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莉已经联系了母亲,告知了自己的猜测,也说了自己的正在安排,随时接应娘和妹离开圣明城。

    当然,也提醒皇储,让她一定打醒十二分的精神,还得深藏自己的所有想法和意愿,老祖和小妹也不得透露,否则引来不测。

    皇储先是不相信,两个亲姐姐要谋害自己?

    她从小与年长二十岁的两个姐姐虽则不亲,却不至于要杀人夺位;

    但最后还是沉默了,她不笨,其实近年来的一系列想不通的事件,已经让她极是警惕了。

    她暗暗悲伤,世上想自己安全的,大约只有自己两个女儿了,其他人,包括退位的母亲和几位老祖,其实很可能已经暗中放弃自己了,只是自己现已是笼中之鸟了。

    女皇也明白自己及小女儿的处境,现在,不是说她放弃皇位就可以安全的了。

    事实上,让位之后,她母女依然是对方必除的后患,历来如此,概莫难免。

    叶星、叶莉在城中转悠了一天,对于外松内紧的皇城也毫无办法,两人没有任何办法接近。

    更不敢用神识扫描,大巫宗的神识对于任何的灵气异动都是可以感知的。

    当然,两人也不是要进入皇宫,而是反复的考察四周的兵力排布,但显然没有办法,可以让女皇安全离开京城呢?

    对圣明城的一切,多方势力都极为严密监控着的,两人已经遭遇了多次的盘查了。

    幸好皇储对于叶莉之事,并没有知会任何人,包括皇族两位老祖,所以莉莎公主之事,其实只有莉诺一人知道。

    莉诺只是皇族的边缘人物,又出嫁了给一个中等家族的子弟,就不在别人的监视之中了,莉诺也谨守闭言,没有透露莉莎公主任何情况,并没有人关注的。

    两天之后一个深夜,叶星土遁潜行到了莉莎公主的旧府邸,因为三年来一直荒废无人管理,连守卫都没有了,只有几个侍女还在。

    叶星轻易的就进入了其中,迷晕了侍女,在叶莉的练功房中架设了传送阵,定点到了城外二百里的密林,并作了必要的遮掩。

    叶星怕灵气波动引起顶尖高手的注意,并没有测试传送阵,只在法阵旁,放置五块五行极品灵石,以备急用。

    现在,只等一个契机,女皇和莉茜进入莉莎公主府,立即传送到城外,再经两次传送之后,大巫宗就无法跟踪了。

    回到圣明城外,叶星、叶莉还是住在栈中,静静的等待机会,还有新皇登基仪式还有五天呢。

    当然白天还是要去各处走走的,还要买回一些没用的物品,如果商人一直闭关就太让人费解了。

    通过简信,女皇已经知道了女儿女婿的准备,也不敢打电话,怕被人窃听,只能躲着发出平安的信息,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连续多天来,叶星和金七狼一直有短信交流,分散于城中各处的特战队员,都没有打探到确切的一些情报,可以说城中极度安静,看起来实在太平静了。

    但叶星、叶莉两人是坚决不信的,别人计划操作良久,不太可能就此收手的,且说起来,权力交接就在眼前了,根本没有退缩的理由。

    叶星对愁眉不展的叶莉道,“你皇族老祖虽然不会偏袒你娘与两个姨娘的争夺,肯定也不会愿意别人混水摸鱼的,所以除非有突变,你娘还是安全的。”

    “但如果局面平静下来,任何人再来争权,就得看老祖的面色了”

    叶莉脸色呆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不好吧!”

