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莉问道,“叶师兄,到拉玛帝国了,要做什么?”

    叶星说道,“你要和我分开来,我会在你身上下一神识标记。到了撒马汗城,我们分别加入不同的魔法学校去学习一段时间。”

    叶莉愕然道,“为什么要分开来?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叶星严肃地说,“你的修行太快了,现在需要磨炼,巩固,只有坚实的基础,才能走得更远!你得经历各种的磨炼,你从未出过皇宫,这两个月也没有离开过我!”

    叶星盯着叶莉说,“你记住!你就是你,你不是我的随从,不是我的影子!你现在可能不明白,但一定得记住,修行是逆天的行为,肯定是会遇到无数的风险!没有人可以罩你一辈子。”

    见叶莉依然不解,叶星声音放低,轻声的道,“你现在,如何找栈,连吃的都不知道,如何讨价还价,如何看穿人性,完全是一张白纸!人性的可怕,比之你想象的要凶险一万倍。”

    叶莉呆了一会儿,才道,“师兄教训的是!我真的不会!”

    叶星道,“今天开始,你自己找住的,吃的,包括在野外过夜,都是你自己来做。我给你一些物资,你自己设置法阵,一切靠自己!”

    叶星取出一堆物资,有灵石、金银,还有衣被帐篷,让叶莉放入魔法袋中,道,“不要露出空间手镯,一切多想一下再做”。

    叶星又嘱咐了几句,然后转身就消失在山林之间了。

    叶莉一阵失落,然后是茫然,呆了好一会儿,在大路上走着,虽然知道这个方向走下去就是撒马汗城,没有了叶星在身边,觉得自己空落落的。

    活了二十多年,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无助,其实她知道叶星就在附近,自己有事,师兄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只是看不到人,她发散神识也感觉不到叶星的存在,让她有一阵空虚。

    叶莉独自一个人走着,不断的有人在身边走过,她没有兴趣知道,没有去交流的想法,就一个人慢慢的走着。

    在拉玛帝国是比较安全的,人口不太多,又是经商为主,比较讲信誉,其习俗的强悍也是对外的,在国内倒很少强盗、劫贼之事。

    像叶莉这种外来的小商人模样的,一路之上有无数,根本就是过江之鲫。

    一路不断有人行走,并没有什么不安全之感,叶莉就是觉得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孤单,走得特别的慢。

    傍晚,她跟着一群人来到了一个乡村,那些人都是三五一群的,只有她一个人是独自一人的。

    她的神识很强,一下子就断定这些人的修为,实在不高,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乡村只有一个小栈,因为来往的人太多,也有住宿的地方,只是条件很差,吃的就更差了。

    叶莉给高价也只是要到了一间茅草为顶的房,这已经是最后一间了,但价格和别人是一样的。

    食物是根本吃不得,太恶心了,叶莉只要有了一些水,就回到自己的住处。

    叶莉记住叶星所说,在任何时候要设置阵法保护之下,才休息,用灵石设置了一个防护阵,是叶星所传的,以她现在炼气期五层能做到的最佳防护阵。

    床也是简陋的可怕,她从自己的空间袋中取出了帐篷,衣被,然后和衣躺下。

    其实,她有过两个晚上自己住栈的,就是离家出行的那头两天,但是当时坐租了马车,住得是最高级的栈而且是在柔然的小城中。

    如今在国外陌生之地,她根本睡不着,也没有心思*,反来复去的一整晚,下半夜才困了迷糊起来。

    半夜,一阵的淅淅沥沥,下雨了,叶莉忽的惊醒过来,发现屋顶上有个小洞,显然是被人暗中搞的,幸好,她设置了防护阵,那贼人没有能成功进入。

    她展开神识扫了一下,发现屋中还有一股陌生气味,她马上判定有人意图不轨,还用上了*!

