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把自己的神识标记写入母蛊的神识之中,立即令其认主,同样也没有消除莫斯利的神识标记,再让灵蛊飞了回来,还是用玻璃瓶装好。

    没有去神识探查莫斯利的住所,现在绝不能打草惊蛇了,以后,莫斯利的任何的行动,他都可以反向的跟踪了,且对方并不会发现。

    只要莫斯利带着母蛊在身边,他的一切的言行就会被叶星知道,百里之内,灵蛊子母虫可以自动联系,自己可以知道对方的一切,对方所知道,都是自己让母蛊透露的。

    叶星心胸并不大,暗算自己的人,是绝不会放过的,那怕莫斯利是一个来头极大的人,该出手的时候,绝不会心慈手软的。

    把装了灵蛊的玻璃瓶放在了衣袋中,叶星并没有放入凤凰空间戒,那样会切断灵蛊的相互联系,现在还是要让对方不断的收到自己的信息,当然是愿意让对方知道的信息。

    不了解灵蛊术为什么可以相隔百里能互相联系,这种联系是基于什么原理,但是明显不是无线电波,当然这种联系其实也是极微弱的,只是子母虫之间进行的。

    叶星神识丝侵入了灵虫的神识之中,也无法搞清楚,大约母虫也只能传简单的信号,不可能是复杂的信息。

    不管如何,现在叶星已经暗中的控制了母虫,对方的一些举动应该是可以提前有所察觉了。

    如果说,莫斯利只是因为莉莎公主就要杀了自己,叶星其实是不相信的,他推测背后还有更深刻的原因。

    叶星再次展开自己的占星之学,把今天看到莫斯利,以及今天在莫斯利身边出现最多次的几个人,进行了最深入的分析,一无所获,莫斯利的命运还是不可测的。

    从那几个宴会上与莫斯利很多接触之人的气息来反推,依然一无所得,这很是怪异,叶星还是推测莫斯利可以进行气息转换或者改变,让别人无法凭气息去跟踪和占算。

    还有一点,叶星从母虫的神识中探测到了除莫斯利之外,还有另一个极弱极弱的气息,以叶星超级灵敏感觉才发现的,当然也不敢去触碰。

    也就是说母虫很可能被另一个高人暗中设下了神识标记,现在三个标记互不影响,但都可以从母虫处得到信息。

    从母虫处分辨,莫斯利的气息也透出怪异,呈轻微不稳定的状态,以其修为来说,不应该出现如此的事情,只能是其修行的*引起,或者与之相关的巫术引起。

    最后,叶星还是把阿里汉,莉莎公主,莉婼郡主也加入了占星分析,发现此三人与莫斯利并没有太多的牵连,也就是说,这三人,其实未来并不太可能与莫斯利有太大的关联。

    所谓命运不可测者,现在叶星已经知道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三个可能,要么确是命运不测者,要么是自己占星水平不够,三则是有人为这个莫斯利进行命运遮掩。

    叶星知道自己的占星观人之术已经是大成了,只有两种可能了,一是莫斯利确是命运不可以测者,或者,有一个高人用高深的术法为莫斯利进行命运遮掩。

    也是正是这种命运遮掩,引发了莫斯利气息的轻微不稳,很可能莫斯利本人也是不知的。

    天已大亮了,叶星一直在思考分析着所有的细节,还是没有结论,决定不再理会,毕竟此事暂时与自己无关,只要对方还没有过分,就放开点。

    开始收拾东西,也把阵法撤去,把自己使用过的一切物品全都用灵火烧了,让其不留下一丁点自己的气息,甚至整个小楼在不损物件的情况下,都用灵火掠过,不让自己有来过的任何痕迹。

    接触过巫术之后,叶星知道,高明的巫修可以凭一丁点气息就可以追踪,甚至是远程监视,这是叶星所不允许的。

    等到了中午,叶星去退了房,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气息,混入热闹的人群中离开了圣明城,没有向任何人告别。

