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没有挽留,连动作也没有,只是怔怔看着两人月下远去的背影。

    其实超级武器试验,确实在无数的修真者心灵里埋下了无法抵御的种子,如不能克服,肯定成为一个心灵的制约。

    修为高深的人,面对如此可怕威能的人造物,都无可避免的产生了无可匹敌的感觉,不自觉的会认为自己的修行极为可笑。

    他们的修行变得没有了意义,他们断情绝义,在人迹罕至之地,艰苦*数百年,根本也没用,因为一个普通人,一颗子弹就可以让他饮恨当场。

    所谓的长寿,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哪怕对于元婴高手而言,依然还是生死转瞬间。

    尤其是老怪物,如不能真正的心境超越,心灵种下失败和无能的种子,肯定就成为其修行的桎梏。

    没想到一个超级武器试验,竟就制造了无数高级修士的心结,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叶星肯定是无所谓的。

    至少古震和紫玫两位,心结应该是消减了许多,两人游历一番之后,还是会再次回到萱月宗的,这里是两人的家。

    望着消失于地平线上的两人的身影,叶星自己也突然的无语起来,呆看着天边缓缓升起的太阳。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叶星什么事也不做,独自在房中静静端坐着,闭上了眼睛,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去打扰。

    此次,叶莉,秦静萱,秦馨月也没有去过问,因为叶星说过,他要静静!

    此次的静坐持续了十天,其实他也没有想什么,就是自己发呆,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完全的沉神静气,没有修行,也根本无视无听一切,无思无欲,就这么静坐了十天。

    叶星这么无思无欲的静坐十天,其实不是什么心灵调整,完全是觉得自己有需要静一下,就不想有任何事情的打扰罢了。

    当叶星走出闭关室的时候,众人其实也没有想太多,就是认为叶星在*罢了。

    看萱月宗一切都很正常,祁明又回来了,没有什么事需要他的,于是叶星决定出外散心一下。

    叶星驾驶自己的专飞机外出散心,带上了叶莉,秦静萱、秦馨月、叶小紫,叶晓明、叶然,叶枫,秦云,只有叶母受不了飞机的震动留在家里。

    此垂直起降的战斗机,仅有十个座位,让想跟着去的其他人也只能仰天了。

    飞机在不太高的空中,以低速巡行,速度还是远远快于四旋翼飞机的,很快的就在千里之外了。

    新飞机只有驾驶室才有弦窗,乘是看不到外面的风景的,但每个座位前面都有小的显示屏,可以查看机外的风光。

    如今正值夏季,大草原上一望无际,草原上极是生息繁盛,如此的在高空看草原,确是有特异的感觉。

    绕着大草原慢慢的巡视,那种俯瞰大地的心旷神怡,让一家人都很是开心。

    一个时辰之后,叶星带着一家人来了漠北的边缘,飞机缓缓下降,平稳的停在了一处平地上。

    叶星带着孩子们在检查飞机,三位夫人,则布置了营帐,要在这露营了。

    为了安全,也为了不受打扰,叶莉在方圆一里内布置了一个阵法,主要是隔断不时闯入的动物。

    这是十多年来,一家人第一次如此齐全的在一起休闲。

    叶小紫,叶晓明,带着弟弟们去附近打猎,叶星则与三位夫人,躺在毛毯上,晒日光浴。

    叶星神识扫过,笑了,这片草原,他曾经来过,十年前,那次远行,就是从过经过的。

    空中看不出来,地面上的地形,倒是依稀还印象,自己当时在附近闭关恢复耗尽的真气。

    叶星想起了那一群草原狼,张开神识,二百里范围内没有,虽然也有一个小型的儿狼群,但显然并不是那只老狼带领的狼群。

    老狼身上有自己的神识标记,在此范围内,应该是可以清晰感知的。

    那只老狼进阶到了先天,理论上是有上百年的寿命,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活着的。

    端坐了起来,叶星展开神识,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简略的扫描五百里范围,但依然没有找到那只老狼。

