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馨月没有说话也无法说话,只是目光定定的盯着叶莉。

    叶莉也被她盯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躲在了叶星的身后。

    一刹间,众人都你眼望我眼,宗主祁明挥了挥手,所有人都无声的走了。

    连带祁明自己也陪着两位太上长老离开了,两鹰也聪明的飞到了一边,只留下叶星一家呆在原地。

    场面压抑,尴尬之极,还是叶小紫比较聪明,立即一把抱住了父亲,大声的埋怨叶星长时间不回,而叶晓明则是在旁边抱住了母亲,一声不吭。

    叶母也反应过来了,走过去一手拉着叶莉的手,另一手则去抱叶然。

    但显然,叶然被现场压抑的气氛所惊,竟然大哭起来,根本不肯让叶母抱。

    叶星双手紧紧的拥抱着秦馨月,没有吭声,真的无法说什么话了,一时间,只有叶然的哭声。

    许久,秦馨月终于低下头,脸上的泪水没停,是真正的伤心了,她从未想过叶星会有另一个女人。

    她不是不可以接受,只是四十多年了,叶星从来没有花心过。

    但这次长时间外出,竟不声不响的就找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还生下了孩子。

    自己和姐姐守在这边偏僻之地,满心企盼叶星*有成的回来,一家团圆。

    没有想到等来的竟然是如此的结果,她的真的实在接受不了。

    在叶星的怀抱里,秦馨月低下了头,也是不知该如何的反应才好,一大群孩子,晚辈还有长辈面前,实在不知道要如何的合适的反应。

    最后,秦馨月狠狠有在叶星的胸口捶打起来,砰砰声不停。

    叶星一手抚着秦馨月的后背,没有吭声,却也松开一只手来,拉住了叶小紫的手,又仰起头来,微笑着看向叶晓明。

    而已经6岁双胞胎的叶枫、秦云看到母亲在哭,早就跑过来恨恨的盯着叶星。

    叶星只得松开了双手,一把抱住了两个小儿子,五年多没见的双胞胎儿子。

    两个小子却是对着叶星又叫又踢,根本不要叶星的抱。

    而秦馨月因为儿子的哭闹也停止了伤心,一把挣开了叶星怀抱,脸色红红的,眼睛红红的,从叶星的手上抢过两个儿子。

    叶星只能尴笑着,双手环抱着母子三人,然后看向自己的母亲。

    叶母则是摇了摇头,拉着叶莉走进了大门。

    叶小紫,叶晓明却不走,看向父亲,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半响之后,秦馨月从叶星的环抱中挣脱开来,对着叶小紫小声道,“你去安排一下”

    叶小紫倒是聪明的紧,立即明白,是要她出面去给叶莉母子安排食宿的事宜,连忙扯着叶晓明就走开了。

    叶星和秦馨月就在宗门的前的草场慢慢的走动,叶星也一手一个抱起来了叶枫、秦云。

    把这些年的情形再一次的详细的给秦馨月讲了一遍,主要内容还是叶莉的事。

    半个时辰之后,秦馨月终于也接受了,既成事实了,不接受也得接受。

    她相信姐姐是肯定会接受的,只是自己真的很不开心,但了解到叶莉的特殊情况之后,她也觉得,叶星接受叶莉是完全应该的。

    事实上,这些年来,她非常的清楚,叶星一直忙于*,忙于处理萱月宗,天星国的各种事务。

    其实都过得极为孤独,还要操心的事无数,自己和姐姐,还有祁明等人,根本无人可以帮助他。

    叶莉能帮助叶星,意念相通,传承了叶星的所学,还能有效的理解叶星的思维和做事方式,就是叶星的分身一样。

    那么爱上自己的分身有什么错呢?

    况且,以叶莉的资质,最有可能陪着叶星走完长久一生的人,其他人无论多努力,限于资质,都是不可能的,那怕四个孩子也是不可能的!