    离到圣明城之后,叶星迅速的就离开了二百里之外,在一个深山密林之处,然后取出玻璃瓶,发现蛊虫呆滞无神,像是沉睡了。

    把神识浸入其中,对蛊虫进行探测,果然,蛊虫并不能接收到任何的信息,尝试联系母虫,也是毫无反应。

    叶星脱下自己的一件贴身内衣包着玻璃瓶,然后在一个大树的顶上挖了个洞,把这东*在里面,再封了起来。

    叶星用刚学会的拟人术,配合自己的化装变形之术,拟化成另一人的气息和样子,慢慢的走向圣明城。

    叶星走得慢很慢,自然了,现在是一个平常人,一个流浪平民,根本无人注意的了,他一路慢行,也是不断的*拟人术,推衍细节,完善其中的精妙。

    两天之后,叶星再次返回到了圣明城,这次是在城外的一个破落栈住下,在一个偏僻的房间,设置了防护阵之后,就躺下休息。

    叶星返回圣明城来,就是要探查一下,为何莫斯利要致自己于死地,他这种级别的天才,绝不应是一个为情爱妒忌就要杀人的,一定有什么缘故。

    半夜时分,叶星分出一丝极弱的神识来到了莫斯利的住所,这人并不住自己的家中,而是自己独立一个小庄园,并不很大,很快就来到了莫斯利房间。

    莫斯利显然并不在房中,叶星神识来过一次,知道并没有什么防护禁制,但还是小心奕奕的查看了半天,才进入了里面,但一无所获,只得返了回来。

    第二天白天,叶星决定冒一个险,从凤凰空间戒中取出了高科技的极小型间谍*,在行经莫斯利住所街道的时候,把*轻轻弹射在其屋顶之上。

    *没有任何的气息,不可能被对方神识发现的,现在只等着莫斯利露出马脚的一天了,是有点守株待兔,但花点心思,还是有极大的必要。

    叶星让伙计不要打扰,房间设置防护阵,打开录音机,可以把莫斯利在住所的传来一切声音都收录下来,自己就开始*。

    依然是拟人术的*,叶星决定把此巫术修到大成,最好把自己设想的拟物术也修成,那样自己可以真的天下可去矣。

    原理已清楚,其实剩下的就是细节的完善,叶星完全沉入了推衍之中,然后是尝试*和修正,五天之后,叶星停止了*,他的拟物术也略有所成了。

    现在,叶星可以把自己的一缕气息拟成一棵树,一棵草了,那怕金丹境高手,只要不是离得很近,也是不可能发现其气息的不对了。

    叶星取出了一些水和食物来吃,打开了录音机,听取这几天录下的莫斯利住所的一切声响,里面有念咒语驱动蛊虫的声音,有他*时的轻微声响,还有他与别人交谈的内容。

    叶星跳开着听,半天之后,终于有了收获,里面有一段莫斯利与一个苍老声音的谈话,声音很轻,但高科技产品就是牛,很清晰的窃听到了,内容竟然十分的劲暴。

    一个苍老的声音,很冷,“尽快拿下莉莎,用她的红丸用来培育同心蛊,不但可以加快你的修行,更重要的是将她的资质夺为你用,日后她成为了女皇,整个柔然也是你的了”

    莫斯利道,“师尊,三年来,已经试验过上千个女子的,培育的灵虫并不强大,气息还是可以被探测到,仅能夺取其一份的精魄,只能作神识的辅料,并不是那种完全受控”

    老者道,“夺魄巫技是上古传说中的魂技,我摸索了数百年了,试验了数百人了,也只有你的天才资质,才*有所成效,不必急,你已经做得极好了”

    莫斯利道,“我还没有修成此技,如今去拿下莉莎,太分心了呢”

    老者道,“要你现在拿下莉莎,是怕她修为突破到巫王,你就无法再夺其精魄,你就无法成为真正的柔然皇”

    莫斯利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