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塞把半年来法器宗的情况简单通报一下,也顺带的讲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其余各人也讲了一下各自的情况,现在的叶星已经远超他们了,按修为上来讲,叶星是他们的前辈了。

    在修真界,不讲年龄,而按修为来定辈份的,所以,叶星事实上就是四人的前辈了,如今在同一宗门,可以认为叶星是他们的师叔了,当然叶星并不会如此要求的,四人也不会如此有生份。

    众人有大量极品灵石供*,进展都是比较快的,也从那几百年轻人中找到了几个资质优良的,授以了修真的*,准备培养几个有潜力的人才。

    审实道,“叶兄,我们还得设置几个宝库,存放我们的资源,现在各项资源都在涨价,为了长远打算,还得是早点收集更多”

    叶星说道,“好!波兄研究一下更高级的法器的一些细节,主要是材料问题,阵法之类我来负责,我们还要更多的极品灵石!现在富有了一些,要用极品灵石来重新布置核心部位的各个阵法,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四人也明白,现在法器宗还没有什么名气,也一直要求阿里尔家族保密,一旦大名外扬,那么麻烦就来了,如果来了两个金丹境的高手,此地可能还是保不住的。

    保持低调,低调,同时还得加强防护才是最好的办法,接下来的十数天时间,叶星用高级灵石重设置了外围防护阵法,配合最新的领悟的天符聚灵阵,无论多少人来袭都可以暂时抵御一阵子。

    在宗门几个重要场所,用的是极品灵石来驱动防护阵,配合了攻击阵,即使元婴期高手来了,也得费点时间,更要费点力,才可以凭暴力破解。

    在议事厅附近增设了叶星所能设置的最高级的隔绝阵,只有专用令牌之人才能出入,这是五个长老议事的地方,不会让一般的弟子随意出入。

    在议事厅下面,叶星挖了三个小型的宝库,分别存放最重要的原材料,地下也设置了绝杀毒阵,宝库里面还设置了一个警戒阵法,而且关联五个长老的神识。

    宝库存放了炼器所需要的各种核心原材料,也有灵药灵草之原料,当然最主要的是五人*要用到的极品灵石,灵丹,灵药,一般情况此类物品都被五人分了放在各自空间手镯中了,还是会剩下一部分作为公共备用的。

    两个多出了中等容量空间手镯,也放在宝库中,里面存放的是最高级的物品,全是掠夺来的物品,或者五人暂时用不到的东西。

    叶星神识的强度韧度却提高了百倍,对设置法器中储能阵又有新不同的见识,同样的阵法,因为金丹境神识真气来刻画就有了新的不同,且对法器基础的极品武器的品质要求也更高了一些。

    叶星重新对极品武器的制作的一系列过程,再次推衍出了全新的熔炼炉和配方,又进行了一些调整合金比例,得到了品质更高一些的材料,坚硬又坚韧,这样极品武器的水平更高了一些。

    只有这种新方法炼制的极品武器才能承受更多、更强的真气存储的要求,再加上对各个阵法进行了细节的调整,同样还是四级的法器,但威力却提高了一截。

    此等肯定可以跨越四个小级别杀人的强大攻击法器,威力提高的同时价格当然也完全不同了,是原来价格的两倍。

    叶星现在可以轻松的炼制出了五级法器,更高级的暂时如何也炼制不出来了,这需要花点时间对各种细节进行重新的推衍。

    现在法器宗依然每月批量生产出售,极品武器一干件,四级法器五百件,但是由于品质有了再次的提高升的,所得的收入比之前的收入要多。

    如今有了叶星坐镇宗门,四人干脆就全心的来了个长时间的闭关*了。

    叶星让阿里尔家族帮忙购置了很多种的本地出产的灵药,不是服用,而是用来研究,也购置了大量的炼药书籍,也收集了数百本,全是高阶拍卖回来的。

    柔然的炼药师的体系不同于东方国家,出产的灵丹也不同于东方体系,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同于东方的炼丹,而是配制各种药剂。

    药剂不同于丹丸,药剂是以液态形式存在,其成份要求更为精确,在配制药剂时,有一套完全不同的方法:一、要精细的从原材药里萃取想要的特定的成份,二、各种有效成份要按比例混合,三、要保持液态。

    配制药剂最难的就是保持液态,因为每种药剂其成份的不同,就要用不同的溶剂来作为药剂的溶液,且要放置在合适的地方来存放。

    这种炼药体系有一个好处,就是对细节成份更注重,也就更浪费原材料,东方炼药体系是以丹丸形式,对原材料要求没有那么高,但是会产生不明成份,去除也有相当的困难。

    还有一不同之处是,配制药剂的方式,因为没有经过合适高温的复杂的化学反应,所得的只是多种化合物的混合,没法做到创造性的药品,但如果提纯净的有效成分,其药效可能更高。

    这其实是两种对于灵药的不同认识,当然也缘于东方国家灵药稀少,对于药材的品质要求没那么高,在成丹时才去除杂质,通过是不同温进行隔离的锻烧的方法去除杂质,而且是通过组合来创造新的有效成份。

    此地因为各种灵药出产异常的丰富,本地的人口也相对要少得多了,也因为大陆各地人都汇集来此,各种资源也大大的丰富,因而更讲究的成份有效性,把杂质在前期去除。各种成份混合成药剂后,只要与空气隔离保存就可以了,当然用什么溶剂就很关键。

    叶星是接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的,他的炼丹就是从分析,化学成份组合这种过程来实现的,其实是暗合西方的炼药体系,只是以前没有用到药剂溶液的方式而已。

    现在经过对比学习,又加上远超现在的药材成份分析仪器的作用下,还有各种旋转分离器的方法,他从最简单的疗伤药剂开始,三五天就完成一个品种的学习和试制,并用宋文写下了所有的试验过程和总结。

    努力的化学分析实验,配合越发厉害的超级智能的推理,六个月,叶星已经完全掌握了数百种药剂的炼制,而且纯度、药效可以做到极品。

    传说中极其神秘的巫修所用的灵药剂,其原理大体已经全部被叶星了解得通通透透,一切神秘之处也被揭露了,不过就是不清楚,此原理是如何来的,毕竟药剂师是没有化学分析之能的。

    之外,常规治病的药剂,叶星已经了解了数千种植物的提取物来治病的成份,他配制的药剂达到了最高品阶。

    据说还有一些传闻中的灵药剂,其效果极为特殊,如易容,换息,以及配合巫术使用的药剂,只是此类灵药剂没有书籍流传,必须是师徒传承。

    这是一个问题!叶星当然不可能去拜师的,想来也不会有人敢收他为学生,他所修的是东方的修真,与此地主流的巫修有极大的区别。

    叶星把上千种草药的成分进行了分析提纯,装了数万个小玻璃瓶各种单一成份化合物,贴好标签之后,放在凤凰戒的冰灵池旁边柜架上,随时可以拿出来组合成某一种药剂,也可以用来炼丹。

    叶星本来想,可以把东方炼药体系的灵丹药方,可以按照此西式提纯成份的方法来配制药剂,只是要费神费力,反复试验,并没有能配制出灵丹的有效成份。

    叶星就此放下炼药之事,或者以后有机缘也是可以学习一下西式的修真药剂的,或者两者相结合,但对于他个人来说并没什么用了。

    叶星如此费心的研究药剂知识,其实与他的一个想法有关,就是药剂关联巫术,巫术大量的使用各种的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