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的长刀闪电一般夹着锐利真气扫过了两人的腰上几寸,正是两人身体防护的薄弱之处。

    圣水宗的两大高手,一刀四断,全然没能作出有效的抵抗就被分身死于当场,血水洒满一地,极为的凄惨,两人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叶星的出手实在太快了,快到让人无法做出什么反应,比闪电还要快上八分的刀光掠过,就已经结束了。

    那个黑袍巫王真实修为应该不在叶星之下的,他的咒言术是极厉害的,念完四句的咒语就能让人心脏骤停而死,还精通一些神秘的毒技、蛊术。

    只是黑袍巫王实在是太不幸了,根本没有来得及施展自己得意的能耐,就死在了叶星快刀之下。

    而那个武王,在实力则远不如叶星的武王境后期的,叶星的快刀快到了极致,他的大刀才刚举起,就已经被叶星从腰间砍断了。

    所有人都呆了,包括审实四人,叶队长这么简单,瞬间就杀了,修为不在他们之下的圣水宗的两大高手!

    要知道,从审实四人踏上自己的船,割断缆绳,船开始漂流,叶星才困住两人,然后叶星出手,前后不过眨眼之间,船未漂出几尺,圣水宗的两大高手就已经身死了。

    叶星高喊一声,“放下武器,全部投降,否则死!”,说得是柔然语。

    审实四人也的应过来了,展开轻功,一下子掠回过来,十数条小船,把还手拿武器的人,一刀一个砍了十几个,其他匪徒,机灵的马上丢了武器,跪倒在地。

    那些反应慢的人,还在高喊着反抗,在审实四人的飞掠之下,一一就砍了,一脚就送入江中了,很快只剩下一百多人,全部跪在船上,一个个全身发抖。

    叶星走上前去,把困住两大高手的阵法撤去,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两人,摇了摇了头,两人太大意了,战场上如此大意,死不足惜。

    叶星把两人身上的物品全部取下来,两人各有一个空间袋,叶星拿在手上,用神识扫了一下,空间袋容量很大,内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看来这次收获不错。

    叶星长刀一横,用柔然语大声说道,“现在这里,谁是的职位最高的人,站起来说话!”

    半天,没人说话,叶星又道,“自己站出来,如果不站出来,那就是死!”,语气变得极为森然,这次声音不大,却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如就在身边的响雷一样,把残余的匪徒吓得悚悚发抖。

    众匪徒相互看一下,半响之后,一个瘦小个的人站了起来,颤颤惊惊说道,“英雄,那两个副宗主死了,我应该是这里职位最高的了。”

    审实跳过去这人身前,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总部在哪?宗主是谁?不要说假话,我等下问其他人,你说假话,那么就送你饲鱼。”

    那人连忙道,“不敢!不敢!”,看到审实目光不善,马上就道,“我叫阿不里江,是圣水宗的后勤主事,圣水宗的宗主就在斯托里城中,叫奇格兹,是一个七级巫王,现在是斯托里城的城主。”

    审实目光一凝,立即举起了刀,阿不里江急得高喊,“英雄,我不敢说谎,真的!城主奇格兹就是圣水宗的幕后宗主,只有三人知道,你们杀了两个了。我是城主派了这里做后勤,也是监控两个副宗主的,圣水宗总部其实一直就在江上,没有陆地总部”

    叶星等人当然不会贸然听信这个阿不里江的话,就随意抽了一个人来问话,那人说不知奇格兹就是宗主,宗主每次露面都是蒙面,只是死的两个职位确实就是副宗主。

    连续问了三人,都说不知宗主是谁,但死的就是两个副宗主,是真的没有陆地总部,一直就在江上。

    叶星等人相互对望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五人同时出手,一一点指,然后把除了阿不里江之外的所有匪徒,扫入江中,是死是活,只能看天意和自己的本事了。

    叶星提起阿不里江,轻轻一跃,上到江岸边,把人扔在地下,四人也运起轻功,上到岸上,然后再一次详细审问了一下城主的情况。

    阿不里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把这个神秘的圣水宗说了一个底朝天,当然叶星给他喂了一粒的问心丹的。

    原来圣水宗已经存在数百年了,一直是在江上活动,而且全是打劫修士,掠夺各种宝贵的*资源,只是因为每次都把对手杀尽,又没有固定的巢穴,所以一直活跃到现在。

    尽管也碰上几次真正的高手,但是还是被宗主超人的手段,解决了,宗主,即斯托里城的城主奇格兹,修为极高,已经是七级巫王,甚至还更高,相于东方的金丹二三层的修真者的恐怖修为。

    奇格兹出身柔然帝国五大家族之一的洛佩斯家族,是洛佩斯家族中一个比较出名的家族成员之一,只是一百多年前与洛佩斯家族的现任家主闹翻了,才来到此偏远之地成为了城主。

    奇格兹在一百多年前,不知有何奇遇,突然修为大涨,突破到了巫王,就开始自立门户,不再理会原家族,暗中的组织了圣水宗,以抢掠为主。

    审实盯着阿不里江,冷笑道,“你的修为低下,奇格兹为什么要让你来做监工,那些江匪,任何一个都可以随时杀了你”

    阿不里江点头道,“是的,是的!我从小就是奇格兹的跟班家奴,已经在他的身边有六十年了,二十年前被派往负责圣水宗的后勤管理,两个副宗主,也不敢对我如何,且圣水宗只有我一人单线与城主联系”

    金七狼凶神恶煞的喝道,“你有没有说假话,是不是污蔑奇格兹城主?”

    阿不里江吓得全身发抖,汗如雨下,道,“不敢!不敢!我说得全是真的”

    接下来,审实详细的询问了奇格兹的所有情况,以及为何圣水宗何以能横行数百年而没有人知道。

    据阿不里江的讲述,奇格兹是天才的巫师,但是在洛佩斯家族中只能算是边缘的子弟,被上任家主的一系全力的打击,最后反出了家族,来到了此边境之地,成为了斯托里城的城主。

    奇格兹极为天才也不甘为人之下,*还是缺少资源,一直以抢掠为主,后来修为突飞猛进之后,就收手做了一个正经的城主,但却暗中组织了神秘的圣水宗。

    叶星倒是没有问话,只是神识探入了阿不里江的耳道,监听着他的神识波动,已经知道他没有说谎。

    最后,审实对着叶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已经问完了,让叶星来问话。

    叶星道,“城中还有一个一级巫王,一直跟踪我等,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阿不里江说道,“那人是城主奇格兹的徒弟,叫奥利费,就是他用游隼通知我们在此等候的,每次都是他传来信息,只要修为不高于两位副宗主的,都会由圣水宗出手”

    金七狼厉声喝道,“如果是修为极高之人呢?抢的宝物都存放在哪里去了?”

    阿不里江惊恐的道,“那就会由化装后的奇格兹城主亲自出手,一般都在远离斯托里城千里之外的地方才动手的,我所知道的数十年来从未有过失手过,所有珍贵的东西,都会被城主先行取走,剩下的就是圣水宗的日常运营”

    叶星点点头,奇格兹的修为达到七级巫王,已经是在金丹境三层以上了,当然是没有什么对手的了。

    五人相互对望了一下,点了点头,叶星道,“那好,你在此等着,我们去一下查证一下,我会点中了你的要害,如果你没有说谎,我们会放了你,如果我们不幸死了,你只能也死了!”,说完在阿不里江的后心指尖点了一下。

    阿不里江被叶星轻轻一抛,抛到茂密的树杈之上,就是站在树下的人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