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多天详细了解天星国和萱月宗的现时的情况,及存在的问题,叶莉再次受到了深层的震撼,她才知道,原来那怕如此厉害的天星国,也存在隐患重重的。

    而自已家族掌管柔然数千年,却完全不思进取,那怕明知许多人在暗中阴谋,依然很淡然,本以为是成竹在胸,但很可能事实并不是如此的。

    叶莉强烈感觉,自己皇族的老祖,祖母和娘亲,还都太自以为是了,根本不了解真实的世界。

    以前也发生过各种反叛事件,只是那些反叛势力较为单薄而已,还有则是皇族还一支不为人知的暗卫,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但如今,如果利萨家族联合另外几大家族,门面上其实是可以轻松推翻皇族的统治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发生,大约是顾忌暗卫,或者内部分配利益还没有达成罢了。

    假如他们与与大元帝国或者拉玛帝国,暗中勾结,内外协作,翻转也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其实数千人的暗卫根本也不顶事的。

    况且,几大家族联手的话,就凭皇族的两个巫宗,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对方可以联合多达十个以上的巫宗。

    叶莉越想越是大汗淋漓,恨不得立即返回柔然,但想到如今自己实力还低,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但实在是安心不了。

    叶莉立即取出了长波电话,拔通了皇储的电话,简单的汇报了来到东方的事,然后问道,“大元如今占领了铁勒大部分的地域了吗?”

    半响,皇储声音传来,“情况比较危急了,我们正与拉玛帝国商量着,共同对抗大元的西进,全力合作支援铁勒。”

    叶莉把自己担心利萨家族的反叛的事,有可能联合拉玛与大元,焦急道:

    “娘,及早通知老祖,小心他们与外敌联合,还有,马上以警惕大元入侵为由,趁机加强戒备吧”

    皇储不安的道,“你皇祖母没出关,我无权调用暗卫,我立即和承运老祖联系,争取能调用暗卫”

    叶莉盯看向叶星,却对着电话道,“我和叶星会尽快回来,会带回一些最新的武器,再次提升暗卫的实力”

    叶星点点头,听母女的对话,看来皇储也感觉情况不妙,当然还是针对大元帝国的入侵的,看来,两人必须短时间的返回柔然。

    接下来的两天,叶莉天天缠着叶星,一再强烈提出,要求叶星协助制定改革柔然的现状的政策方案。

    叶星都以不了解真实的情况而婉拒了,也是的,根本不了解情况,如何能制定方案?

    脱离现实情况的任何计划方案都是没有意义的,而且还得有实施的环境,人才准备,以及相对应的各种条件,还是得静下心来调研,尝试才行的,不是空想。

    为了让自己的妻子安心,叶星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理念,即柔然不是叶莉家族的国家,而应该是柔然人民的国家。

    如只是为了保持她家族的地位,也只须提供一些先进武器就可以了,别的什么方针政策还是言之沿早。

    但若要发展成天星国如今的模样,那么贵族们的特权肯定是要逐步放弃的;

    就是皇族也要放弃自己的特权的,那么在如今的柔然是不可能的,其他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的。

    叶星道,“你不是女皇,你无权无力改变什么,但守护一下你家族,是没问题的,我可以做到。”

    “我与参谋部商量好了,一大批的旧装备会由我带走,还有一批的生产设备。其他的以后看情况吧,急不来的”

    叶莉沉默了,皱眉思考了半天,才又说道,“没有关系,我也有数百年的寿命,一代又一代人之后,总会有所改变的,我也在柔然推动科技和教育,数百年之后,也会改变的”

    叶星微笑道,“人才,你得有一批人才,有共同理念的人才,然后有序的实施各项政策,还得有数百年的潜移默化”

    叶莉道,“嗯,我们返回柔然后,就开始推动这些,慢慢来吧,还是先得把天星国的一切情况,用各种书籍介绍过去”

    秦静萱道,“还是得强力推动才行的,越国就在天星国旁边,四十年了,人的观念没有任何的变化,实话说,没有任何的效果”

    秦馨月也道,“天星国如果不是当年用激烈的军事手段,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变化的,现在叶星的影响力几乎没有了,只要暗中的影响上层的决策,却改变不了大的趋势了”

    叶星道,“有变化的,只是如今的变化不那明显罢了,我们有的是时间,修真者有悠长的生命,只要我们坚持这么的理念,慢慢总会朝着我设想的方向发展的”

    叶莉道,“我们尽快返回柔然,怕情况有突变,幸好有长波电话,否则真的麻烦了”

    叶星道,“我尽快处理一下这边的事,然后立即返回柔然,应该不会马上出事的”

    白天了解和处理萱月宗的各项事,晚上则指导两位秦氏姐妹的修行;

    她们的进展太慢,秦静萱还在筑基五层,而秦馨月连筑基二层都还不稳固,她们的修为都已经大大落后于一对儿女了。

    本来对*处之淡然的秦馨月,知道了叶莉仅仅两年就达到筑基五层,实在不想自己太落后了,也就缠上叶星不放了。

    叶星是通过双修来给秦氏姐妹进行指导的,这样的修行较快,但因为不能把修行感悟以意念传递给两女,也做不到心灵相融;

    两女依然需要自己不断的感悟,远远不如叶莉那样乱感悟都不必的进展迅速。

    但经过连续十多天的*,叶星不惜用金丹真气来给两女进行全面的疏导;

    在极品灵丹的辅助下,果然取得了极好的效果,终于让两人的修行重回了正轨。

    虽然叶星也调整脑电波的频率,让自己与两女的脑电波相近,然后尝试的把自己的感悟,用意念写入两女的大脑;

    但明显的,两女的丢失率极高,保留记忆只有不到三成,这样的结果,其实是绝对不可以的。

    原因则是还没有找到,叶星反复思考,也没有想透其中的关键,这样的结果,根本没有意义,反倒是有害的;

    因为极易出现传递的错误,以此来修行,将带来不测的后果。

    叶星也尽力教导众修真的弟子,只是众人限于资质,进展就是慢多了;

    叶小紫和叶晓明有两位太上长老的教导,叶星没有插手,况且两人是修为进展太快了,反倒应该放慢一些才对。

    筑基期有两百岁的寿命,但叶星是金丹境至少有400岁,至于自己修为再进阶反倒没有急切性,随缘就行了;

    只是众人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不能在外面游历,只能闭关长修,那样又太慢了。

    至于萱月宗,有超级智能的协助分析推衍,也许可以找到一个新的人才培养模式;

    但现在还是很先要按自己的原先设想,先培养一些新的*人,慢慢的摸索经验,十数年之后和平的接任后,缓缓推行。

    经过六年教育实践,叶星发现还是有所偏离,决定重新编写萱月宗的培养大纲;

    在经过多日的考察之后,开始编写新的教案,加入了经济、*的内容。

    这一切并不是空想,找来叶莉,秦静萱,秦馨月,祁明四人,围坐在办公室,连续多日的讨论各种细节,并没有让其他人参与。

    先是讲解了自己的新设想,以及全力重新培养一批新型人才的目的;

    希望萱月宗再次作一次转型,成为一个着眼未来数百年的,新型的人才培育基地,而不是为了维护天星国的现时的制度。

    夫妻四人之前已经有所交流,三女基本了解叶星的思路,只有祁明不知叶星的最新想法;

    但他很聪明,也跟随叶星数十年,完全了解师傅的心胸和能力,知道师傅的一切绝不是为了自个,而真的是基于长远的目标。

    祁明拍胸保证,一定严格执行。

    花费五天,五人对现有的教材重新修订,加入了多种新知识和理念,面向和着眼未来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