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太幸运了,无意中,竟然得到了此等上古的传承,关键是,这正是叶星需要的,真的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过来,实在让人感慨天机的无可测度。

    叶星沉下了心神,全神贯注的听着卡努的讲解,不时的提出自己疑问,有些卡努还能解析,有些就也不懂了,尤其是涉及数学计算方法的问题,卡努实在也是非常的吃力,有时,反倒要叶星来讲解一番。

    卡努实在太兴奋了,认为自己找到的师门的最佳传承人,太厉害了,太聪明了,没想到找了数十年,才找到了自己心目中世上最合适的传人。

    随着卡努开始讲解,观山,观人,观气之秘术,以及相应的计算方法,叶星才知道,世上还有此等神奇的秘术,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现在才知道,传说的所谓的开慧,开天眼,开灵心,是真的存在的,就是自己*神识的一种特殊的应用技巧,如果没有此等传承,叶星可能一辈子,也搞不明白,还有此等特殊的神识应用方法。

    事实上,这数十年来,叶星一直都是自己摸索着修真的,许多的知识和经验是没有人可以相互探讨,更没有人指导,虽然有超级智能的推衍,但还是得有一定基础才行的。

    卡努的星学,虽然不是修真的关键性的技能,但是有关神识运用的技巧却是实打实的,那无数的经验,简直让叶星大开眼界。

    例如,卡努可以凭他的观人之术,短时间就判断这个人的过去和现在,还能隐约的推算此人的未来,尽管也不是清晰精确的,但从其身体所带气息就可以推算数个月,数年之后的人的身体状况,连带其直系亲属的情况也能有所牵涉,确是令人惊叹。

    据卡努所说,个人的命运与天道有关,与所处环境有关,与周围的人有关,也与人当时的身体状态有关,只要掌握星学的技巧,加上更多的训练和经验积累,一定可以成为星学的高手。

    卡努还解释了,为什么要选命运不可测之人为传人,其实就是有些人的命运是被天道遮掩了的,是不易受这片天地的规则所限制的,就可以观的参透别人的命运。

    卡努说,因为感觉自己大限将到,急于寻找一个传人,见到叶星就马上认定了他是一个合适的传人,且叶星应该是宗派想要寻找的,那种资质条件最优的传人。

    这种玄之又玄的说法,叶星其实是半信半疑的,但又想到自己重生的事,听着听着,发现还蛮有道理的,也就比较的相信了。

    两人的谈话持续了三天,卡努才把自己的传承之术全部讲解了一遍,实在微言大义,太庞杂高深的一门传承了。

    最后,卡努道,“我只能大体的讲一下,我还有一本心得,你拿去自已研读,以后找一个合适的传人,也是如此的传道,不可断了传承!”,又从怀中取出一本书,放到了叶星的手上。

    叶星半跪双手接过书,恭恭敬敬的向着卡努一躬,道,“知道了,师兄,我会找到合适传承人,绝不会让其道统断绝!”

    卡努满意的道,“我此去中南部的达卡城,那里有一个柔然皇家学院邀我过去,可能就定居在那了,师弟,如果有空,你就去找我,我们再相互探讨所学!”

    叶星恭敬道,“师兄,我一定会去的!”

    卡努笑道,“师弟,你的易容不错,让我看一下你的真容!”

    叶星连忙在脸上抹了一下,动了一下脸部的肌肉,还原了本来的面貌。

    卡努仔细的观察了好久,喝了一大口酒,依然颓然道,“算不出来,你的命运果然是不可捉摸的”

    叶星问道,“师兄,你也是命运不可测之人吗?”

    卡努点了点头,道,“我的师傅是这么说的,我也曾给自己测算过,但是自己是测不准自己的,你以后就明白了”

    叶星问道,“世上这种人多吗?”

    卡努道,“天生命运不可测者不会太多,也不是太稀少,如果一个的修为足够强大,例如是巫宗,是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气息,遮盖自己的命运的,除非你有修为达到同等境界,否则你是算不出来的”

    叶星道,“师兄,你是巫修吗?能不能指导一下我,我算是东方的修真者,完全不理解巫修”

    卡努摇头道,“我不是巫修,只是略有了解,其实任何的修行都是大体一致的,也是吸收天地灵气,增强自身的身体和神识的能力,只是细节*和侧重点的的不同”

    叶星道,“师兄,我们星学主要是精神力运算的修行,这和巫修也算是一类吧”

    卡努道,“不同的,巫修有锻体的*,有*精神力的法门,以及各种强大巫术的修习,星学是没有的,我们没斗法的本领,只锻炼堪破迷惑的眼力,当然你有精力可以研习一下巫术,只是太分心了,任何技艺都是得专注才有成效。”

    盯着叶星半响,卡努又道,“你的修真修为应该不差的,否则不可以从遥远的东方到达此地,这也是我选你为传人的原因,你足可以自保!你学有所成,就为宗派选一个传人,让我们达鲁星门不至于失传”

    叶星微微躬身,点头道,“好的,我必定做到!”

    卡努道,“好了,要讲得我全讲了,剩下的全靠你自己去领悟,不要当此仅是杂学,其实星学有极大的用处,你慢慢就会明白的”

    叶星微笑道,“知道了,师兄,我会努力钻研的”

    叶星取出了一个空间袋,里面装的是一些东方来的美酒和食物,还有大量的高级灵石,少量的银子,交给卡努,道,“师兄,此是我的一点小礼物,你小心保重!”

    卡努也不气,看也不看,接过空间袋,往自己的腰上一系,拿起一个没喝完的酒瓶,抿了一口,转身,潇洒的挥了挥手,道,“师弟,我走了,有空去达卡城找我”

    叶星站了起来相送,直到卡努的下山的身影远远的消失于小道之后,才又坐了下来,拿起了《星书》和卡努的笔记,慢慢的研读。

    《星书》中所涉及的数学知识极为丰富,远超东方的国度,叶星也历游数十个国家,就数柔然的数学水平最高了,他们的十二进制,六十进制为主的计算模式,就很有特点。

    柔然文字也是表意和指意符号的象形文字,与东方数国的文字是相差颇大的,相同的是,在此地,所有国家基本上都是通行此种文字,据说,并不是柔然人发明的,来源于上古时期。

    叶星仔细研究之下,发现此地的文字也是和东方国家的文字有一脉相承而来的迹象,只是变化很大了,字形、读音和语义也与东方的相差极大了。

    有了卡努的前面的讲解,又花数天的通读,把全部记忆了下来,再次两天的精读,终于全部的理解了,剩下的就是技巧和训练和应用了。

    叶星的超级智能,对于这类的学识的记忆和推导,正是其所长,六天之后,叶星已经读完而读懂了其中的要诀,他不禁长舒了一口大气,还真的大有收获。

    虽然有远超这个时代的科学知识,叶星把数学,物理学,化学,进化论编写成教材,也已经在天星国大规模的进入了学校教育,但是相对来说,那些看起来,有点神秘的学说,真的没有任何的传承,根本上来说是无知的。

    事实上,一门学说能长久的流传,而且在人群中能得到认可,肯定是有相当的道理的,绝不是什么神怪无聊之事。

    星学在此极西之地有相当广泛的基础,流派也极多,就说明了其真的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的。

    叶星从不认为神秘之说就是假的,而是需要仔细分辨的,就如这门星学,就让他极为的震惊,其中的极多理论,就是超越这个时代的,其核心的思想还是极有道理的,想来真的有古圣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