    叶星嘿嘿冷笑,半响之后,才淡淡道,“只要消除了你大姨的夺位危机,你二姨其实就没有了籍口了,因为她不是长女,也不是你祖母指定的接任人,至少名不正了。”

    “而只要寻到机会,解决了你大姨、二姨,你娘就稳如山岳,至于莉月,根本不是事”

    叶莉胸脯剧烈的起伏,脸色也变得惨白,看着叶星,好一会儿,脸色暗沉,叹道,“我们母女真的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如我真的这样做的话,和她们也没什么不同了”

    叶星冷笑道,“我倒不是真的要杀了她们,而是要趁着她们都没有任何防备之下,实施手段,让她们两人出了状况,根本无法出现在新皇登基仪式上,那么一切就暂时化解了”

    叶莉道,“我知道,以你的手段,可以让大姨出事,但你不可能对付得了二姨,她长期藏在后面,隐藏行踪,并可能接掌暗卫,很可能我们早已在她的监控之下了”

    叶星道,“她没有理由知道我们的存在,以快打慢,先解决你大姨,引出你二姨,然后解决,那么你娘事实胜出了”

    “当然小心她们来过先下手为强,直接解决你娘,再在五天之后的新皇登基仪式上,伪造圣旨顺利接任即可”

    叶莉摇头,道,“你能找出二姨吗?你根本不敢神识展开,何以搜寻她的位置,而且她的修为应该不在你之下了。反倒要小心,她完全可以直接解决大姨和我娘之后,自行接位。我觉得....”

    叶星道,“我土遁到你大姨的住处,如果机会合适,让她中毒,不能出席登基大典。”

    “再引出你二姨,让其在当日也无法发动阴谋,以后想推动莉月接位,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至少暂时就安全了”

    叶莉思索了一会,道,“不能杀了她,最好让她背后的巫宗高人也不能出席五天后的登基仪式”

    叶星想了想,才道,“我现在配制一种非致命的毒药,只会让她发疯,丧失理智,十天半月是不能好的,过了二十天,才会自动痊愈”

    叶莉不再犹豫,道,“好,我们马上配制,争取这一两天搞出来了”

    她知道,叶星的空间戒中有全套最精密的化学药品配制工具,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合适的配方。

    两人不再多话,开始搜索记忆,找一种有此效果的毒药。

    十个时辰之后,叶星借助超级智能的推衍,成功的配制出来了一种雾剂,极微量可以让方圆数百丈的人中毒;

    中毒之人并没有生命危险,人也清醒明白,却会没有自控的胡言乱语,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此种世间并没有的毒药,肯定是没有人会解毒的,大巫宗也无能为力的;

    因为其本身其实并不是什么毒,而是以一种物质激发了大脑脑垂区域的一个深层控制中枢的错乱。

    对于人体的理解是别人无法知晓的,叶星曾暗中解剖过无数动物的大脑,并用显微镜进行过深层的研究;

    知道,此世界的动物和人类脑部有一些结构上的特殊之处,正是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此世界的人和动物,脑垂部有一个底层的中枢神经,控制着身体的最基础的生命活动,只要接触到一种极微量的“六氟三酯苷”的物质,就会间隙性的收缩,主要的就是影响语言中枢。

    当天晚上,趁着无风的黑夜,零晨快天亮之际,叶星土遁到了长公主府的附近,打开了数瓶药剂,和着清晨的薄雾,轻笼了整个长公主府。

    因为是天亮时分,所有的警戒都处于最松懈的时刻,那些高手也没有去扫描远离公主府的地方,所以这次无色无味毒雾攻击,完美的成功了。

    叶星却没有收手,差不多只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把与长公主密切的十几个大家族的大院,全部用上了毒雾攻击。

    果然,中午时分,长公主府以及十几个大家族都大门紧闭,没有半分消息传出,显然,毒雾应该起作用了。

    两人不敢去探测,都不敢进入内城,却通知金七狼,让特战队员,停止打听各种消息,也不准暴露身份。

    金七狼很是疑惑,但还是按叶星的要求,切实的执行了静默,数十人分散在城中各处的栈,一步不移的呆着。

    事实上,只要他们有任何的行动,肯定就会暴露了,圣明城现在是高手如云的。

    以大巫宗的厉害手法,肯定可以把他们身上的秘密挖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