后开始闭关。

    叶星整理好自己的状态,轻声的吟唱《归藏经》,慢慢的调心调息,很快就静心下来。

    神识伴随的真液在体内慢慢的游走,腹中的荒兽肉消化之后的十几丝蛮荒之气,被引导到手心,被掌心肌肉所吸收。

    叶星开始运行天体*的*,多年前就已经推衍完备,只是很少的去*,现在需要锻体,当然就要使用出来了。

    神识不断从外间不断吸引蛮荒之气来*,本来叶星的锻体术,已经完成了锻肉的阶段,现在用外间比较浓郁的蛮荒之气对肉身进行再次的*。

    锻体的*都是很痛苦的,尤其天体*,要把身体摆放成一个个符文姿态,本质上就是以合适的身体阵法纹路来高效率的吸引天地灵气。

    蛮荒之气的吸收当然也不同于天地五行之气的,其所需要的天符是有区别的,这自然是因为不同的物质所具有的固有的频率是不同的,叶星这几天早就已摸索清楚了,很快就全力的用外界吸入的蛮荒之气来淬炼肉体。

    蛮荒之气果然是锻体的最好的灵气,完全不同于五行灵气,五行灵气流动于经络,蛮荒之气则存放于肌纤维之中,让肌纤维更加的有力。

    叶星内视观察到,在应用了蛮荒之气之后更是改变肌纤维的排列组成方式,让肌肉内的血液的流动更快,神经组织也更灵敏,尤其是对于蛮荒之气的吸收更高效。

    十五天之后,叶星终于全面的完成了利用蛮荒之气来重新锻体,他简单的尝试了一下,他的力量比之前强大了一倍,本来他就用土灵气进行过锻体的,现在用了蛮荒之气,就在原来的强劲基础之上,再提高了一倍。

    叶星拿出一根一尺长的高强度钢条,两手各执一端,慢慢的用力,短短的钢条很快就被他捏成了麻花状,然后他又用力拉伸,又恢复了原状。

    叶星的样子依然没有变,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正式完成了锻体的锻肉阶段了,事实上,他估计,他肉体的强度,与兽王相比,也丝毫不差了。

    当然了,如果完成了锻骨的阶段,相信他的肉体的战力就可以对付兽皇了,对上人类的武皇高手,也不会处于下风。

    如果,再花了一段时间,皮肤也来如此的再锻炼,可能表皮就刀枪不入了,但叶星不想,也坚决不要,因为他真的不想变成了坚硬的,无表情的厚脸皮,那真的变成荒兽了。

    叶星撤去防护阵,走出了山洞,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四人已经在湖边的营地等他了。

    四人看到叶兄出来,都是站起来迎接,金七狼道,“叶兄所传方法,真的极为有用,我闭关十天,也从外间吸收了大量的蛮荒之气,肉体能力果然有了明显的增强。”

    审实道,“给我几个月,我肯定可以把体质增强一倍,蛮荒之气果然是好东西”

    波塞也道,“多年不习武了,这几天我用武道的方法来锻体,吸取外间蛮荒之气来辅助,效果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