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明跑过来找到两个小家伙,说有事要办,只剩下叶母陪着叶莉说话。

    叶莉把自己的事简略的与叶母说了,叶母则把叶家的事详细的告诉了叶莉。

    半天之后,叶星把秦馨月也拉来了找叶莉,叶莉倒是大大方方的与秦馨月见了面,没有半分的勉强。

    反倒秦馨月自己变得不好意思,似乎是自己的错一样。

    叶母没有说什么,只是怪叶星一出去就这么久才回来。

    叶星只得低头陪笑,说再也不会长久的出去了,是的,这次出外的时间实在太久了。

    偏偏如此长久的时间,叶星还一直没有发信息回来,那怕叶星的手上其实是有超远距离长波电话的。

    实话说,叶星也觉得自己实在的不象话,那也就怪不得,秦馨月如此的伤心了。

    想到此处,叶星心中也是一阵的难过,觉得自己实是太差劲了,低头略一思索,向聊天中的数人说了一声,马上来到自己的住处。

    在院中的传送阵阵盘上放入了十六块高级灵石,叶星站了上去,一阵灵光闪动,传送阵发动,立即把他传送向漠北小山谷中。

    片刻之后,叶星出现在了漠北小山谷中,正在旁边的书房看书的秦静萱,被灵气的波动惊动了。

    扔下手上的书跑了过来,立即怔怔的看着,从阵盘上出现的叶星。

    叶星微笑看着她,两人飞快的跃起抱在一起,紧紧的双拥着,两人四目相对,没有言语,很快的双唇接在了一起。

    半响之后,两人手拉手走到了书房坐下,叶星没有犹豫,立即把自己的事,主要是叶莉的事,首先向秦静萱说了一遍,并请求她的原谅。

    秦静萱没有说话,脸色也没有变化,只是拉着叶星的手,直到叶星全部说完。

    叶星诚挚地道,“静萱,请你原谅我的长时间不回,我的放荡,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我真的只是想出去走走,放松一下,不想一去,竟然如此的长久”

    秦静萱盯着叶星的眼睛,半响之后才轻声道,“我接受的,我知道,她一定是一个极其优秀之人,才能让你动心了,也肯定是因为她对你有重大的作用,否则你不可能会动心的”

    叶星怔怔看着秦静萱,嗫嗫的道,“静萱,我真的从未想过会如此的,我也没有要离开你们,真的!你们永远是我的最重要的人!”

    秦静萱平静的道,“我知道的,你从未想过,那不是你的本意,但你真的爱上了她,你也没有不爱我们,我明白的。”

    “四十年了,你一直艰辛的独自一人维护着这里的一切,你想摆脱这里的一切束缚,你想要心灵的自由”

    叶星低着头,轻声道,“是的,我是想,要象鸟儿一样的自由飞翔,但我从未想过要离开你们,也没有想过,家人是牵绊,真的!”

    秦静萱拉着叶星的手紧了紧,道,“我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给你有任何的帮助,一直在束缚着你,让你困于一地,其实,我们真的没有想过要如此的。”

    “只是以后,你外出了,隔上一小段时间就要回来一次,不要让家人如此的牵挂”

    叶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如今我已进入金丹境,接下来,我会让你们也进入金丹境的,我们还有很漫长的生命,一定可以的!”

    “不说长生,但我们肯定要长久的在一起的,还有我们的孩子”

    秦静萱道,“嗯!他们还小,当然要陪伴他们的长大,也要守护他们,不单是我们的生命延续,也是我们的希望,还有我们努力创造的天星国,都是我们要尽力去守护的。”

    “我理解,你一直努力*,不断增强实力,如果没有你的努力,现在拥有的一切,马上就会被人夺去的”

    叶星紧紧的拥着秦静萱,低着头,无言,世上,只有她才是真正明白叶星的人。

    那怕与叶星意识相通的叶莉,其实也并不真的了解叶星,只当叶星无所不能。

    却不知,叶星一直纠心着,一直在不懈的努力着。

    叶星轻声道,“叶莉的事,希望你能体谅,我也真的很喜欢她,她是唯一可以随时与我神识相通的人,你能理解这种感觉吗?”

