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转过头来,对四人说,“我们现在进入斯托里城,尽量智取!现在易容!”

    五人展开轻功,八十多里的山路,对于众人来说,简直就不值一提,很快就返回了斯托里城,已经深夜关门的城墙,对于五人筑基修士和没有一样的。

    现在时间还是尚早,五人很快就来了城主府附近,叶星神识快速扫了一下,然后五人进入了一座小房子,里面只有一个家四口在吃晚餐,叶星手一挥,一家人就全部晕倒了。

    审实走上前去,在那一家四口的身上,手指点了几下,让他们不会醒过来。

    把四人放入一个房间中,五人也没有气,看桌上的食物还是热的,不必气了,马上就吃起来了。

    等到深夜了,众人才开始对城主府进行观察,当然只有叶星一个人进行神识搜索,其他人都隐匿了修为,好好休息。

    此地离城主府,也只是隔了一条大街,大约就隔了半里的样子,叶星闭上眼睛,展开神识,扫向城主府,当然不是全力,只是似有实无地弱弱的扫去。

    以阿不里江的说法,城主奇格兹是七级巫王,相应来说大约应该是在金丹境二层的顶峰,或者是金丹境三层初期的修为,实话说,以五人的能力根本不是其对手,五人加起来也不行,但叶星的个人神识修为是远超过对方的。

    奇格兹拿手的冰箭术,可以心念一动就让人一瞬被定住,迅速被冻死,而且会一种咒术,只要对人施法,可以让人千里之外疯癫失智,不过咒术要借助人的一些贴身物件。

    叶星不敢大意,但想到此城主应该也不会随时发出神识,据阿不里江说,奇格兹已经有二百多岁了,平常精力其实不太好,样子总是无精打彩的,只有见到美女、美酒,珍宝,两眼才会露出亮光。

    这就说明,奇格兹并不会经常使用神识来监控这个大城,更说明他不会浪费神识做这些事,也可能说明他非常懂得隐匿。

    在东方,奇格兹这个级别的人都是在深山静修,他却在人多的大城里做城主,只能说明,他可能已经放弃进阶更高的修为了,对于突破到巫宗已经不上心了,开始耽于享乐,喜欢美女、美酒,还有死抓权力。

    明知道,这个奇格兹修为不简单,是一个五人联手也不太可能对付的金丹境高手,但叶星还是决定出手,对于此人的心性,叶星认为是个机会。

    一个对进阶无望的人,肯定更在乎世俗的一切,更怕死,更不能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

    叶星分出一丝极细的神识在城主府中慢慢慎重的搜索,很快把八个男仆人和二十四个女仆就分辨出来了,然后也辨认出了奇格兹的徒弟奥利费,正在偏房中静修。

    据阿不里江所说,城主府的后院中还住了七个没有修行的美艳女子,应当就是奇格兹的众多妻妾,奇格兹本人是住在后花园的书房,一般不会在妻妾房中过夜的,不得到召唤,任何人都不可以去他的住处。

    后院和后花园,当然是不能去神识扫描的,那会惊动奇格兹,哪怕是一个失了进取心的巫师,也还是一个神识修为强大的修士,一丝的神识扫描就会惊动对方的。

    在一间两人同住的男仆房里,叶星忽的集中了一丝神识侵入一个仆人的神识,这是叶星这些年反复训练神识的一个作用,就是可以让自己的神识入侵神识低下者的脑海,不是搜魂,是神识侵入。

    叶星让此男仆突然说话,“城主在哪里去了?”

    旁边另一个仆人奇怪地问,“城主晚餐后在书房,你不是去送过茶水吗?”

    男仆说道,“我是说,城主今晚在哪位夫人的住处?”

    那个仆人轻嘘了一下,极细声道,“你想死啊!这也敢打听?城主知道了,你就完了”

    男仆哦了一声,然后不语了。

    叶星分出另一份神识,侵入另一个仆人的神识,操控此人问,“书房在哪里?”

