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不禁面色大红,心想,自己倒不是那么淡泊名利,实在是自己不擅长日常事务,又厌恶世俗的杂事缠身,才隐身草原的。

    叶星道,“小子从未见过圣教老祖,何以得老祖谬赞?”

    教宗道,“当年天下大乱之时,老祖亲自外出,亲自跟在天星军周围数十天,曾见过叶先生多次。正是认同天星军的胸怀天下,拯救万民的主张,才决心支持天星军”

    “天星军果然厉害,迅速结束战乱,并带领万民走上了全新的生活。老祖是极为欣慰的”

    叶星摇头道,“我们努力了,但还是有很多问题,并不全然就是当年的设想”

    教宗道,“世事岂有完美的?只要不求私利,不忘本心,有什么的问题也是正常的,天星国的发展已远远超出了我等的认知了”

    叶星点了点头,问道,“我代表天星军带来的书信,宗主看过了吧?”

    教宗点头道,“你带来的信函,我已经了解了!实话说,世俗的争斗,我们也无能为力!你也发现,以我三人之力,不可能对抗大唐的三大宗门,还有大元的高级修士!”

    叶星道,“三位宗主,数十年前,不是圣教出手,天星军根本不能立足。请前辈看在同族的份上,一定要保我天星国亿万人民的生活安全、安定!”

    教宗摇头道,“先生是我等的师长,一些事不能隐瞒你。四十年前,我圣教的元婴老祖,拼着同归于尽的决心,让大唐的三大宗门不得参与宋国内战”

    “老祖还亲自拜见宋国八大宗门的宗主,要求他们不要参与世俗的争斗。”

    “天星军战力强大,成功立国,为亿万人民造福。你们也成功的兑现了当年的诺言,我们都很满意和欣慰的”

    叶星不解的道,“那元婴老祖...他,他现在不在此间?”

    教宗摇头,脸带哀伤,叹息道,“老祖年事已极高,一直未能突破,现在正在散功,功力快速的消退,已然时日无多了!”

    另一老人脸带愧色,道,“我等无能,没有能突破元婴境,圣教实力已不可能与大唐、大元,、南蛮的大宗门相对抗了。”

    叶星一阵无语,实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缘故。

    想不到统治宋国三千年的圣教,竟然落寞至此,后继无人了!

    半响,叶星问道,“天星国的八大宗门,也没有元婴高手吗?”

    教宗摇头说,“或许有,但是数百年来从未出现过!想来也是一样,要么是不理世事,要么直接就没有元婴修士了。”

    叶星无语了,实话,大唐的大军再多也不怕,但是如大唐、大元的元婴修士出手,天星军的先进战力也发挥不了作用呀。

    元婴修士,翻手覆掌间就可以摧毁一座城市,如果没了制衡的力量,元婴修士简直就是世间无敌,根本不是金丹九层修士能匹敌的。

    那怕数十个金丹九层修士对上元婴修士,也如一群婴儿对上一个健壮成年人。

    叶星心思转了一会,没得再想了,现在只有战了,说不得就得,先发制人,出手自己的终极武器,核武了。

    只是那样就要死伤惨烈了,内心来说,他一直不愿意这么做的。

    可以用上小型的核武器对付一个宗门,但用这东西对付大唐的普通人,他是不肯也不愿的;

    但如果逼到了那一步,叶星决心也会用的,因为大唐,大元,南蛮之人本质上也是很缺人性的,断不会放过天星军的。

    教宗看叶星脸色难看,脸上阴睛不定,沉言道,“如果大唐近日就发动进攻,老祖以牺牲自己去大唐的京城出手,也只能阻挡一时”

    “实在说老祖比起别人也不过胜上小许,如今功力消退,不可能再胜对方的多名元婴高手的”

    “很可能对方根本不会让老祖出现在大唐的,元婴期的高手出手,天地易色,对于同一级别的修士是隐瞒不了的。”

    叶星慨然道,“那没有办法了!只有死拼了,我天星军是不会退缩的,也无处可退!”