    秦静萱依然平静,道,“我理解的,也知道的,那是一种爱上另一个自己的感觉吧。我真的明白的,叶莉肯定有,你所祁望的,而我们所没有的特质”

    叶星点了点头,道,“我们现在去宗门,你去见一下叶莉,你会欣赏她的,她真的非常特异,你一接触就会知道”

    秦静萱点了点头,来到了书房之外,在传送阵盘之上嵌入了十六块的高级灵石,两人站在了上面,灵光闪烁之后,立即就消失了。

    当叶星拉着秦静萱走入了正在偏厅聊天的众人,所有人立时就停下了。

    看向两人,立即反应过来,叶星去把秦静萱叫了回来。

    看着走进来的两人,叶莉连忙站了起来,一时竟无法言语。

    叶星走向前去,拉起了叶莉的手,用力捏了捏,道,“叶莉,这位就是静萱,她和馨月都是我的出生入死,患难与共的妻子”

    叶莉紧张之极拉紧了叶星的手,无措的不知如何说话,只是点点头。

    秦静萱却走了过来,仔细的端详着异域美丽的女子,脸上很快升起了笑容。

    秦静萱走上前去,拉起了叶莉的左手,道,“谢谢你爱上了叶星,关爱他,那是他的幸福,也是在帮我们照顾他,我们还要感激你”

    所有人刹时都无言了,叶星也是呆滞了,连秦馨月也张大了嘴巴,叶莉更是目瞪口呆的盯着秦静萱。

    半响之后,叶莉才长吁了一口气,轻声道,“谢谢!”,她实在找不出要说什么话。

    虽然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她一直极力装着平和的面对叶星的家人和萱月宗的众人。

    但今天这事,还是让她有了极大的冲击,实在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尤其现如今面对,飘逸出尘,犹如出水芙蓉般静谧的秦静萱,以及秦静萱的温婉平和,又七窍玲珑,让叶莉都无法自持了,这个女子实在太出色了,太厉害了。

    其实秦氏姐妹出身皇族,说实话还真的不逊于叶莉的,只是叶莉那种天然高贵,肤白金发,高挑身材,耀眼的秀丽,异域异族的特质,实在太夺目了。

    对于叶家的所有人,叶莉当然也是从叶星处有所了解的,她也极力的与各人拉好关系,表现得落落大方,从小训练的气度礼仪表现极为出彩。

    事实上,在叶星离开的短短一个时辰内,凭她的绝世美貌,渊博学识,大方性情,极佳风度,已经得到了包括秦馨月的所有叶家人的喜爱了。

    秦静萱拉着叶莉的手,问起了叶莉来到东方的观感,以及柔然的风土人情然。

    最后,众人说起了,叶星呕心沥血,花费数十年创立起来的天星国。

    叶莉毕竟是个训练有素的大国公主,任何场面,都不能长时间的影响她的,很快就扭转了心态,大大方方的谈吐起自己的见闻。

    众人对于异域之事,也实在有浓郁的兴趣,叶莉也讲解得十分的有趣生动,很快就成为了中心,秦氏姐妹,叶星,叶母则欣然的看着。

    眼看天就要黑了,只见叶小紫拿回了几个大布包,打断了众人的聊天,拉着祖母和三位母亲,一起进入房间。

    叶晓明也冲了进来,把一个布包交给叶星,道,“爹,换上吧,等下宴会就要开始了”。

    还嘻哈的笑了起来,让叶星不明所以。

    来到自己的房间,叶星打开布包,是一套草原新郎的装束,连新鞋子都有。

    马上反应过来了,是祁明要自己和叶莉办一个婚礼,不由得一怔,马上又喜上了脸。

    是的,确实,是要给叶莉办一个正式的婚礼。

    叶星倒不忙换衣,忙取了炼炉,器械,半个小时,他制作了四对简洁精美的宝石戒指。

    叫过儿子,把一个精美的盒子交给了叶晓明,让他送给古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