    第一男仆还是有点神智不清,喃喃说道,“就在花园里啊,你有病吧!”

    叶星把神识从两个男仆身上移开,慢慢移向花园,很快就感觉到了奇格兹的气息,叶星没敢继续扫描,立即全部收回神识。

    叶星对四人道,“明天,等奇格兹离开城主府,我们把那个奥利费制住,进入奇格兹的书房,设置好隐密困阵,困住奇格兹后再出手”

    四人点了点头,然后就在这个小房子里,静坐休息,这一家四人,被点昏睡穴,估计得睡上两三天,倒也不会影响五人在此办事。

    第二天快中午时分,果然,城主奇格兹离开城主府,叶星五人马上易容后来到街上,趁人不注意,展开轻功从后院潜入城主府。

    城主府的内院只有一个不是很高的高手,就是城主奇格兹那个徒弟奥利费还在房里*,被叶星神识制住,连丁点声息都没有发出。

    叶星对奥利费进行了搜魂,半个时辰之后,圣水宗的秘密全部搞清楚了。

    原来,神秘圣水宗其实存在超过五百年的了,奇格兹只是这一代的傀儡宗主,其背后还有一个更加厉害的人物操控这一切,其修为极高,是一个巫宗,甚至在巫宗级别也是高阶的巫宗。

    那个高人从来不露面,但完全知道圣水宗的一切,数年才回来一次,但圣水宗的所有收获,必须在其挑选后,才会留下给奇格兹及众圣水宗的高层,只是近四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出现。

    奥利费也不是奇格兹的真正的徒弟,而是那个高人派来协助,或者讲是监视奇格兹的,奥利费本人也没有见过那个高人是什么样子,只是分别传了一些巫技和**给奇格兹和奥利费。

    最近四十多年,收集的无数资源一直由奇格兹统一存放着,等着那个高人来挑选,就在花园的地下室,入口在书房。

    叶星把奥利费的丹田废了,然后点了要穴晕死过去,并帮其摆好了*的姿态,喂了一粒的安神丹,让其呼吸正常。

    五人避开了城主府中的仆人,来到了后花园。

    奇格兹明显是在后花园设置了很多机关的,也有隐藏的多个警报监控阵法,但是叶星是个阵法高手中高手,一下子就全部解开,没有触发任何一个阵法。

    进入了奇格兹的书房,果然在书房找到了一个地下入口,叶星检查后发现入口设有阵法,也有奇格兹的神识标志,又没敢去动,怕牵涉奇格兹的心神。

    叶星先让四人先回去,先在整个花园设置了一个触发式隔绝阵和困阵,且是最高级的一种,在书房里布置下一种极厉害的无色无味的*,相信奇格兹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很快破解阵法的。

    为怕仆人随意进出花园,或者有其他动物不小心进入书房的范围,叶星在花园入口设置了一个隐秘小阵法,可以在远处用神识打开才能进入。

    当然所有布置完毕,叶星也从后院离开了城主府,避开了路人,就返回了小屋。

    让四人收敛所有神识气息,不要泄漏半点,变成彻底的凡人,四人早就把叶星传授的敛息法*有成,心念一动就变成了一个凡人。

    叶星也把自己隐匿为一个常人,却把一丝心神若有若无的锁定了城主府的后花园,只等奇格兹回来了。

    几个时辰之后,奇格兹回到了城主府,他问一个仆人,“奥利费在家?”,那个仆人说,“是的!一直的房中*!”

    奇格兹神识扫一下,发现奥利费端坐在房中,呼吸绵长,就点了点头,然后就吩咐仆人送上吃的。

    奇格兹吃完了,仆人送了一杯茶水,喝了茶水,奇格兹就走向书房。

    叶星的心神在奇格兹喝茶的时间,就远程撤去销毁了花园门口的阵法。

    奇格兹进入了花园,在花园看了一下,心中有点异样,略有迟疑,回头扫了一下,快步走入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