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的想法,四人不可能知道,当然,现时沉默的四人,叶星也无法猜透他们的心思。

    不知四人内心是如何想,可能也是思索如此操作的利弊,事实上,修行了上百年,哪个不是其中的人精,但四人中,至少审实和波塞还是真心的想在此地构建一个自己的势力的。

    从审实和波塞的言谈和状况来说,在东方,他们明显的也没有什么宗门势力的支持,而金七狼,紫璎则应该是宗门受重视的弟子,宗门的势力可能也不太大,相对是比较有归宿感的。

    这些其实也正常,叶星自己就有很多的秘密,没有必要了解太清楚,只要大家还能真诚合作,那么就先这样干着吧。

    叶星把心思抿掉,停了半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吧,无论这些势力的背后是谁,我们还是得出手的。有了基本的条件后,我们就自己建立一个势力!这是长远之举,无论如何,方案还是得实施的”

    四人点头,是的,尽管各人也是可以想办法挣到一些资源,但是太慢了,如果有一个自己的势力就完全不同了,况且,以后呢?以后也是可以凭自己的势力长久的为自己搜集资源。

    紫璎说,“这些势力可以肯定不是看起来的一般小帮派,背后应该都有所依托的。我们无论对付哪一个,都是要相当的小心,最好一次出手就成功,千万不能留下痕迹”

    审实说,“这样,我们打垮千叶宗后,不要千叶宗的地方来做基地,但是我们在千叶宗不太远的地方可以先组建势力,慢慢的吸收其流散的人员。即使其背后有势力,我们也可以说是自己新成立的,这样让人无语可说。”

    金七狼点头说,“先对千叶宗用斩首的方法,然后我们在隔上数百里之地组建自己的势力,这样其背后的势力没有证据,也无语可说,这是长远的办法。与木易家族合作,只要给予大的利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波塞道,“我们先期是用炼器为主,当自己是一个江湖门派,而不是修真的宗门,这样不太让人关注,做些世俗的生意吧”

    紫璎道,“我们先对圣水宗下手,然后对千叶宗出手,只对付其高层即可,然后我们建立势力,让木易家族出门收拢人才,以后,我们只做长老即可”

    叶星点头道,“就这么办,争取半年之内,建立起我们在柔然的势力。我们明天去幼灵江,扮作低等修士,引诱神秘的圣水宗出手,然后一举歼灭之,夺得我们要的基础资源”

    四人全部点头同意,然后各自回到自己房中准备,事实上,也就是把自己的珍稀物品,摆在明处罢了。

    第二天,五人对栈老板说,要出外几天,不得进入自己的住处,然后向着幼灵江中游出发。

    五人的装扮是铁勒来的中高级武者,沿途还非常的高调,大量购买资源,都是名贵之极的灵药和灵石之类的物品,而且全是用普通的大袋子装着。

    五人行进速度还比较慢,三天后才到了幼灵江中游的一个大城,斯托里城,又在城中的多个交易场出手大方,露出了空间袋,而且讲得还是铁勒语。

    在斯托里城故意露富,就是引诱别人出手,叶星五人是高手,对于跟在后面的人的目光和跟踪早就心中有数,也没有过多的在意,主要是叶星早就分辨出各人的身手都不是很高。

    叶星等五人露出了十级武师的气势力修为,这样把那些跟在后面修为不太高的人全都吓跑。

    出到城外,叶星五人加快脚步,身形扭转了几次,一下子就消失了踪影,把最后几个高手也甩掉了。

    只有一个老头,收敛了气息,扮作普通的老人,一直远远的吊着五人的行踪,神识很是厉害,数十里之外,无论叶星等数次的变换速度和方向,其都可以远远的吊在后面。

    叶星的神识多厉害,足够有金丹境后期的神识修为,早就发现了对方,显然对方反倒不知自己的行踪早被叶星看在眼里。

    从其神态淡然的样子,叶星判断那个老头的修为应该是巫师十层,也就是相当于筑基九层左右的高手,和五人是一个等级的高手。

    由此,叶星也断定此老头应该就是传说中专门抢劫修士的暗中势力,也就是神秘的圣水宗之人,否则不必这样。

    跟着叶星的脚步在山间转来转去,四人没有说话但也清楚明白了,有人跟踪,叶星示意四人,让他们显露真实修为稍低一点,让对方了解五人的能耐。

    结果是明显的,对方似乎根本不怕,依然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五人明白了,对方是有恃无恐的,想来是可以吃定五人了。

    傍晚,五人在远离斯托里城的一个江边小村,要租一条小船顺江去下游乐达芬城,结果船家不肯晚上出发,找了数家都说江上危险,不肯出发。

    最后找了另一个船家,给出了三倍的费用,撑船的高大汉子船夫才同意马上出发了。

    小船顺江水而下,五人坐在小船上,取出了美食来,看着风光,大声的聊天。

    一切没事,直到船只行走了四十多里之后,在一个水湾之处,十数大小不一的船冲出来把五人的船只围住,且马上被一堆的拉钩拉住,和涌来的十数船绑在一起。

    眼看形势不对,叶星船上的撑船汉子一下跃入江中要逃跑,只是不知对面匪徒船上有什么人,简单的挥挥手,江上涌起一股血泉,船夫的身体在江中被断为两截,死在了江中了。

    叶星等五人看了一下围过来的数百歹徒,扮装得很是惊恐的样子,脸色都苍白的全身发抖,但也不言不语,却也手拿短刀,颤颤巍巍人盯着强盗们。

    一个手持长槊,极为凶悍高大汉子,跳上了小船,要众人交出空间袋,说得还是铁勒语。

    叶星眼睛一扫,已经断定其习武者,修为在先天九层以上,甚至有武王境初阶的战力,明显就是一个小头目。

    等那个汉子走近时,金七狼突然就出手了,手中短刀一挥,直接就把这个高大汉子的头砍了下来,头掉在了船上,血汹涌而来,船上被喷了一*的鲜血,无头的躯体倒在船边,然后又滚掉落入江中,一股血水染红了*的江水。

    实力强大的汉子竟抵不住金七狼的一招,数百个强盗哇哇大叫起来,一个个持着各式武器叫喊着冲过来,只是小船太小,没有太多的容身之地。

    五个身手明显比死掉的高大汉子修为还要高得多的人冲在了最前面,都拿着长兵器,在五个方向就对着叶星五人出手,招式极为凶悍凌厉。

    叶星等人虽然是修真者,主修的是真气和神识,但对上这些武者,还真的轻松至极,神识一扫就找到对方的薄弱之处,也不再隐藏实力,不言不语的冷笑,手中的短刀一击必中,很快就把五个武王境的高手*在船上,废了他们的丹田,而且顺手来点了对方的穴位,让其都动弹不得。

    叶星五人冷冷地盯着不敢上前的强盗们,数百江上匪徒则是大喊大叫,竟然还就是不退,显然了,匪徒是等着自己的真正高手过来。

    五人当然也就知道,肯定是有真正的幕后高手隐藏着呢,一直未曾露面。

    叶星扫着一眼数百的匪徒,把倒在船上的五人的身上搜了一下,都只是一些银票,一些珠宝之类,不禁笑了,用铁勒语高喊,“你们这帮穷鬼,也敢来抢劫本大爷,死开”,一脚一个,把五人踢入了江中。

    五个修为在武王境的高手,叶星踢其躯体之时,就踢断了他们的心脉,落入江水之中,用不了一时半刻,必死无疑。

    匪徒中传出几声巨大的惊呼声,显然也看到懂了叶星的出脚的无情,明显就是对于叶星的歹毒十分的气愤,五个巫师跳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