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得到这种实战锻炼之后,又有荒兽血肉的补充,体质变得越来越强大,叶星自己本来很强大的躯体,现在更加的厉害了,已经进入了锻脏的阶段。

    最为兴奋的金七狼,大元本就是以武力称雄的国度,以前他文弱的样子在大元就是被人极度轻视的,这段时间的锻体,让他体型明显有了改变,瘦高的身体,现在已经变得强壮了。

    本以为一个月就可以横穿荒原的,结果用了三个月还在荒原之中,其实本不用穿过荒原的,大元帝国就是在荒原以北的地方与铁勒国在交战呢。

    花费了三个月,五人终于穿过了荒原。

    五人原本只是想在穿行荒原可以找寻点资源,结果资源是有了一些,但真正的收获是更多的是和荒兽的战斗。

    得到荒兽的兽王内丹那是极为重要的资源,比之许多灵药更珍贵,用合适的方法炼制后,可以吞服,对修士来说说是大补之物,只是要真气属性相合,不能乱吃。

    走出荒原的时候,五人包括紫璎身上血腥气息极浓郁,生吃了无数的荒兽血肉,都有了一股极浓的煞气在身上,如果是修真者来仔细分辨的话,他们身上还有蛮荒之气的气息。

    众人也明白这是什么缘故,也许这是极好的自我保护,或许别人就不会轻易来找麻烦了,只是此股气息让人不太舒服就是了。

    应该是来到了铁勒国了,地图上很小的一个小国,众人走进了荒原边缘的一个山村中,只数十户人家,都是猎户而已,还是同一祖上的家族,只是没落了。

    叶星比手划脚的说明自己等人的来历,村里山民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大唐,也听不懂,但看出五人是强大的武士,不敢反抗,还很好的招待他们进村。

    叶星取出了一堆荒兽肉交给一个猎户让其给他们做吃的,那个猎户直接就兴奋的大叫了,因为村中的人从来没有猎杀过荒兽,忙取出家中的山珍和荒兽混在一起煮了一大锅的肉汤来给五人吃。

    叶星让猎户一家四口一起吃,如此的美味,让村中的其他人也赶来看,叶星就取出更多的荒兽肉,让全村的人都尝一下美味。

    现在全村的山民都知道五人是可以杀死荒兽的武者,极为尊敬他们。

    叶星决定在这个与外界隔绝的山村住上一段时间,这样可以学会这里的语言,然后再去城镇就会顺利点。

    与村民说明情况后,村长同意了,安排五人在村里的小祠堂里住下,还不错,每人有一个极小的小间,可以静修。

    叶星还在荒原之时,就已经开始推衍清除异种气息的方法,自己也反复的在大脑中模拟试验了千亿遍,自己也尝试*了,终于是推衍出来高级版的《敛息诀》。

    新的《敛息诀》原理其实不复杂,就是任何气息,都是某种分子的气味在起作用,只要把这种分子进行转化就可以解决,叶星的超级智能有所恢复之后,道理很简单,只是要寻到解决的方法罢了。

    现在,叶星不但可以让自己决定显示那种气息,以及哪种层次的气息,就是元婴高手也难以分辨,关键是真的可以把一些气息从自己的身体上清除出去。

    《敛息诀》配合叶星配制的清洗液,花了五天时间,就彻底的清除了煞气和蛮荒气息,而且还可以随时的变换显示低于自己的修为的任何层次。

    叶星把《敛息诀》的技巧和消除煞气的方法教给四人,四人研习之下效果很好,最后用清洗衣液洗了几次澡,就好了,尤其紫璎对于自己身上的煞气是非常在意的。

    五人隔上几天就出去猎杀野兽,偶尔会猎到荒兽,每次都会请全村的人来吃荒兽肉,并把骨头分给家家户户,让他们熬汤以健壮小孩的身体。

    五人都智慧高人一等的修士,在刻意学习《敛息诀》之后,把身上的煞气和蛮荒气息慢慢的就消除了,但那股兽王才有威严依然保留了下来,当然他们可以决定是不是显示出来。

    连续几个月没有真正全心静修过,经过十天的休整,这下子的静修让五人感觉非常好,心境也有很大的改善。

    金七狼、波塞还会教上小孩子们一些武技,村民就更是把五人当作是圣人了,要知道,打猎最重要的就是武技了,这可是生存的重要技能啊。

    叶星强迫五人都用蹩脚的铁勒语说话聊天,天天模仿着用,和村民打成了一片后就更多的机会学着讲话了,也就一个月不到,就把铁勒的语言学会了,应付日常生活用语是够了。

    呆了四十天的时间,五人的状态全部恢复,煞气消除了,真气修为还有了些许的进步,叶星自己则没什么变化,他的五行俱全的*,让真气修为提高实在是太难了。

    叶星决定要离开了,四人完全同意,呆在这里只是休养一下,现在恢复了当然是要走的。

    叶星问明了城镇的方向,就要离开,全村人都依依不舍相送到村外,五人都很感慨,村民太淳朴了。

    边走边聊,用的是铁勒语,也就是这样走了不久就碰上其他山村的村民,现在五人也可以与之自由交谈了。

    五人没有施展轻功,就这样放松着走,走了两天,终于来了一个小镇。

    五人是武士打扮,服饰对于当地人是很怪异,但是此地也有很多外来的人,并没有特别的瞩目。

    在小镇上,五人先是把一些不太重要的药材卖掉,得了不少的银子,是作为日常之资。

    五人到了镇上一个大型号栈,每人开了一个独立的房间住下,此后的几天,就是了解铁勒国的主要情况,以及打听柔然帝国的情况。

    铁勒国真的很小,却是这个区域比较重要的国家,人口不多却较为有战斗力,最近的数十年,北部地区一直和大元帝国在打仗。

    大元帝国虽则占了些许的上风,只是没有取得太大的胜利,因为铁勒国的背后有众多小国的支持,其实就是大元和数十小国在战。

    加上更远的柔然帝国,是不可能允许大元帝国侵入极西之地,也在背后不断的牵制,支持铁勒等诸国对抗入侵者,所以这一战断断续的持续了上百年了。

    此地的战斗不同于东方,东方国家的修真者一般不参与世俗普通人的战斗,此地就完全不同了,一般人等,包括女人、小孩都是会上战场的。

    如果看到女将军,女武士,女修士在前线,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在战场之上,是极正常的事。

    西域修士的地位也是极高的,因为在这里,所有的祭祀,医病,宗教等等,都是修士的工作。

    此地修士的修行是完全不同东方的国度,他们天天进行不是静坐炼气,而是各种各样的法术试验,咒语研究,巫术操纵,极为神秘而且有些还可怖。

    据讲,厉害的修士同样可以翻天覆地,能杀人于千里之外的,能说几句咒语治好疾病,能使出巫术大规模的杀伤敌人。

    五人非常好奇这种修行体系,都想去了解一下,当然也不敢大意,铁勒国能顶住大元帝国数十年的强攻,巫修肯定不简单的,完全不比修真者差。

    事实上,此地的巫修与东方的修真者的传承模式是完全不同的,这里没有什么宗门、帮派势力之类的,全是家族传承的,所有巫修都从家族中传随一切修行方法,没有师傅这个说法的。

    哪怕是武修,也是家族传承的,一个人学得武技、巫术,没有家族传承,那是不可能的,当然没有传承的平民子弟,想要*,根本就不可能。

    正是这个原因,小山村的猎户,对于五人要孩子训练武技,都是感激万分。

    当然,这也是五人侧面打听而来的,还没有遇上真的巫修,真实的情况还是不知道的,不过五人是以外来武修的身份而来的,根本就不显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