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离开了阿里汉家,夜风一吹,叶星也有点踉跄的,略一用功,酒气就从身上排出了,扭动了一下身体,像蛇一样扭曲的几下动作,再浑身抖了抖,整个人就恢复过来了。

    在圣明城也玩腻了,叶星决定过几天就离开,去其他地方游历一下,然后再回一下灵器宗,如果没有什么事,他会去其他国家也看一下。

    回到自己住的小楼,打开的自己设置的隔绝阵,叶星开始了每天必定的静心*,从小的习惯,再晚,他也要静心一个时辰。

    直到中午,叶星才从打坐中醒来,这段时间没有刻意*,整个人有些懒散了,他的不受自控的超级智能,一直在探究星学,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

    事实上,他这些天,一直在尝试着应用新研究的东西,无论是观天,观象,观人,都有一了更深入的进步,就单说观人,现在只要花费几刻时间,他就可以看透一个人的状况,从而也推断出其未来一段时间的境遇。

    一句话,现在他看人,是一看一个准,就如,那个贵族小圈子,他就只认可了阿里汉这个人,此人豪爽大气,看起了大大列列,却内在精明沉稳,处事灵活,前途无量。

    至于其他人,即使是皇族的莉诺郡主,叶星也推算了,其未来成就也极有限,一个宠溺中长大的小花,没有太多的主见,也没什么见识。

    这段时间,没有进行实质性的修行,是要彻底放松心境,这其实是《太虚御灵诀》中记载的一个炼心之法,本心是不能迷失的。

    所谓本心,其实就是顺从人的本性,随心所欲去做自己想做之事,当然也不能违背天理,胡乱放肆,也是人所欲吧,可能人都是有两面的吧,一切遵从内在的需要。

    《太虚御灵诀》记载了*到元婴期的*,进入元婴之后是没有的*的,但在金丹境,其实有*的,还有详细的*描述,特别强调了炼心之法。

    如果金丹期的修士不能突破心境,修为是不能增长的,金丹九层就得九次突破心境,所以无数人的修士都卡在了心境这一关上了。

    这个心境又是因人而异的,根本无法具体的描述,这就很难了,即使有*也是没*,因为你要去根据自身的情况去创造自己合适的炼心之法。

    新得的《星书》,给叶星提供了另外一个认识,真正的炼心修行还是要有技术的,就是要溶入,然后超脱,最后超越。

    事实上,星学中的许多法门都是要求自已全力去溶入、代入所面临的事物的境况,再从中解脱开来,观天,观象,观人都是要求自己代入其中,凭自己的学识去感受、探索,最后抽离。

    叶星只是知道要炼心境,但真的不知如何的炼心,有了《星书》之后,他才有了方向,这几天的胡闹肆为,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心境突破,但让他多年来一直沉寂紧张的心态,彻底放松了。

    不出意外,这个过程可能得上百年,叶星现在才六十,实在是极为漫长的过程,也是急不得的,象叶星这样六十进入金丹期的人已经是绝无仅有的了。

    阿里汉和叶星切磋后,就对叶星深为敬服,自认远远不如,莉婼则是因为叶星的谈吐见识大为赞赏,尤其是叶星谈到了对于东方的传闻,大唐、大元、天星国的文化,都让她极为入迷。

    叶星对于这两个年轻人也极为欣赏,是的,自己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成就是远不如他们的。要知道,叶星是资质很高,而且极为努力,机遇也很多的情况下面,也不如同年龄的两人。

    这就说明什么,说明有人指导,有资源实在太重要了,资质和努力勤奋是重要,但绝不是决定性的。

    如果有人指导,绝对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修行肯定可以快上很多很多。叶星虽然得到了*的法诀,但是法诀的理解却是全靠自己个人去理解的,花费的时间太多太多了,而且往往还缺少资源。

    就象那个天符*,因为有人指导,然后自己完善,使他半年就掌握了,而且有了极大的创新推讲,连带他的阵法水平也大幅进步,随后的炼体*也有了极大的作用。

    现在有了星学的传承,叶星随意之间,就可以判断推理出很多的东西,以前是不可能的。

    修为上,现在叶星又到了停滞不前的阶段,这一段不同于以前,那是有可能百年都无法寸进的哦,他虽没有急,但也不想就这样浪费时间。

    叶星与这些人的交往,其实正是他炼心修行的一部分,炼心其实也一种见识增长的方式,他发觉这十多天的胡来,已经让他有了一些轻松了。

    当然,其实叶星是另有想法,见识了莉婼郡主的柔术和巫术之后,叶星就很想和她打好关系,更多的了解一下巫术,对于东方之人来说极其神秘的巫修,究竟是如何的?

    阿里汉则是一有空就来寻叶星,一定要叶星指导一下其剑术,那种粘乎劲,比之狗皮膏药也差不多了。

    在阿里汉的家,叶星、阿里汉和六个朋友喝酒聊天,交流*心得,叶星大方的指出阿里汉和他的同伴的剑术问题所在,让众人都极为开心。

    阿里汉的修为最近突破之后,现正是停滞不前之际,得叶星亲自的点拨,就有豁然开朗的感觉,而他的同伴也同样觉得叶星实在太厉害了,一眼就出他的*的问题。

    其实叶星的剑术修为是远高于所谓的大武师,见识也是超越宗师之水平,加上神识的高妙,当然一眼就看穿众人的一切。

    叶星也很气的请教众人的巫术之技,只说自己三岁开始只精研武道,对于巫术之技完全是一点不懂,这倒让众人很开心,因为终于有一个方面可以显摆自己的见识了。

    阿里汉从小专门习武,但也对巫术之技有极深的了解,所以就大方的介绍巫术的相关知识和修行方法。

    阿里汉道,“叶星,你是专修剑术,锻体术和剑术也极为高明,对上一般的巫修倒也不怕什么,但对上高级的巫修你就要小心了,其巫术防不胜防的”

    叶星点头,道,“我师傅只教过剑术,对于其他我一无所知,你给我解析一下?”

    阿里汉脸色慎重道,“巫修是肉体和灵魂同修的,必须有资质之人,还要得到传承之人,才能*有成的。我所知无多,只能简单的讲一下”

    原来巫术也是包含繁多,种类更是千奇百怪,是极为高深一门学问,且威力极为强大的,高手甚至是可以改天换地的。

    巫术也是按修为高低也是分:巫士,巫师、巫王,巫宗,级别越高当然修为就越可怕,据说巫宗的一个神念,可以杀死千里之外的人。

    巫术其实是精神力的修行,精神力不全同于神识,应该说精神力只是神识的一种表现形式,但细节是不同的,如叶星的神识极大,可以参悟很多高深的法门,但他的神识并不能驱物。

    精神力的修行,就不一样了,可以用精神力驱使物件,不单是法器,就是一般的物件也可以驱使,当然了,能否驱使还得看个人的修为。

    在巫修者看来,精神力、神识、神念都是灵魂自带的感官,就像肉体的五感一样,也就是说精神力不同于神识,是和神识同等重要的,一种灵魂的能力。

    精神力是所有人都有的东西,只是强弱不同,强的人可能偶尔会对周围的事物产生感应,弱的人则没有任何感觉。

    精神力也可以强大到可以用来内视自身,也可以外放探查周围环境,更是可以驱动外界的气息和物品。

    叶星原先的理解,神识的作用就是探测而已,听了阿里汉的解释,对比之下,才知道,精神力是灵魂能力的一种外化,比之控测之类,还要多得多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