    三位老人没有再说话,却欣然的看着叶星。

    教宗道,“叶先生,天夜已晚!你在此暂住一晚,我们现在去见一下老祖,看一下老祖如何说。哦,令牌我们拿给老祖看一下。”

    叶星点头,“那打扰了!”,三位老人略一点头,就离开了。

    很快,主事送来了一桌的斋菜,小院有休息的房间,十分的整洁,让叶星住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主事送来简单的早点,然后又离开了。

    叶星是修真之人,倒不必吃什么东西,所以就没有吃,只喝了一杯灵气充盈的茶水。

    不久,圣教宗主来了,说带着叶星去见圣教元婴老祖。

    来到圣教大殿的一个角落,教宗按了一个开关,出现了一个小间,两人进去,很快灵光一闪,就从小室中消失。

    老祖静修之地,果然不在圣山之中,应该是在一个隐密之处,不同于灵药小空间,应该还是在大山范围之内,只是隐密之地。

    得有传送阵才能到达,并没有路,两人站上传送阵,一会儿就来到了。

    叶星猜测,应该就在圣山的某个隐密的山谷中。

    此处完全是与外界隔绝的,却依然绿树环绕,明亮草青,灵气极浓,果然是合适的修行之所。

    宗主带着叶星来到了一个静室之中,已经有三个人席地在那坐着了,正是两个前任宗主,还有一个须发俱白,脸色死灰之人,应当就是老祖了。

    叶星规规矩矩的站着,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没有说话。

    老祖仔细的端详着叶星好久,好半天,老祖才说,“叶先生是我宗门的长辈,虽然年轻,但事实就是我等的长辈,以后再来一定以长辈之礼相待。”

    宗主点头,回应一声,“是!”,让叶星在老祖面前的*上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下。

    老祖道,“叶先生,今年多少岁了?当年,我暗中观察你时,你就是如此的样子,四十年了,没有什么变化”

    叶星道,“现年有六十六了。因为在灵药小空间呆了多年,可能吃过无数的灵药,样子还是保持了当年的样子”

    老祖点头道,“你是千年难得的*天才,如此年轻就进阶金丹境,日后进阶元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叶星低头道,“谢老祖吉言!”

    老祖笑道,“你的天资让你进阶很快,但是金丹境,不全是靠努力,还得要感悟,要放开俗事,历游天下,才有更大的进展。闭关只会不断的产生心魔,难以克服”

    叶星点头,道,“我如今正在极西的地的柔然历练,因为大唐、大元、南蛮企图入侵我天星国,才急切赶了回来”

    老祖点头,道,“很好!正该如此!他们三个资质本来极好,但过多的缠于俗事,心境未能有效突破,所以我圣教没有别的元婴境修士了”

    三个老人低着,不敢说话。

    老祖叹了一口气,淡然道,“我时日无多了,天人五衰,自保都不行了,更没可能保天下之民了。”

    一位老人正要说话,老祖打断他,说道,“千年的修行很快就成为了天地之间的一缕灵气,一切皆空了。”

    叶星无言,心中却是翻江滔海的,大是惊惧!

    元婴老怪,是呀,千百年的苦修,最后也不过是一缕轻烟,最终都是一场空;

    真不知修来有什么用,除了多活了一些时日,比之常人也没见任何的好处,反倒是没有了凡人应有的人间幸福。

    老祖继续道,“叶先生与我圣教渊源极深,确是我等的长辈。”

    叶星忙道,“不敢!不敢!”

    老祖看着叶星,淡淡的道,“我不想把我千多年的修行化为乌有!叶先生天生异象,神识在金丹境九层,修为才在金丹境一层顶峰,这不合情理!”

    “但也让我有了一个想法,我想把我一身的功力传给叶先生,你千万不要拒绝”

    叶星和三个老人都愕然抬起了头,怔怔的看着老祖,不知如何表达自己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