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柔然的第三个月末,叶莉的母亲打来了电话,她突然被接任了皇位。

    皇祖母没有任何迹象之下,闭关中的她临时出现在朝堂,自行宣布了退位,签下诏书,然后就直接再次闭关去了。

    两位皇族的大巫宗,以及巫神教的教宗和多位的高层大修士,此前几个月就一直坐镇圣明城,这次突发的情况也只是波涛暗涌,表面上好象却也极为平静,诡秘局势实在让人难于理出头绪。

    根据传统,新皇接位还得履行祭天祁神的仪式,宣告天下之后,才能正式成为新皇,时间还有十五天。

    出现如此的突然变故,实话说,完全超出了叶莉的预计,本来预估要出现的各种波澜,竟没有任何发生,实在让叶莉也目瞪口呆。

    一个时辰之后,在法器宗的会议室,叶星,叶莉,还有四位长老,坐在一起,讨论圣明城出现的变故,众人实在没有头绪,根本没有相关的情报。

    叶莉疑惑道,“我娘收到情报,之前的所有迹象都表明,十多个家族联合一起,准备在我娘接任时,发动逼宫。”

    “以不符长女接任的祖制,皇储代理政务期间惰政,行为不检为由,支持由大姨接任大位。”

    “很多的隐秘情报都表明了,对方是有十足的把握的,不知为何却没有发动?”

    众人也是想不明白,只是还有十五天,一切还是会有变化的。

    审实分析道,“会不会是你大姨那边出了什么变故,令对方准备好的各项计策没法进行,而皇族两位巫宗,巫神教的教宗都在圣明城,令祖母的突然让位,对方根本没来得及准备好”

    紫璎道,“如果当时他们没有提出反对,以后就不能再提异议的,你娘现在接位既成事实,他们无论如何再也无法推翻了,除非就是直接武力叛乱”

    叶星摇头道,“错了!他们有过半的朝中大臣的支持,还有大部分军队支持,随时可以再次发动逼宫,只须有一个过得去的籍口就可以了。”

    “那怕两位皇族巫宗在也没用,因为你大姨接位,其实也是符合祖制的,况且还尚未宣告天下,随时可变!”

    审实道,“为什么你娘排行第三,却成为了皇储?难道你大姨,二姨就不行吗?还是有什么秘辛?”

    叶莉道,“是的!三姐妹中,我娘要小得多,也比较的听话,也得到了两位巫宗老祖的暗许,,但朝中大臣和其他大家族,多半并不支持,借口是大姨是皇长女,修为更高,又没有错处,理应接位”

    紫璎道,“你二姨呢,为何一直没有任何她的事?”

    叶莉道,“二姨是帼国英雄,一直在军队中任职,是铁勒前线的女将军,女统领,一直未婚。”

    “我猜测,皇族暗卫其实就是她掌控的,按照传统,皇族暗卫首领不能接位的。”

    “还有,她数十年来一直在外,对皇位也没有任何的表态,她的修为也是最高的,应该是接近巫宗了”

    波塞道,“何以你娘成为了皇储多年,依然没有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反倒你大姨更有支持者?且势力强大之极,竟让皇族巫宗支持的你娘也无能为力?”

    叶莉道,“大姨年轻之时,与十几位大家族的公子关系密切,关系有点混乱,让皇祖母十分不喜,且大姨修习了不为人知的邪道巫术,阴毒无比”

    见众人诧异,叶莉继续道,“巫术虽然不禁*方法,但以杀人来*还是严厉禁止的。大姨暗地里杀人无数,实力大进,人却变得极为心狠手辣。”

    “只是此事仅有几人知道,我也是上次和我娘见面时才知道的”

    众人真的不解,在他们的理解之中,巫术本来就极为隐秘且神奇,也没有东方国家那些条条框框,何以会对大公主的修邪术,有这些多的成见。

    叶星解释道,“我也修习了一下巫术,其实与修真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邪道巫术虽是修行速度极快,却会让人性情大变,大约就是这个缘故吧”

