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叶星有老婆孩子,叶莉也没什么想法,男人很多老婆很正常,在柔然,女人娶多个老公也是常事,尤其贵族女子,有两三个老公,还有一些情人,那是很正常的。

    就像她现在二十多岁,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她母亲有几个老公,还有一些情人,怎能确定那个是父亲。

    叶莉从来没有父爱,也没有兄弟之情,在皇族,只有听话,然后就是听从安排,她作出抗婚的举动,已经是大逆不道的了,长辈看她资质优秀还是包容了她,但还是不会任她胡来的。

    如今,跳出了那个圈禁了她二十年的圈子,她又圈在了叶星的圈子中,她觉得很无耐,但叶得给了她心灵的关怀,心灵的自由。

    叶星这一年的教导,让她有了父亲关爱的感觉,但是她也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叶星,也享受被关爱的父亲的感觉。

    她完全分不清,是爱情还是父爱呢?这种不确定性,不知如何分辨,不知如何处理,让她困扰了很久了,她的痛苦,更多就是茫然。

    忽然,叶莉意念传入叶星的大脑,“叶星,我要嫁给你!你是我的师傅,不是师兄,我要一辈子叫你师傅!”,用力的拉着叶星的手。

    叶星先是愕然,呆滞看着叶莉,张口无语,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自己虽说收叶莉是师妹,其实来说,两人还真的就师徒关系,只当是西方之行的同伴,还真的没有往情爱方面想过,他一向都是情感缺失的,不是不会理解,而是都是被动的。

    内心来说,叶星其实很欣赏叶莉的,资质极佳,聪明好学,人也美貌绝伦,但真正来说,叶星只当一个合适的传人。

    从世俗角度来说,弟子嫁给师傅,于礼不合,但秦静萱和秦馨月,事实上也是自己的学生,也是嫁给了自己的啊。

    叶星过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叶莉,你有自己的人生。现在你的想法是这样,但日后可能会后悔,你有两百年的时间,不要急!”

    叶莉依然用意念传,“我已经突破了筑基期,我要生一个孩子!否则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以后就没法生了!”

    对于生孩子这事,魔法师和巫师都会有这个问题,修为高了之后,就生不出来了。

    在柔然,无论男女都是很早婚的,像叶莉这样二十多岁没有出嫁,还没有招女婿,是很少的,一个固然是她长期闭关*的原因,另一个就是她的不肯嫁莫斯利。

    莫斯利虽然没能迎娶了莉莎公主,但其实,他已经有了无数的女人,生下数个孩子,这也是其家族要求的,在柔然,生孩子与婚姻是没有关系的,只要她点头,早就是孩子的妈了。

    修行者,随着修为的高深,极难生下孩子,尤其是女子,一般进阶巫王之后,无论男女极少极少能生下孩子的。

    叶莉更知道,越过金丹期后,不可能生孩子了,叶星已经金丹期,再不努力,她就没有机会了。

    叶星依然摇头,但叶莉脸色坚定,她觉得叶星的修为越来越高,就不能让她生下自己的孩子了,而别人,她是不会接受的。

    在柔然,女人生下不知父亲的孩子,那是普遍之极,根本不是什么事。

    叶莉一把抱住了叶星,意念道,“我现在就要做你的妻子!我不后悔!”

    叶星很理智,道,“叶莉,你需要静下心来,你跟着我才一年,你没有发现我的缺点,或许以后你会容忍不了我的缺点的!这样对你的修行就会带来致命的影响!”

    没等叶莉的反应,叶星就开口道,“三天前,估计你还怪我辣手无情,凶残可怕,如果你不想清楚了,以后你会后悔的”

    叶莉意念道,“我不理!我现在已经是巫王,大魔法师,筑基修真者了,如果再拖下去,我就不能生孩子了。我母亲突破到了巫王之后,就再也没有生下孩子了,我完全知道!我怕现在都迟了!”

