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着那人离开的背影,叶星一缕神识丝发出,在那人身上快速扫描了一下,果然,除了一丝怪异气息外,并没有在其身上,没发现有任何其它的有气息来源的物品。

    那个叫卡努的流浪星占师,转过头来,看到微笑的叶星,脸马上就变色了,小绿豆眼也呆滞了,盯着叶星一瞬不瞬的,半响之后,又闭上眼睛,又摇头,再次的睁开了一双小绿眼。

    当然不是叶星的样子太出众了,而是叶星的出尘气质,还有那股轻微的威压,让他感到了吃惊,估计是他在心里也对叶星进行了快速占算了,但显然是没有得出结论。

    卡努站了起来,走向叶星,根本无拘无束的就在桌边的椅子坐下,道,“年轻人,你样貌精奇,风采出众,要不要我给你占算一下?”

    叶星当然是拒绝的,脸上立即显出不喜之色,此人一头乱七八糟卷发,又满脸络腮胡子,一双碧绿乱转的小眼,还浑身一股很浓很浓的体臭,实在恶心,叶星心里想的是一脚踹开,死远点。

    自来熟的卡努显然是一个死脑筋,是看上叶星了,盯着叶星就目光就不再移开了,无论叶星的白眼多么的明显,定要叶星占算一下。

    叶星压了压心中的不喜,轻抿了一口酒,翻着白眼,嘻笑道,“算吧,但我不会给费用的”

    卡努完全没有气,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道,“免费的,哦,就以此为费吧!你要算哪个方面的?”,说完举起了酒杯,就倒入自己的口中。

    叶星笑看着对方,道,“那就开始占算吧,我算的是前程,哦,无论对与不对,我都不会给钱的”

    卡努的绿豆眼咕噜的直转,又倒了一杯酒给自己,满口吞下,大嘴还唧叭了几下,叶星怀疑此神棍是来骗酒喝的,脸色马上不耐烦了。

    卡努却不以为忤,近距离盯着叶星,上上下下的仔细观察,然后闭上眼睛,念动其不知含意的咒语,左手在胸前,五指不断的分分合合,右手举在头上舞动,也是不断的张开收起。

    忽然,叶星感觉到一股气息罩向自己,他不禁暗笑,收敛真气和神识,任由气息在自己身上转了一圈,只是不让气息探向自己的脑部和主要的大穴。

    卡努明显的没有探测到任何,又加大的神识,又一股意念再次扫向叶星的身体,显然,没有扫到任何特别之处,叶星气息平和平常,在他的神识之下,叶星就是透明的,但一无所获。

    明显的,卡努又努力了几次,不断的加强探测的神识,但失败了,他睁开了眼睛,盯着叶星,轻声叹道,“没想到,你如此年轻,意然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失敬了”

    叶星哂然一笑,道,“何以见得我是个高手?我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也不懂半分的巫术,别不是你能力不行,算不出来吧?”

    卡努却摇了摇头,呆了半响,又点了点头,忽得轻声道,“此地不太方便说话,跟我走吧,边走边说”,说完转身而行。

    叶星也不以为意,点了点,在桌面放下一小块的银子,跟着卡努的后面,想看一下,对方有什么话要说。

    两人一前一后,无语,走出了小镇,走上了一条小道,路上只有两人,卡努转过身来,道,“你的修为精深,现在有所易容,来自东方,是个高手,修为比我还高”

    叶星盯看了着对方,点了点头道,“就这些吗?我问的是前程哦”

    卡努摇头,从怀中拿出来一本书,递给叶星,道,“你的命运是无法测度的,一片空白,我算不出来!此书是我门的传承之书,我现在传给你,我无能成为你的老师,我代师收徒吧,你算是我的师弟吧”

    叶星愕然接过那本古书,上面的是柔然的文字《星书》,道,“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我?”

    卡努道,“师门中规矩,最佳的星占师,其本人的命运是不可测度的,否则就测不准别人的命运,也会受别人的因果牵连,成就也不会太高,你的神识修为高绝,命运又不在天道之内,正是继承星学的最佳人选!”

    叶星不禁笑道,“这样也行!传承不用拜师,不用仪式,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太儿戏了吧”

    卡努慨然严肃道,“师门一向如此,我现在136岁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人,如今见到你最合适,当然要抓住的。对了,师弟,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东方那一个国家?”

    叶星收敛笑容,正色道,“我叫叶星,来自东方的天星国,对了,以前是叫宋国的”

    卡努道,“好的!我也听说过天星国,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国家,其制度超然时代,好想去游历一番,只是现在我年纪已大,走不远了”

    叶星不耐烦道,“卡努师兄,我现在也算是星门的弟子了,我需要做什么”

    卡努指了指山顶,道,“我们上到山顶,我把达鲁星门的历史传承给你讲一遍,也把自己的经验和你说一下,以后你自行修行”

    两人上到了山顶,叶星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大张的帆布,铺在地上,然后是一些果品点心,还有两瓶酒,然后请卡努坐下说话。

    卡努拿起酒瓶,拧开,仰头向嘴中倒了了一大口,然后一口闷下,长舒了一口气,道,“好酒,来自东方的佳酿,果然大不一样,醇香之极!”

    卡努停了好一会儿,又抿了一小口美酒,才开始讲述达鲁星门的历史由来,以及其特别的传承方式。

    原来达鲁星门是一个古老之极的星占流派,其修习的观星,观气,观人之法是传承自上古的道书《星书》,据说《星书》是上古下凡仙人所写的一门观星学问。

    达鲁祖师曾得到古本《星书》,研习数十年后,终有所成,形成了自己道统,一直严格收弟子,一定必须是命硬之人,才可传承,还自认为其学问是最为正宗的,数千年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的,唯一的星学继承者。

    达鲁星门的每一代弟子人数是不定的,全靠机缘,也没有宗门的所在地,一直是单线传承,只须认可自己是达鲁星门传人,并找到合适传承人即可。

    卡努对着已经日落,月升星现的天空,道,“你现在向星空宣誓,继承我达鲁星门的传承,以及一定要传承下去,不得中断”

    叶星没有犹豫,跪倒在地,仰头向天,用柔然语,大声道,“本人叶星,在此宣誓,今天继承达鲁星门的传承,定让道统不绝,永世绵延!”

    卡努非常满意,道,“师弟,传承之书是达鲁祖师的亲笔,主旨是来自上古道书《星书》,达鲁祖师又有大的发展,最后几页是历代传承人的名字,我给你讲解一下。”

    叶星点头,把《星书》取了出来,交到卡努手上,卡努开始讲解其内容,以及相关的*方法。

    叶星本以为不过一套自圆其说神棍说法,边听却边心惊,立即收起了心神,专心的听讲,原来,其以一门极其高深的学问和道理,没想到在此地,还有此等高深的古老学识传承。

    本质上来说,这是一门极为系统的天文,数学,气象,人文,测量和计算的方法,更让叶星惊讶的是,许多的说法,完全是符合叶星所知的天文知识的。

    叶星实在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此等学识,要知道,这里是没有天文望远镜的,不知他们是如何了解星空的,还有,那些计算的数学方法,简直令人惊恐。

    实在来说,那些日月星的运行计算,先不管对与不对,其意思就让人意外之极,其认定星空自有自己的运行规则,人与星空对应,人与自然相对应。

    不管对与不对,当看到那幅星空图,以及星空定位方法,还有星盘制作,就已经让叶星震惊万分了,这正是叶星求而不得的超远距传送阵,星空定位的方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