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却没有笑,看向审实,审实却摇头,一脸的严肃起来。

    站起来,叶星走了过去,根本不理审实的表情,右手搭在审实的左手,同样的探查了一番。

    这次,叶星沉默了很久,审实一脸的局怵,看起来很是不安,三人也停下了话语,不敢打断叶星的思考。

    好一会,叶星才说道,“审兄,你的情况有点特殊,你修行的*让你过早就已经枯寂了。”

    审实的脸色一片的黯然,显然是心中早就有数了。

    叶星却是沉思了许久,手指不断的在掐算,根本没有注意审实的表情。

    四人也不敢打断叶星的怪异动作,只是奇怪的盯着叶星。

    许久,叶星才对审实道:

    “根子是还在的,只是得至少停止修行三年,服用我全新配制的生机灵药,应该可以让枯木逢春”

    “但是记住三年不要散一丝一毫的精元,然后我再用方法,可以帮你实现想法”

    审实倒是坦然道,“我早就知道的!就是看一下你能不能看出来!叶兄,你真的认定我还有机会?”

    叶星点头道,“我全身精气神都凝聚成金丹了,还可以生孩子!你的原因是修行了比较损害精气的*,年轻时就过早损伤了元精了。”

    “但是我有把握,就是不知你是否愿意,停止修行三年!”

    审实沉默,想了好一会儿,为难的说,“停止修行三年,修为会倒退不少啊!我可能得退到七八层的境界”

    叶星轻声说道,“是的!但是你重修的时候,可能只要半年就可以恢复了。你决定吧!”

    波塞一拉审实手,道,“有什么好想的?你再苦修百年,也不一定能到突破到金丹境!但是你错过了这次,以后百年也不过是枯坐而已!”

    紫璎也道,“如果你有一个后代,也不枉你在世间两百年呐!达不到金丹,你也还只有数十年的寿元了”

    金七狼也道,“老审,你想什么呢?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再想,估计叶兄也无能为力了,怕什么,三年不*,又如何呢?!”

    叶星道,“我可以帮你制住几条经过子孙宫的经脉,让金丹真气其全力保健,配合灵药。”

    “到时让叶莉,帮你的女人确定一下准确的时间,让你一次成功!”

    审实老脸通红,脸色却也逐渐坚定起来,一咬牙,轻声道,“叶兄,谢谢了!我也想有一个后代,也是对我父母的交代!我愿意花三年时间!”

    叶星点了点头,看向紫璎,道,“紫姐姐,你如何想的?”

    紫璎盯着叶然,脸也红了,好半响,道:“如...如果可以,我也想生一个孩子,只是我快九十岁了,真的可以吗?”

    叶星微笑道,“我是一个药师,还是一个真正的医师,你信任我吗?”

    紫璎想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道,“我相信叶兄,你也帮我检查一下吧”

    叶星知道她害羞,摇了摇头,道,“过段时间,叶莉就会返回这里,到时她帮你检查一下,没问题的,任何事,我都可以解决!”

    紫璎立即躬身道,“谢谢叶兄了!”

    叶星微笑道,“我们相识多年,这点忙算什么!况且,法器宗是我们创立的,需要有下一代继承发展的,现在就开始吧,也只有我们自己的血脉后代,才能让我们用心的去维护这个法器宗”

    四人严肃的点点头,如果有自己的后代,无论如何都是好事,宗门的未来才有延续的希望。

    叶星道,“你们等了我十天,我根据你们的情况,各炼制好灵药,先帮你们调理一下身体,以后再讲细节!”

    四人对叶星一躬,说,“叶兄大恩!”