    叶莉摇头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祖母执意要把皇位传给我母亲,大姨是极不甘心的,因为她从小就认为皇位就是她的了”

    紫璎道,“我猜测,你祖母绕开老大,老二,却传位给老三,还是有其他原因的,却不能说出来,所以,你大姨争位正常之极,就是你二姨也是会争的。实在没有理由,跳开她传位给你娘”

    众人都沉默了,但想不出是什么样的理由,让根本没有什么突出才能的,最小的女儿接位,而且是两位老祖都默认,那是会是什么样的理由呢。

    过了好了一会儿,叶星突然道,“我大胆再猜测一下,真正要夺位的是你二姨,利萨家族的莫斯利,你表妹莉月公主也是同谋之人,不是你大姨,只不过是借你大姨之名罢了”

    五人诧异地看向叶星,不知他为何有此猜测,金七狼首先问道,“这是何故?”

    叶莉也不解的道,“何来的凭空猜测,莫斯利固然有野心,想要揽大权,但夺位还是名不顺理不通的!顶多是借莉月之名来暗中操控朝政。二姨嘛,我看不懂,她应该不会夺位的”

    叶星道,“我是这样想的,你也说了,你大姨年轻时男女关系极其混乱,还暗中修习邪术,却只有莉月一个女儿,还是年近六十才生下莉月公主,我大胆猜测莉月并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你二姨的女儿”

    叶莉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表示难以置信,众人也是愕然,都竖起了耳朵。

    叶星继续道,“我猜你大姨由于修习*的原因,是不育的,否则就难以解释前面数十年没有一儿半女的,年近六十才生下一个女儿,所以,我猜测是她是收了你二姨的女儿为女儿。”

    “你二姨一直不回京城,要暗中生下一个女儿,实是太简单了。你皇祖母封莉月为公主,显然是知晓莉月确是她的孙女”

    紫璎道,“修士六十生下孩子,还是可能的,只是罕见一些罢了”

    叶莉也点头称是,显然对于叶星的分析不以为然。

    叶星摇头道,“以你大姨如今巫王十层的修为,二十年前其实应该已是巫王七层了,我的理解是不可能生下孩子了,除非服吃什么天材地宝,但我是不信的,邪术肯定是损害生育能力的”

    叶莉马上反应过来,沉声道,“你是说莫斯利娶了莉月,其实就是知道她是二姨的女儿,所以一定会得到二姨的支持,以后让莉月接位。那么大姨一直想要接任皇位,就是二姨在后面支持的?”

    叶星点点头道,“其实我们都知道莫斯利野心极大,以利萨家族在军中的地位,还有你二姨和多位舅舅在军中的号召力,两者结合,可以一拍即合,以后莉月接任,莫斯利暗中实控”

    波塞道,“其实你娘才是少数派,只是过渡的,你两个姨其实早就计划好了,那怕你祖母如何的不喜,也要传位给莉月,莉月公主或许是不知情,但一定是受益者”

    叶星道,“莉月的真实身份,你娘肯定也是不知的工,否则她肯定也会想到是你二姨在搞事”

    “我分析,你皇祖母和两位老祖其实看中的是你,让你娘以后传位给你,结果你拒绝,还离家出走。”

    “而莫斯利与莉月结婚,那么就得到了你大姨二姨的支持,也得到利萨家族相关的十几个大家族的支持,可以说,皇位对他们来说已经板上钉钉的了,你娘就是一个过渡罢了”

    “巫宗老祖也无力改变,毕竟他们也无权实质性的干预”

    审实长叹道,“如果这是事实,你二姨真的厉害,不动声色就把皇位夺过去,自己没有露面,高!实在是权谋的高手!”

    叶星道,“可以肯定,你祖母是了解事情的*的,也知道无力改变,估计,她也觉得如果最终莉月接位,也是可以接受的。”

    “于是,她就突然放弃了皇位,让你娘成为莉月接任前的过渡。所以此时的圣明城,才能安静无澜。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