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审实还是好的,更夸张的还在后头。

    金七狼更是痛苦欲绝,说,“妈的!我后悔啊,为什么不把所有家产都带来!第一次看到那么多我想要的东西,但是没有高阶灵石,我心都滴血了。哎呀,叶兄,你得救我!”

    叶星无奈道,“我也是身无分文,看着我,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又变不出高阶灵石来!”

    紫璎也一脸的生无可恋,以前都是*,从未考虑过挣银子和灵石的事,现在来到了这个号称的大陆中心之地,竟然拿不出任何东西来交换自己看中的东西。

    众人又是一阵的沉默无言,各各考虑自己的事,高阶灵石,这真的是个难题哦。

    停了一会,叶星说,“先不谈那些事了,先谈马上要进行的!”,众人面容一肃,盯着叶星。

    叶星说,“金七狼、波塞你们继续去收集齐全原材料,我呢这段时间争取全部搞懂相关的东西。”

    然后头转向另一侧,“审实,紫姑娘就去看一下有什么适合我们的营生,我们得先了解情况后,才能知道该如何做。反正又不是马上就要回家的!我们要长时间呆在柔然呢”

    四人都点头答应,叶星眼睛转向木易,木易正看着叶星,听着他的吩咐呢。

    叶星说道,“木易,你是现在就回家呢,还是跟着我们再混一段时间?”

    木易想了想说,“我先回一趟家,汇报一下这次货物被抢的事,然后再来找你们,我会带回佣金的。叶队长,你们放心好了!”

    叶星点头,从空间袋中取出500两银子,交给木易,说,“这是你的路费。你先回家吧,看一下有什么我们合适的生意,我们会在这停留上一两个月。”

    木易说道,“好!我家族是做生意的,我觉得你们的高品阶武器其实是极好的,应该很挣钱。我会去看一下家族中有什么好的机会,最好是我们合作。”

    叶星取出一把短刀给木易,说,“这个你防身,也带回去,让你家族的长辈看一下,我们是来挣大钱的,不是来玩的。对于合作,得看一下,我们可以在那些方面合作。”

    木易点头说,“好!我明天一早就出发。你们等我一个月,我肯定会来!”

    晚餐后,众人又齐齐的聚到了叶星的房间,商谈接下来的行止。

    布置了隔绝阵后,叶星才说道,“除了高品阶武器,我们其实可以做很多的东西,空间袋如果成功炼制,一个就可以卖上数万甚至十万的高阶灵石。如果能成功炼制出空间手镯,我们马上就有亿万的高阶灵石”

    金七狼说道,“不行,如果我们的能力不够,这可是招灾的行为!”

    众人都是脸色一正,是啊,五人虽然都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但是在此地,绝对只算是小人物,出售空间袋,那就是找死之道了。

    要是出现空间手镯此等逆天之物,五人此生都不能离开此地了,肯定被抓起来,严刑拷问那是轻的,被直接搜魂都是正常的。

    如实说,“还是倒卖我们的高品阶武器比较好!当然也可以是其他的,反正不能把我们憋死。”

    紫璎为难的说,“我是一直在宗门苦修,什么也不会!不是跟着你们,可以真的被憋死在此了!”

    波塞说,“炼器是挣银子的,只是对于高阶灵师来说,银子太不值钱了,除非是法器和灵器!”

    叶星也叹气道,“这样来钱太慢了!而且也太辛苦了。最好是我们能寻到一处未开发的灵石矿藏,那么一下子就解决问题了。”

    四人笑了,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要是这附近有灵矿,早就被人占领,哪轮到他们。

    波塞说,“我们有点过于慎重了!其实我们可以去偷和抢,只要是坏人,我们就是抢了也是可以的!当然我们要的是灵石,世俗的金银子我们要来也没什么用。”

    金七狼面露兴奋之色,说道,“这个可以!我们暂时以这里为基地,打听一下稍远的地方,有没有什么恶势力,然后我们远途前去除害,这样不引人注意,收集物资就快多了。”

    紫璎笑道,“你果然是老手啊!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方案都定好了!你是不是早就这样想了?”

    金七狼脸一红,说,“几个月前就想过了!”,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叶星笑道,“就这么定吧,你们一边收集物资,一边打听恶势力。我这段时间就把空间袋的相关知识全部研究透。我们总得有多一个空间袋来装物品才行,否则真的白来这一次了!”

    波塞笑道,“我们是得尽快再炼制一个空间袋!否则去抢也没办法存放!”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商量已定,四人都告辞回了自己房间。

    对于去抢来快速聚集资源,叶星是不会抗拒的,其实资源就是让有能者得之,自古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只要不伤天理,抢劫也是合理的,无论如何,只要有可能,叶星也都是会去做的。

    四人离开后,叶星又加设防护阵,然后开始休息,准备接下,彻底精通空间袋的炼制技术的。

    第二天一早,木易向众人辞行,没有见到叶星,当然也是正常的,一路之上,叶星基本上都在闭关的,哪怕是行走在路上,也是一般的不言不语的在思索着什么事。

    审实道,“木易,你回家后,最重要的是关于我们奇迹佣兵团与你家族合作出售高品阶武器之事,让你家族有决断之人来谈,我们只在此等你一个月”

    木易拍着胸脯道,“众位放心,我肯定要说服家主,让家族和众位高人合作的。”

    木易还向四人一一拜谢之后,才骑马离开了。

    因为和栈打过招呼,住一个月,不要打扰他们,于是承包了一座小楼的二层的八个房间,而且是一次性支付了房费,所以住得很是舒服。

    叶星在休息了一晚之后,就没有出过房门,四人去做各自的事,他却是要彻底的把空间袋的相关技术完美掌握。

    前面,他其实已经基本掌握空间折叠法阵的所有技术,现在是如何精确的进行布置,而且是高效率的布置,这是必然的要求。

    叶星静坐,重新推衍相关的参数,把空间大小,要折叠的层次,以及神识大小,等等,都例了出来,进行深度的推衍。推衍,说得很高深,其实就是推理出一套公式,或者函数,可以符合每层折叠的计算。

    推衍,其实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前人能够炼制出空间袋,那是一个一个的炼制,叶星不同,他要一次性炼制多个,且是短时间内,如此高效完善的炼制工作,就不是靠经验来达成,而是用一套观的标准化的方法才行。

    叶星不同于这个世界的人,他接受过极为高深的科学训练,思考问题的方法,方式是不同的。而他的被改造过的大脑其实非常适合,进行各种各样的衍生推理工作。

    把空间袋的法阵重新的再次破解,从头到尾的重新计算各个参数,力求把折叠阵设计的参数化,因为有前面的操作,现在进行破解是很简单的,只是要记录下各个参数。

    然后,根据记录,在脑海中进行极致的推衍模拟,找出一个通用的方程式,然后可以通过改变参数来计算另外的结果。

    五天之后,叶星已经用全新的方程式来重新开始折叠阵的布置,结果发现方程式还是不尽如人意,不断的修正,增加更多的参数变化,当完成数千万遍的模拟布置和破解之后,新的方程式,被叶星推衍出来了。

    叶星进行了再一次以方程式的参数计算结果来再布置折叠阵,发现完美的返原了空间袋,又变成了方方正正的一个小方块。

    叶星的想法是,应该再进行一次折叠,按方程式计算后,进行了第七层的折叠,也就是花费了半个时辰,成功了,让空间袋再次缩小了一半,但是空间容量也少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