    叶星哈哈大笑,“我们法器宗要培养*人了,自己人才是最可靠的”

    四人都点头称是,一个个都笑开了,有了自己的血脉后人,法器宗才是自己的根。

    审实道,“我们五人都多年没有一起了,一起谈一下未来宗门的正事吧!叶莉一时半刻也回不来,也安排一下近期的事务”

    审实把近段时间的宗内的事务都汇报了一下。

    法器的生意极好,法器价格也上涨很多!但现在主要精力是生产火器,对于法器只当是额外的小业务了。

    法器生产不加产的原因,固然是要控制产量,但主要问题是一些特殊的矿产越来越少,生产过程倒是很正常。

    叶星道,“派人去各处采购原材料,以后多生产一些,因为你们也发现了,火器以后会代替那些武器的,也就十年八年的事了”

    审实道,“是啊!我们有柔然军方的巨量定单,还要不断消耗性的子弹,炮弹的生产,可以说,我们法器宗已经数十年坐着收极品灵石了”

    波塞道,“以后,整个极西之地的军备生意都是我们的,我们还得加强自身的力量啊!”

    叶星道,“先低调一段时间,等你们都进阶到金丹境,手上拿着我设计的枪支灵器,元婴老怪来了,也是死!”

    四人点头,确实,他们已经反复试过了叶星给的灵器狙击枪,可以秒杀任何的金丹高手,只是现在对上那些传说中的老怪物,还是不能了解真实的情况的。

    金七狼道,“我训练此批千人的新军,素质比上批更好,叶兄找天,对他们进行一下心性检测,不能有别人的钉子”

    叶星道,“好,我找天过去,有问心丹的配合,一千人只须几天就可以查个遍!先帮你们炼药,其他的不急于一时的”

    十天之后,叶星把每人十瓶的生肌益精丸交到四人手上,道,“停止任何内功*,每三天一粒!来,我先给你们都点刺一下脉络。金兄,紫姐是三个月,波兄半年,审兄是三年!”

    接着又道,“哦,对了,金兄,波兄,你可以去找一个心仪的女子了,记得资质好点!审兄则不要急!相信我,现在还有机会!”

    叶星转头对紫璎道,“紫姐,先调理身体,我已打电话和叶莉说了,她下个月就会返回这里”

    四人都郑重接过叶星递过来的玉瓶,收入自己的空间手镯中。

    叶星道,“宗内现在的情况,你们现在都没有闭关,就处理一下,等叶莉回来后,全部交给她,你们则去找心仪的人去吧。”

    四人点头,然后各自去做自己主责的事务去了。

    紫璎一把从叶星的手上,把叶然抢了过来,然后几个起落就消失了,响起了叶然的格格的笑声。

    一个月之后,叶莉开飞机回来了,这是叶星给了叶莉一架小型的飞机,从京城回到法器宗,也不过是三、四天的时间罢了。

    从法器宗到京城,其实可以布置精准的传送阵,但现在有了四旋翼飞机,倒也不必如此做了。

    叶星已经打电话给天星国的参谋部,让其准备数十架的最新的四旋翼作战飞机的零件。

    叶星决定自己近期,再次返回东方,把飞机的零件带回来此处,组装数十架的作战飞机。

    虽则才返回柔然半年,现在的叶星也不敢长期的离开天星国,事实上,隔上几天,他都要和秦氏姐妹聊了几句的。

    当然,两个出外游历的大孩子的情况,叶星也关心的,他们身上也有长波电话,不时会发来信息,这让叶星也大为放心。

    叶莉重回法器宗之后,就接过了管理宗门的权责,让四个长老都下山去找自己心仪的伴侣去了。

    法器宗只剩下叶星夫妇两人,叶星就和叶莉商量,自己再次返回东方,来回是一个月的时间。

    叶莉是当然不肯的,说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守着如此大的宗门,不安心,且暗卫刚接手,也得不断的处理各种事务。

    叶星只得静下心来,把柔然文字的计算机操作系统重新的开发出来,每天都沉静在代码的开发之中。

    也幸好有超级智能的协助,叶星仅仅一个人,三个月的时间就开发完成了,并组织了数十个年轻的暗卫来到法器宗,开始教授计算机使用。

    幸好这些计算机应用知识技巧,也不过是打字,查看,整理信息的工作,只须训练二十天也就可以了,年轻人很快就掌握了。

    这些人很快被送回了各个分部,成为核心的信息管理员,担任暗卫的中枢。

    叶莉则通过计算机和电话来遥控处理暗卫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