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曾听木易详细介绍过巫师和巫术,虽不太了解巫师的等级能耐,以及巫术真正的威力,但服饰还是可以看出来的,这几个巫师应该是八级巫师,简单类比之下,大约是东方修真者的筑基六七层左右的修为。

    其实巫师也就是专修精神力的一类修真者,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手法,诅咒,法术,毒技,或预言,非常的怪异神秘,都是叶星所不了解的,这也是叶星第一次和此类修士相斗。

    五个巫师在各自的船上,没有走前,隔着叶星等人各有几丈的距离,却对着五人口中各喃喃的说着什么听不懂的话,应该就是咒语了,五人的十指张开又收起,再张开,还摆弄了几个奇怪的手印。

    叶星等人立即警惕起来,对方应该是在施展巫术了,只见从巫师们的手上发出了各一个明亮火点,先是小小的一点火星,然后迅速的变大,化成了一个大大的火球,击向叶星等人,五个方向相向而来,封住了叶星五人的躲闪方向。

    火球发出了叽叽的声响,迅速罩向五人的身体,这是真气之火,用水是灭不了的,只要粘碰到人的身体,就会一直燃烧,直到身体化为灰烬。

    对于这种小玩意,叶星等人都是哈哈大笑,五人可是筑基高手,用丹火对敌,那是老本行呀,但五人没有用法术回击,而是简单的运行真气在刀上用力一拔,把火球挑回击去,速度比原来还要快数倍。

    五个巫师可能只是修行巫术,对于武术和对敌作战,实在是经验太差,竟一下子就被自己发出的火球打在了身上,一下就狼狈不堪的乱叫,拼命要扑灭身上的真火。

    也幸好自己发出的火球,还是可以神识控制的,很快就收回了神识火焰,如果叶星等人坏心肠一点,把不同的火球击向不同的人,哈,立即就会更加的精彩万分。

    叶星笑嘻嘻的看着对面的巫师手忙脚乱的,唐语大声的说了一句,“动手,不要气”,然后轻功展开,迅速过去,把刚才正要向他发出火球的巫师一把拿住,随手也点了其穴位,丢入了江里。

    叶星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展开手脚冲过来时,那个巫师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巫术反击,就让叶星拿住了要求要害,而且连口中的咒语都没有说完,手上的手势姿态也才做出了一半。

    巫术、咒语非常的奇怪,发出这些巫技的时,如果不能完成前面的咒语吟唱和手势仪式,被中断的巫术立即就会反噬自身,因此一般巫师绝对不会与人进行近身搏击的。

    那个巫师落入了江中,自身却被自己未完成的巫术反噬了,他的两手燃烧起来,哪怕在江水中,也是不会熄灭的,凄厉惨叫声在江里传了出来。

    叶星继续的往前冲,没有任何匪徒可以抵他一招,他手脚并用,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歇,就把对面的匪徒扫进了江水中,而且全部被点了要穴,一个个动弹不得,但都可以说话,全是柔然语高喊救命。

    审实等四人也同时冲了过去,根本看也不看,就把数条小船上的匪徒一脚一个踢入江中,也如叶星这般,全部点了要求害,一时半刻不死,但是没有相救的话,半个时辰之后,必然淹死无疑。

    匪徒们惊恐万分,全部拿着武器高喊稀奇古怪的话语,或是冲向叶星五人,或是直接自己就跳入江水之中逃跑了。

    对于逃了的人,叶星也没有放过,神识一扫,一把钢针就分别准确无比插入了江水中的匪徒心口、眉心或后脑,全然没有半分的怜悯。

    叶星五人没有尽力,但依然全神贯注,他们的神识则早就锁定了最后一条船上的两个高手,他们一直不出手,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看着了叶星等人。

    叶星神识早就评估了他们的修为,一个*的武王,大约是东方的武王境二层的习武高手,其旁边另一个人是一级巫王,其神识真气相当接近于筑基九层修为的修真者了,应该就是圣水宗的真正高手了。

