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众人无语,梁志宏恼道,“所有情报系统全面运作,一定要把各种情报纳入我们的视野!有任何风吹草动,先下手为强就是了,*x的,怕个卵!”

    众人忍住笑,俱是点头,都看向了叶星,这是他们永远的主心骨。

    扫了众人一眼,叶星道,“我立即去一趟圣山,求见圣教的负责人,了解一下圣教出了什么事?”

    众人道,“我们天星军从未和圣教教宗实质上联系过,不知能不能见到圣教的教主。从对方的角度来说,当年力保天星军,其实是保护自己的势力范围罢了”

    “我们与之多年都没实质性联系,每年收到我们的拔款也没有正式的回复。如今也不清楚圣教对我们的真实态度!”

    李依山脸色也是不预,道,“如果圣教不愿意理会,甚至不见你!我们就不要再理圣教什么态度了!”

    叶星微笑道,“我有办法让圣教的主事人接见我的。你们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不要有任何的懈怠!”

    叶星继续道,“给我一封官方的信函,我代表天星军去会见圣教教主。你们现在先在国内宣扬一下,大唐,大元,南蛮的不轨企图,让民众有心理准备”

    叶青岩一直没有发言,这时才严肃的道,“这样会不会引起民间的动荡?会不会让敌对势力趁机作乱?”

    梁志宏眉毛一挑,哼了一声,道,“敢作乱,正好一次解决!”

    叶星狠狠的道,“敢挑战天星军的,就让其灭亡,不必留情!”

    李依山笑道,“正好让不安稳之人,跳将出来!”

    众人点头,事实上,非常时期,根本不必有任何的妇人之心,乱世用重典就是了。

    叶青岩立即以天星国总统的名义,马上手书一封信函,盖了天星国的国印,交给叶星。

    叶星看了一下,内容是求见圣教教宗,以国是求援,请教宗接见!

    叶星把信件放入凤凰戒中,然后众人继续发言,主要的还是内政的问题。

    叶星的要求只有一个,要求此次要重用年轻人,军方和政府都要加快*换人,让萱月宗培养的新一代,进入重要的岗位。

    会议持续了一整天,众人一起吃了晚餐,叶星才与众人告别,返回萱月庄园。

    第二天,叶星离开了萱月山庄,独自一人坐上一辆马车上前去圣山。

    圣山离宋城本就很近,现在有水泥柏油平整大路,路上也不急,难得有机会游看风光,马车也走不了一天就到了。

    回想数十年前,自己首次来到圣山的情形,除了道路变化成了极高级的路,其他真的没有任何变化。

    到了圣山脚下,叶星跟守山门的护卫说明了情况,说有一封天星国总统的信函要交给教宗。

    护卫让叶星在山门的亭子等候,让另一人快速往山上跑去了。

    不久,有一位看样子是主事的人,来到了亭子,和叶星打过招呼之后,带着密封的信函返回了山上,并没有让叶星上山,连半山的那个大殿都没让去。

    虽然圣教明显的拒人于外,不让上山,以前还让自己去大殿参观呢。

    想想,现在不是祭祀期间,不让上山,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叶星带了天星国的元首的信函,都上不了山,实在过分。

    很久之后,那主事之人下来了,说,“教宗写了一封回函,你带回交差吧!”说完,把一封信交给叶星。

    叶星接过来,没有拆,只是问,“教宗不能亲自见一下我吗?我有要事相询!”

    那主事摇头道,“世俗之事,由天下人解决!圣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地方,不足于参与天下事。”

    看到其断然拒绝的样子,叶星笑了笑,说道,“我有一物,是圣教中兴的祖师,万世圣师的信物!你告诉教宗,他一定会见我的。”

    主事之人摇头道,“先生不必逛我,教宗说了,不见任何人”

    叶星从怀里取出一物,是个锦盒,交给主事,说,“你把此物交给教宗!他定然会见我!”

    主事却打开锦盒,里面有一非金非木的牌子,端详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来历,但明显是一件古物,且灵气逼人,肯定是一件旧物!