    叶莉知道就是那群人中的一个,但她没有留出一分神识来防备,所以也不知是哪一个。

    幸好防护阵也防范了一般*的入侵,但如果是高级的*,如此简单的防护阵是防不住的,结果肯定是不堪设想了。

    叶莉浑身激灵灵的抖了一下,她是一个巫术高手,只是没有生活的经验而已,不代表她笨。

    她马上发了一个火球术,把阵法内的空气燃烧起来,再一个法术,把屋顶的阵法加强了一番。

    叶莉把帐篷衣被收好,她取出了短剑握在手里,有着剩余的一丝残余气息,念动咒语,开始追查入侵之人,很快她就锁定的目标。

    她走到了栈的一个房间门口,一脚踢开房门,一把剑就指在了一个尖嘴猴腮,猥琐恶心的男人的脖子上,那人一下子就跪倒,拼命求饶。

    附近房的人马上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把这里都围个水泄不通了。

    叶莉喝道,“你半夜摸到我的房间,想做什么?!”

    那人愕然道,“没有啊!你搞错了吧,我一直在睡觉!我从来没有开过房门!”

    那人看到很多人在围观,胆子大了起来,愤怒的道,“你不要胡说冤枉别人!我睡得好好的,你拿刀闯进来,意欲何为?你想杀人抢劫啊?救命啊,救命啊!”

    叶莉想这样肯定杀不了这人了,一声不吭,就转身离去。那个猥琐男反倒起劲了,冲过说,“你不准走,想就这样结了?没那么便宜!”

    旁边围观之人,也有一些人在嘀咕,这个年轻人太嚣张了。

    叶莉不理,就要走了出去,猥琐男直接冲上来,手指尖轻扬,一小股*就洒向叶莉。

    叶莉是没有经验,但她的神识多高,精神力更是出众的,根本不用看就知道猥琐男的手里发出是什么,意念一动,*全部倒飞进入猥琐男的鼻孔。

    猥琐男先是一呆,然后就是满脸迷醉,接着就*大发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扯下,冲向人群,抱住一个男人就按在地上。

    众人哗然,这才知道,这个家伙果然不是好东西。

    叶莉已经走出栈,冒着小雨,独独一个人的向走,在自己头顶设置了一下简易的阵法挡雨,雨水不停在她的身侧滑落。

    叶莉突然想哭,自己一个大帝国的公主,这样失魂落魄的,无依无靠的流浪,两眼无神,如此无助的淋湿了半边身子,茫然往前走着。

    在向前走出了三里之外,一个人在微笑看着她,正是叶星,叶莉忙走上去,眼泪就流出来了。

    叶星拉着她的手,一起向前走,道,“你设了阵法很好!用火球术先燃烧一遍,也很对!但是你不必去和那人讲道理,你明白吗?!讲道理没有任何意义,你应该直接的用你的巫术直接杀了这个垃圾!”

    叶莉紧紧的拉拽叶星的手,没有说话。

    叶星轻声说道,“你永远要保留一份神识是清醒戒备的。那怕是在独自静修也一样!”

    叶星把自己神识分离法,传入叶莉的脑海中,让她复述了一遍。

    最后,叶星转过身来,“修行注定就是一生孤独的旅行!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这段时间,我在你二十里之内,不要怕,但得细心慎重”

    叶莉抹了抹眼睛,点了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忽得心情好起来。

    正是叶星的那一句,我在你二十里之内,让她觉得很幸福,那怕她的神识其实只能探索几里,但这一句在她身边的话,给了她无限的勇气。

    叶星取出了一把大伞,交给叶莉,说,“行走也是修行!任何时候都是*!”,说完,展开轻功,掠在前面,立即就消失无影了。

    远远的传了一句话,“身体的*很关键!柔术还可以再进一步,要强壮体质!”

    叶莉笑了笑,其实她的柔术是练到了顶峰的,身体可以做到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和造形的。

    但对敌作战的武功而言,她是不行的,她只*了柔术和巫术,也缺乏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