    叶星道,“是会难一些,但还是可以的!我的四个孩子都是在筑基期才生下的!”

    叶莉,忽的开口说道,“师傅,你如果一定不肯,我就胡乱找一个男人,我想生下一个孩子再继续*!”

    叶星被她这句话给气着了,脸都要气红了,柔然女子的泼辣是有名的,叶莉一直乖乖女的样子,其实不是她的本性,她是柔然公主,从小就是高高在上的,只因不肯下嫁,哪怕是其实很喜欢莫斯利的,也不肯低头。

    看着叶星第一次气红了脸,叶莉却依然不改,说道,“师傅让我追求自己的自由,我现在就是要实现我的自由!我的自由就是要在年轻的时候真正自由的爱一次!”

    叶星无言了,只好拉了拉她的手,想让她把环抱自己的腰的手松一下,但是没用,只好任由叶莉环抱着。

    叶星现在才第一次,发现,原来,真的,自己扯上了理不清的男女关系了,不觉一阵的无力。

    以前和秦氏姐妹是一起经历很多磨难,感情慢慢深化的,正是符合他一向冷静的性格。

    叶莉却是急风骤雨,火急火燎的直接,固然是因为个性,但也严重不符合叶星的性情。

    真的头痛了,情,爱,从来都不在叶星的需求核心,那只是他人生的点缀而已。

    回想一下,秦氏姐妹很爱自己,自己也爱惜她们,没有那么多想法,而是习惯,习惯有她们在身边。

    其实,叶莉还真是一个胆大泼辣有主见的女子,敢爱敢恨,看她抛弃公主身份的决断就很明显。

    过去一年因为各种原因,她表现得如静静的如一朵花,但那不是真正的她,真正她可是勇敢而且很有决断力的人。

    两人就这样,一直过了好久,叶星心里有了一丝的心悸,是的,心悸,因为叶星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心动了,如此美丽高贵的公主,抛弃一切跟着自己流浪,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吗?

    修为到了金丹境了,自己却还是这样放不开,还是拘于一切的教条,那么可以肯定自己的修为到此为止了。

    《太虚经》上讲得很明白,要勇猛精进,才有出路,金丹九层,一层一心境,都是必须迈过去才能有进步的。

    自己现在连接受一个女子的爱,都不敢,也不愿,那是什么在拘束着自己?心境就是心魔,就是自己的进步的束缚!

    想到这,叶星转过身来,盯着叶莉的眼睛,用意念道,“我喜欢你!但不知道是不是爱你!你愿意等我吗?我想真正的爱上你后,我们才能在一起!”

    叶莉拼命的点了点头,意念道,“我们就这样抱着,每天都这样!”

    叶星抱起来叶莉,意念道,“那,好吧!”

    要知道,两人是世上少有的意念能够随意相通的人,这个非常重要,而叶莉也正是因为这个才爱上了叶星,而且一定要和叶星过一生一世。

    两人抱在一起,却是在用意念来交流,俱有些动情,但任由着这份情欲在身体里流动,两人虽然没有真正的合体,却有了合体一样的*。

    叶星神识进入了叶莉的身体,和着她的神识在她的身体里游走,进行着最深层的灵魂之交,这样的魂修是最高层次的*。

    叶莉对叶星是完全开放的,她的记忆全部展现给叶星,叶星虽然没有刻意去看,但强大的神识,还是轻易的就阅读了很多。

    叶星自己无数的秘密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他曾有一个冲动,要把叶莉的灵魂引入自己的体内,让叶莉也真正的了解自己的一切。

    但是因为叶星神识极端的强大,大脑有很强大的防卫机制,那怕叶星放开,叶莉的神识却依然不能进来他的大脑。

    两人的结伴的神识,逐渐离开了两人的身体,在附近的山林间游走。

    叶莉的神识在*中迅速的增强,而叶星第一次有了爱恋的感觉!那是从来没有的!

    难道灵魂相伴的爱,才是真正的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