    主事见叶星老神在在的模样,心念电转,心中猜测,此人所说或许是真的呢!

    主事不敢再说什么,立即转身返回山上,速度极快。

    一刻之后,主事匆匆忙忙跑下山来,对叶星恭敬一拜,说,“先生,教宗有请!”

    主事前面带路,叶星跟着,山路极长极曲,主事速度极快,完全是凌空而行。

    叶星身形没有半分的落下,同样的半飘浮而行。

    主事看不出叶星的深浅,显然此人虽是年轻之极,却是个高手,而且肯定修为还在自己之上。

    很快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主事推开门,带叶星进去。

    里面有一张极简单的桌子,几张椅子,主事很快给叶星倒了茶水,然后就离开了。

    叶星有点奇怪,但还是坐下等侯。

    许久之后,小院的门推开,三个老人走了进来,都很老了,但其明显就是高手,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叶星忙站了起来,对着三人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任何的失礼。

    走在前面的一个老人说,“这位后生,我是圣教的当代宗主,这两位是我们的前两任宗主”

    叶星三人躬身一拜,说,“拜见三位宗主。”

    几个老人点了点头,让叶星坐下。

    教宗取出叶星交给主事的那个令牌,问,“后生,你这件信物如何来的,能说一下吗?”

    两位前任教宗,眼睛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叶星,但没有任何的威压。

    叶星平静的道,“我是圣师的隔世弟子!令牌是师傅给我的信物!”

    三人愕然,几乎同时大声说道,“怎么可能?”

    叶星道,“三位前辈,听我详细说一下,就明白了!”

    于是,叶星把自己闯入灵药小空间,成为圣师隔世弟子,以及自己如何从小空间返回的经历,简略的讲述了一遍。

    三人不时的追问细节,并让叶星详细描述了圣师的模样,最后才彻底相信了叶星的身份。

    三人站起来,对叶星一拜,说,“先生是我等师门的长辈!”

    叶星哪敢,忙站起来,摇头说,“圣师遗言,我继承的是太虚宗的衣钵!我不是圣教的传人,更不是你们的宗门师长!”

    三人还是摇头,道,“辈份上你是我们的师长是没错的。你很年轻,已经修为到了金丹境,确是天纵之才,圣师老祖,收你为隔世弟子,确是奇迹!”

    叶星不敢接收三人的拜见,忙道,“小子年轻,决不敢妄自尊大的”

    叶星看了一下三人的修为,都是金丹境,分别是金丹九层,金丹八层,金丹八层,年龄都在数百岁了。

    想来也正常,金丹境的修士可以活500年,他们这种静修之人,也许还还可能活得更长久一些。

    叶星马上也就联想到,圣教的绝顶高手,肯定不是这三人中的一个,应是另有其人。

    圣教当代宗主最年轻,现在也已三百多岁了,道,“先生,你的确是我们的长辈,先生之称不可废!”

    叶星忙道,“不敢!不敢!”

    教宗问道,“先生尊姓大名,请一定告之我等!”

    叶星道,“我叫叶星,天星军当年就是我等兄弟创立的!此次前来圣教,正是希望依旧得到圣教的支持”

    三位老人马上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你就是当年的叶神医?还这么年轻!”

    叶星点了点头,“当年从灵药小空间返回后,见天下大乱,就设法帮助自己兄弟,结束天下之乱,幸得圣教的支持,万民幸哉!”

    三位老人盯着叶星上上下下的,看了半天,才齐声叹道,“天才,天纵之才!果然是我圣师的弟子,竟然真的”

    叶星不解的盯着三位老人,道,“三位宗主谬赞了!天星军若不是得到圣教的全力支持,哪得成功?实是天下之幸,万民之福”

    教宗长息道,“当年老祖就说,叶先生有圣师的风彩,胸怀万民,功成则飘然而去,实在令人向往”

    另两位老人,也是首次的露出了崇敬之意,全然不是刚才认长辈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