    叶星也想起了那只老白狐,不过远在千里之外的野狐岭,远超他的神识范围,倒是无法寻到的。

    又想起自己的一对老鹰,自从进阶兽王之后,一对老鹰就带着一对小鹰时常远行了,只是偶尔才返回萱月宗了。

    十年间,叶星大部的时间远在极西之地,每次回来都是匆匆的,并没有看过四只飞鹰有多少次。

    自从有了雷达和飞机之后,飞鹰的作用不如原来重要了,但它们一直是萱月宗的灵宠,只是它们时常的外出。

    事实上,飞鹰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并不需要跟着叶星,当然萱月宗的人与它们感情极好,每次都让祁明给它们准备好修行的丹药。

    只是,昔日的伴侣,如今不知在何方了,秦氏姐妹也很是挂念四只飞鹰,想起数十年来的生死与共,俱是叹息不已。

    叶莉与四只飞鹰并不熟悉,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心神关注着远处的孩子们,以她的修为数十里之内,是完全清晰的。

    很快孩子们带回了一些猎物,三只草原鸡和两只草原兔,叶星亲自动手,来了个野炊烧烤。

    空间手镯有多种多样物品,自然什么也不缺的,各人还有自己的空间袋,容量虽不大,存放自己的随身物品是没问题的。

    最小的叶然,如今也有自己随身的空间袋,还是最大容量的一个,自然是叶莉给的,里面存放的全是叶然的各式各样的小玩意。

    一家人商量明天还要去北极冰原看一下,就不回萱月宗了,在草原上住一晚。

    第二天,叶星又把飞机检查了数遍之后,直到中午时分,才启动飞机,向北极冰原飞去。

    很快,飞机来到了野狐岭的上空,叶星绕着广阔的山林巡视,如今是盛夏,山林间却白雪皑皑的,极是寒冷,山脉被迷雾笼罩,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形。

    展开神识,叶星很快就找到了老白狐,其正在原来的山洞里静修呢,看来,修为提升了不少了。

    叶星没有停留,飞机越过了野狐岭的山林,低空飞向无垠的冰原。

    冰原还是白茫茫的,了无生意,但气温却明显的下降了,从飞机探测的温度,好象远比上次叶星来时要低,盛夏时节,竟然也是零下五十多度。

    叶星记得,十年前,自己在初冬季节,当时测得的外界温度也不过了零下三十度的样子。

    叶星不清楚这是什么原故,但简单推理的话,显然北极气候有了显著的变化。

    据叶星看过的书籍中介绍,冰原是变动的,数千年来,冰原也是如此的不断的南移北移的,有时会越过野狐岭,甚至会直达如今的宋国的宋河流域。

    天气冰寒的时期,会持续数年,或数十年不等,每一次的冰寒期,就是东方诸国,如宋国,大唐的混乱期,大约就是粮食不足引起的民变吧。

    当然,说这些,这个世上的人肯定是不明白的,所以也没必要过多的关注了。

    在冰原的上空巡飞了一个时辰,让家人对冰原领略了一番之后,才调转方向返回。

    叶星并不敢向冰原的北极进发,事实上,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他还是想去看一下北极边缘的,但一整家人,他就不能了,更是不敢了。

    那种极致的寒冷,他很怕飞机不能正常工作,那就让一家人都陷入了绝境了。

    回到野狐岭,叶星把飞机直接旋停在十数丈的半空,用神识召唤老白狐,很快惊恐的白狐跳将出来了。

    叶星马上意念与之交流了几句,老狐才镇定下来了。

    此次老狐定要跟着叶星,于是叶小紫从机腹顺绳溜下去,把白狐抱了上来。

    白狐极为可爱,叶家的孩子们一下子就被迷住了,顾不上飞机上空间狭窄,全部涌了过来挤在一起,抚摸着其雪白柔软的毛。

    把飞机升到高空,又在大草原巡视了一遍,还是没有寻到那个狼群,于是就直接的返回萱月宗了。