    两人就站在那里,目光冰冷,根本不怕叶星五人的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强大,也根本不在乎众多匪徒被五人联手扫入江中,短短的时间,数十个匪徒已经死于非命,好象那些匪徒就是死光了也无所谓。

    很快,圣水宗的匪徒们再也不敢上前了,全部后退,退到了那条船的旁边上的小船之上,个个不敢大声叫喊了,但还是全都愤怒的盯着五人,口中也低声的骂着粗话。

    两个人走上前来,只见那个黑袍巫王伸出手来做了一个手势,匪徒们全都就闭上了嘴巴,正是叶星早就认定的那两个圣水宗的真正高层。

    那个武王大汉,右手里拿出了一把长达一丈的大刀,手指轻动,挽起了刀花,数百斤的刀,象是玩耍杂技,走到了叶星五人的对面五丈之处停下,盯着五人没有说语,眼光极为残暴。

    在其身后一丈的黑袍巫王,样子极为丑陋,斗鸡三角眼,鼻孔上翻,对着叶星五人高叫,“你们五人投降加入我们!否则只有死!”,说的是柔然语。

    叶星五人故意当作听不懂,叶星大喊道,“要死就上来!死妖怪,丑恶东西”,用的是铁勒语说的。

    那武王大汉显然是听不懂铁勒语的,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黑袍巫王却是听懂了叶星是骂他丑陋,大怒,两手伸开来,一张一合,口中念念有辞。

    叶星盯着黑袍巫王,突然用大唐语,说,“你们后退返回我们的小船,不要理我,一二三!跳!”,自己不断的的后退,也不断的向船上挥手插入数十的阵旗,同时立即就在自己身前用真气布置了一个防护罩。

    审实四人与叶星早就商量好的,马上向后一跃,返身跳回到小船上,各自刀一挥,把系在小船上的缆绳全部割断,小船马上离开了,顺江水向下游而去。

    就在叶星五人跃起的瞬间,本来还要说什么话的圣水宗两大高手,就立时判断,想当然的认为,五人要逃,武王大汉马上就冲了过来,黑袍巫师手上一股黑色毒气就击向小船。

    叶星左手挥一凝一张,一道极高温的火焰发出,击向黑色毒气,把毒气点燃,同时右手中长也,全力一挥,包含绵绵的真气,笼罩向靠前的两人。

    圣水宗的武师大汉先是一滞,蓦然发觉,原来对手身手是极高的,根本不在自己之下,即使是这样了,他依然没有太在意,还是大刀一挥扫向了叶星。

    而黑袍巫王,口中又是高唱怪异的声调,一股莫名的黑影绕开了叶星,罩向了站着四人的小船,审实四人当然不怕,各出一道真气丹火,迎向黑影,抵住了。

    圣水宗的两人所不知的是,就在两人走前几丈的距离的范围,其实已经落入叶星快速布置的阵法之内了,叶星神识一动,就激发了困阵,把两人围在了方圆一丈的范围之内。

    两人发觉之时,已经陷入了困阵之中了,只好全力的攻击困阵,叶星站在外面,不断的使出真气,支撑困阵,同时还挥动长刀砍向困阵中的两人。

    圣水宗两大高手陷入困阵之中,一时也没什么危害,就是自己的技艺发挥被困阵所限制和抵挡了,攻击不到对方,面对叶星的长刀攻击,两人根本无处可逃,只能硬接叶星这个看似不厉害,实质是全力一击。

    叶星的真实修为是武王境后期,修真在筑基顶峰,夹杂着五行真气融合在一起的刀势,两人无论如何架挡,也会因为真气的相克而受重伤。

    一个相当于武王二层的武者,一个相当是筑基期九层的巫修,被阵法所困,实力没有发挥,没得闪避,只能硬接叶星的全力一击,有心算无心之下,又加上真气相克,最后时刻,两人反应过来要全力抵抗,但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