    终于,叶星抱着两个儿子,陪着秦馨月进入大门,祁明等人,这才走过来,紫玫和古震两位道长,也过来来叶星交谈。

    叶星问了一下两位道长在此生活的情况,两人都很开心,这里完全就是世外桃源,虽然灵气不是最佳,但安宁,并且资源无限,关键的是两人非常的喜欢这里的气氛。

    两位道长成为太上长老,还收下了叶小紫和叶晓明做为传承弟子。

    虽然,叶星给予两孩子的是最稳妥的**,却不一定是最好的,也没有太多的指导,只能靠自悟。

    两位金丹境太上长老的指导,让两人的修为在六年中有了长足的进步。

    现在已经筑基四层了,要知道两小家伙,现在才十六七岁,真的是前途无量。

    叶星向两人一躬,微笑道,“两位太上长老,真的太感谢了,我的一对儿女很是顽劣,有你们的管教,实在太好了”

    古震笑道,“你是我的炼丹师傅啊,他们又是我们两人的弟子,关系搞得好乱哪”

    紫玫笑道,“有什么乱的,我们各交各的,两小家伙的进展有点过快了,还是要控制一下,修行是长久的事,快,不是好事”

    叶星点了点头,一双儿女资质很好,从小打好优质的基础,又有资源,现在又得明师指点,修行速度快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相对于极西之地的巫修,速度好象也不算什么了。

    叶星忽然微笑道,“两位道长,我先通报一件事,然后再谈一下别的事”

    接着,叶星把最近六年来,天星国参谋部对各宗门进行现金资助的事给两人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这些事,两人还真的没有关心过,也没有人告诉他们。

    叶星道,“紫月宗,灵药门都有大笔的现金资助,内奸之人,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明显的行动,两位认为应该如何的处理?”

    紫玖和古震两人对望了一眼,紫玫道,“我们已离开了,现在是萱月宗之人,实在不想理那些事了,而且没有证据,又能如何,由它去吧”

    古震点了点头,道,“我只喜欢研究炼丹,勾心斗角之事,不想理会,而这里有一切最先进的科技手段,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相比于死气沉沉的灵药门,这里就是人间天堂”

    叶星点头,微笑道,“两位,要不要我主持一下,两位结为伉俪,无论如何有情人终成眷属,都是让人快乐的事”

    紫玫的老脸刹时红了,低下了头,年过三百了,这话依然让她羞红了脸。

    古震则扭头看向紫玫,没有吭声,想了想,走上前去,拉起了紫玫的手,道,“我等了三百年了”

    紫玫有些紧张的低下了头,半响才点了点头,摇头道,“不办任何仪式,摆一席就可以了”

    叶星道,“好!两位长老,就我们一家人,还有祁明,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为你们庆贺一下!”

    叶星拿出了电话打给祁明,道,“安排几桌丰盛的晚宴,今天两位太上长老结婚,嗯,也是我和叶莉结婚”

    祁明先是愕然,然后大喜道,“哎呀,师傅,您真的好本事啊,这样也让你摆平了”

    叶星老脸一红,不满的骂道,“你真多话呀!快去办!亲自去办!”

    祁明哈哈大笑,“知道!一切有我!”,叶星正想再骂两句,祁明早就挂断的了电话。

    叶星只得和两位太上长老相视无言,接着,三人聊起了东西方修行的差异。

    当了解到极西之地的传承方式,两人也极为惊讶,确实,如果能意念传承*,确是一个快速的方法。

    只是世上那有那么多意念相通之人呀,本质上来说,用书本传承虽则慢也不那么的可靠,却也更加的可行,也有更多的变化和创新。

    另一边,叶小紫和叶晓明,对于只比自己大上七八岁的小娘,也充满了好奇,很快就自来熟的与叶莉交谈起来了。

    当得知,叶莉意然是修真,修巫,修魔,三种同时进行,且都修到了极高的境界,立即就无言了。

    两个小家伙本以为自己已经相当的天才了,如今才知道,在这位小长辈面前,真的一无是处,关键是学识还如此厉害,让两人简直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