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带着叶莉,在城中,买了很多很多日用品,粮食,还很多特产,工艺品。

    叶莉最不能明白的是,在拉法城外的沙漠边缘,叶星向一些当地的土著,搞了数十巨大木桶的黑油,还让人家花费了长时间的过滤杂质,然后趁人不注意收入空间手镯中。

    黑油在拉玛帝国是当燃料的柴一样的,可谓到处都有,只是黑烟太厉害,还有极大的*性气味,人们都不太喜欢。

    叶星要带这么多的生活物资,估计进入蛮兽山脉之后,可能是难以取得这些日常的物资了,而且数万里的行程可能来回要花费数年时间的。

    叶星和叶莉离开魔法城的时候,两人的空间袋,魔法袋都是满的,其实叶星凤凰戒只存了一小部分,当然叶莉的空间手镯也还是空空的。

    当然出了城外,无人之时,叶星很快就把大部分的物资放到了凤凰戒中,两人的空间袋,魔法袋就剩下一些衣服之类的日用品了。

    和前期还是一样,两人往西方进发,依然是穿行于山林之间,依然是不断的训练叶莉的各项技能,连续半年的与人争斗,叶莉的技能果然纯熟了,对于密林间潜在的可能突*况也有了准备。

    对于叶莉的进步,叶星是很开心的,事实上,连续在山林间与各种大小野兽,毒物相战斗,叶星都没有出手帮助,哪怕好几次都极为惊险了。

    每天傍晚选择地点,扎营,设置防护阵,做吃的,炼药,一切都是叶莉来操作,叶星完全旁观,只是在叶莉完成后,再指出其不足之处。

    十几天后就不太一样了,因为开始接近蛮兽山脉的边缘,山林中的各种兽类明显增多了,山林里的打猎之人也多,采药人也不少,更多的是一批又一批的佣兵团。

    佣兵团多数是临时组织的,为得是去进入蛮兽山脉去获取各种资源,当然也有经营商贸的,主要为各个小商户提供保护的,大型的商户会有自己的护卫队。

    佣兵团一般是由很多的武士、武师和很少的魔法师组成,*武功的人多,适合肉搏近战,魔法师人很少,魔法适合稍远的战斗。

    一个佣兵团至少有一名魔法师,可以进行远程的攻击,也是便于疗伤,魔法师通常也都是懂得医药的,事实上,魔法师往往也是医师,因为其对自然元素的敏感性,正是炼药所需要的。

    佣兵团见到两人是魔法师,就来邀请两人加入,当然他们拒绝了。

    也有一些佣兵团,见两人势孤就会上前来抢劫,当然,这正是叶莉最好的锻炼机会,叶星是绝不允许她手下留情的,叶莉的魔法一旦展开,基本上就让这种小佣兵团一下子团灭了。

    第一次用魔法杀了八个人,叶莉自己都呆滞了,直接就呕吐了半天,连黄胆都吐出来了,但叶星面无表情的看着,没有半分的怜悯。

    如果在这种地方,有任何的心软,下一秒,就会死于非命,或者凄惨的成为别人的玩物,绝对不会任何的例外的,叶莉需要如此的锻炼。

    当叶莉灭杀了第五批的所谓佣兵团之后,再也不会吐了,只要对方有任何的不轨意图和举动,她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留手,全部杀了,最后一次杀的十一个人,其中还有两个是女佣兵。

    本来,叶莉是不想杀了那两个女佣兵的,但在叶星严厉的目光下,叶莉还是闭着眼睛杀了,她极为的难受。

    更加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叶星还不许她去掩埋尸体,道,“埋了,野兽还是会挖出来的,不必多此一举”

    叶星的冷酷无情让叶莉十分的难以理解,禁不住哭泣起来,她不敢有任何的违背,叶星说了,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离开。

    叶星就是要她知道,世上的险恶,远不是书上看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就在身边的,也让她明白,对上恶人,不要姑息,早点灭杀才是最好的办法。

    但叶莉终于还是崩溃了,直接就蹲在地上,痛哭起来,她茫然了,从小接受的教育,与这个无人性的叶星的要求是如此的相违背,短短的几天,她居然杀了数十人了,有几个还是没有了反抗力之人。

    直到叶莉终于停止了哭泣,叶星才带着叶莉来远离事发地数十里之外的山林中住下,设置好防护阵,想让她慢慢的消除心中的那份恶心和罪恶感,但是情绪一直困扰着她!

    叶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陪着她在帐篷里,拉着她的手,连续三天不吃不喝的,让她自己想通想透。

    其实以叶莉的心智是肯定能想明白的,只是需要时间,如果她不肯克服自己固有的一些认知,那么她可能走不出多远,就消失于这片森林之中。

    叶莉的心智果然是极为出色的,事实上,杀人之事,她很快就已经想通了,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里,人命就是蝼蚁一样,是随时在被放弃的,如果不是她的修为足够高,等待她的就是悲惨的命运。

    她之所以又呆坐了两天,是想到自己抛弃一切,跟着这个无人性的叶星,究竟是为了什么,以后又会如何?

    原本,她的想法很简单,叶星本事高强,可以很轻易的与自己意念相通,跟着他可以学习更多的东西,还可以摆脱被摆布的命运。

    但叶星又是一个极为无情的人,只要不合他的心意,马上就可以抛弃自己,自己好象有了无限的自由,又好象任何的自由也没有了,如今是不是又陷入了新的困境中了?

    叶星没有说话,拉着她的手,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看她,就是静静的坐着,等着她想通想透,如果她不能做到,那么叶星也不会抛弃她,只会让送她返回圣明城,一辈子不出远门,继续做她的公主。

    事实上,有飞机,只要三天的时间,叶星就可以送她回到圣明城,叶莉自己也清楚,也明白,只要让叶星失望了,那么两人的情谊也就结束了。

    两人呆坐无言,叶莉还是安心了下来,哪怕这个人真的很无情,但对自己还是真诚的,极好的,是真的想帮助自己的,又有些感动和幸福的萦绕在心间。

    当叶星拉着她的手,陪着她一直三天不吃不喝,她觉得很安心,再看着样子比之自己还年轻的一个男人,却是她事实上的师傅,即使是巫修的能耐,也超越了自己,如此的天才,只认自己为师妹,不肯占半分的便宜。

    终于,叶莉想通了,叶星对别人如何,那是叶星的事,但叶星是真真切切的对自己不错的,况且,他的无情是对恶人,他自己从不曾去害过别人,只是他的反击根本没有留情而已,连带还不允许自己手下容情。

    事实上,叶星自己也不了解,他确实是情感失调的人,没有那么的多的同理心,没有那么敏感,对很多很多的事情,他都理性的可怕。

    在他想法中,自己不会去做恶,但对于不利自己的人和事,那是绝不容情的,来到此世界数十年,已经改变了极多了,但很多时候还是遵从原有的认知。

    叶莉问道,“叶师兄,能不能讲一个你的家人,你经历的事,我想听一下”

    叶星道,“可以!其实嘛,也很简单。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

    叶星把自己的来历,简单的说了一遍,也讲了自己两个妻子,四个孩子,自己参与了天星国的创立,自己的修行,没有太详细,也没有隐瞒。

    叶莉极感兴趣听着,对于天星国,对萱月宗,对于叶星的家事,都十分的好奇,尤其是那个高度发达的天星国的各种制度,让她异常吃惊,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的制度。

    当叶莉知道了,天星国的一切法律、制度,都是叶星规划设计的,更是瞪大了眼睛,实在想不到,如此冷酷无情之人,竟然是设计了如此人性化的各项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